美四家火箭公司争抢军方大单,蓝色起源抗议竞争规则不公

科学
美四家火箭公司争抢军方大单,蓝色起源抗议竞争规则不公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08-15

2019-08-15

在数十亿美元的发射订单面前,4 家火箭公司正摩拳擦掌。
航空航天
在数十亿美元的发射订单面前,4 家火箭公司正摩拳擦掌。

在数十亿美元的发射订单面前,4 家火箭公司正摩拳擦掌。

本周一,来自火箭发射市场的大客户——美国空军的巨额发射合同迎来了竞标的最后一天,美国的 4 家本土火箭公司参与到抢夺订单的行列中。而就在截止日当天,蓝色起源突然提交文件抗议此次竞标规则并不公平,并将此次竞争称为“有缺陷”的竞争。

合同引来的 4 家火箭公司包括了联合发射联盟(ULA)、SpaceX、蓝色起源以及诺斯罗普⋅格鲁曼(Northrop Grumman),激烈竞争的背后也体现出了发射合同的重要性。据了解,发射合同包括了 2022 年至 2026 年所有来自美国空军方面、事关国家安全的发射,预计总发射次数超过 20 次,总额将达到数十亿美元。

美国空军将在竞标者中选出其中两家,瓜分所有商业发射,其中合同的主承包商将拿下 6 成的发射,次级承包商则完成余下的 4 成发射。

还有一点非常重要,美国军方在发射市场是出了名的财大气粗,发射订单出手阔绰,因此,对这几家商业火箭公司来说,这笔商业订单带来的高额收益非常重要,甚至对未来十年商业火箭公司间的竞争产生重要的影响。

图 | 猎鹰 9 升空(来源:SpaceX)

SpaceX 是其中唯一一个用已经飞行过的火箭来竞标合同的公司。旗下的猎鹰九在过去的三年时间里已经成功发射 49 次,重型猎鹰也三射三中,已被验证的可靠性让 SpaceX 具备更大信心能够拿下订单。且 SpaceX 在过去已经完成了不少空军的发射任务,目前也尚有数次发射任务已经在时间表上。

与此同时,SpaceX 也是最具价格竞争力的公司,不过对空军来说,价格倒是最后一个考量因素。但也正因为 SpaceX 的发射价格低廉,来自全球的顾客已经排队上门,因此它就算丢了这单合同,所受到的影响也可能是最小的。

由波音、洛克希德马丁两大军火巨头组建的 ULA 可能就要用生命在抢单了,其中的最大原因便是该公司在商业发射市场受到了 SpaceX 最强烈的冲击。

在 SpaceX 入场之前,ULA 在国家安全方面的发射市场几乎是垄断地位的,旗下的 Delta、宇宙神(Atlas)系列火箭都曾是美国火箭发射市场中的主流,可靠性也非常出色。随着 SpaceX 凭借着显著的价格优势强势崛起,抢走了来自军方的大量订单。而全球的卫星商业发射市场中,来自欧洲、俄罗斯的火箭也将加入竞争,ULA 价格高的劣势则更加明显。因此,此次来自美国军方的订单对于 ULA 来说至关重要。

ULA 目前正在研制新一代的火神(Vulcan)重型运载火箭,并正以这款火箭竞标军方的发射合同,ULA 希望新的火箭能够在保证性能的前提下大幅降低发射成本。目前火神 5 号运载火箭已经敲定了蓝色起源的 BE-4 液氧甲烷发动机作为火箭的主发动机,但该发动机的研发进度并不顺利,如今火箭的首飞时间表已经推至 2021 年。

图 | 火神火箭(来源:ULA)

同样被 BE-4 发动机耽误的还有蓝色起源自家的新格伦运载火箭,这支可重复使用的重型火箭是蓝色起源现阶段最重要的产品,该公司正以新格伦参与到此次竞标中,这支火箭预计在 2021 年首飞。

图 | 新格伦火箭(来源:蓝色起源)

最后一家竞标者诺斯罗普⋅格鲁曼是美国另一大军工企业,从 2016 年开始,该公司就在为此次竞标开发新的运载火箭 OmegA。而值得注意的是,OmegA 火箭一级和二级都使用了固体发动机而不是更加主流的液体发动机。

今年 5 月,该火箭的一级发动机 Castor 600 在进行热试车中发生意外,现场画面显示发动机尾部在试车过程中有少量碎片飞出。尽管随后该公司的副总裁表示测试非常成功,但还是引起了外界不少担忧。

图 | Castor 600 试车时出现意外(来源:YouTube)

同时,该公司在运载火箭发射领域并没有过多的野心,因此目前尚不清楚,若竞标失败,这款火箭会不会面临难产的问题。

在数十亿的合同面前,竞标者摩拳擦掌,而就在这个时候,蓝色起源却跳了出来提出了对竞争规则的不满。

蓝色起源向美国政府责任署(GAO)提交的一份文件中提出,仅将订单交给两家火箭公司的做法并不利于未来十年火箭发射市场的良性竞争。由于合同金额高达数十亿美元,这笔巨款将让胜出的两家公司在接下来的竞争中占据巨大的资金优势。而另外两家“陪跑”的公司则可能因为竞标失败而导致火箭的研发陷入困境。

在这 4 个竞争者中,除了 SpaceX 以外的 3 家公司对这份订单尤为渴望。它们的新一代火箭均处在研制阶段,去年还从空军的手中获得了数百万的资金,以推进火箭的研制工作。在现行规则下,它们其中必有一家以上与订单无缘,这也意味着来自军方的经费支持将中断

在资金方面,贝索斯每年自掏 10 亿美元砸向蓝色起源,在航天事业上的决心可见一斑;对 ULA 来说,波音和洛克希德马丁两家公司一向出手不算阔绰,再加上火神 5 号在商业卫星发射市场没有突出的优势,因此这份订单也将直接对火神系列火箭的研制和市场前景产生巨大的影响;诺斯罗普⋅格鲁曼就更不用说了,OmegA 火箭的研制就是奔着这份合同来的,因此这份合同甚至会很大程度上决定着这支火箭的生死。

蓝色起源进一步指出,仅让两个供应商瓜分订单会导致国家安全相关的发射市场呈寡头化发展趋势,发射价格也会因缺乏竞争而水涨船高。

此外,美国空军在规则中提出了可以使用备用火箭,即在主力火箭无法使用的情况下能够使用其他的火箭执行任务。蓝色起源认为这对自家和诺斯罗普⋅格鲁曼来说非常不公平。因为蓝色起源目前都还没有能够执行军方任务的运载火箭,即将推出的新格伦将是该公司首个具备入轨发射能力的火箭型号。而 ULA 和 SpaceX 都有已经非常成熟的火箭型号,且都有为军方发射卫星的经验,因此,蓝色起源认为这一条款是对 SpaceX 和 ULA 两家公司的优待。

据了解,美国政府问责局将有约 100 天的时间来对蓝色起源提出的抗议作出决定,并讨论是否要将方案进行调整。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