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想冷冻卵子,那么不要抱太大希望

科学
如果你想冷冻卵子,那么不要抱太大希望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09-10

2019-09-10

卵子冷冻是目前最接近延长生育能力的方法
妇产科学 怀孕
卵子冷冻是目前最接近延长生育能力的方法

米歇尔·哈里森(Michele Harrison)40 岁时,她决定卖掉在纽约的公寓,买一套更大的。在专注于自己的事业、作为单身女性工作到深夜、经常为广告公司出差,然后在娱乐体育节目电视网(ESPN)从事市场营销之后,她终于能够负担得起了。

在卖房子的过程中,她临时搬到郊区和姑妈住在一起。她注意到,有青草和有喘息的空间是多么美好。她辞掉了工作,放弃了大城市的生活,转而选择了开阔舒适的科罗拉多州。

在哈里森 41 岁的一次例行妇科检查中,她的预约医生开门见山地说:“你想要孩子吗?”

“我当时的反应是,我不知道。”哈里森说,“我惊呆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有孩子,也没想过自己多大年纪,因为我太专注于自己的事业了。”

她的医生建议她去科罗拉多生殖医学中心 (CCRM),该中心以帮助“老年”妇女怀孕而闻名。谈到生育能力,医学上称 35 岁以上的产妇为“高龄产妇”。这不是一个任意的定义。根据美国妇产科学院的研究,女性的生育能力在 32 岁左右开始下降,到 37 岁时下降速度加快。

“如果你想冷冻你的卵子,”有人告诉哈里森,“现在是时候了。”2016 年,有超过 7000 名美国女性冷冻了她们的卵子,而在 2009 年这一数字还不到 500。

“我想,我为什么不把这当作保险,这样我就不会错过机会了?”她说。

不能保证的保障

生育专家鼓励那些 20 多岁到 30 岁出头的女性冷冻卵子,因为那时她们仍有健康的卵子供应。在母亲妊娠中期,一个女性胎儿的每个卵巢形成 300 万个卵子,当女婴出生时,这个数字已经下降到 50 万。到了青春期,每个女孩的卵巢中卵子只有 15 万个。而到了更年期,女性的卵子就会所剩无几,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许多卵子还会充满基因突变。DNA 受损越多,卵子或胚胎流产、染色体异常或根本不怀孕的可能性就越大。

目前还不清楚为什么女孩生下来有比她们可能用到的多得多的卵子。也许基因起了一定的作用,但不清楚的是为什么随着年龄增长这个数字下降得如此之快。可以肯定的是,目前还没有人想出如何确切地延长生育能力。

卵子冷冻是目前最接近延长生育能力的方法。通过注射激素过度刺激女性卵巢,使其产生比典型月经周期释放更多的卵子。在快速的外科手术过程中,取出这些卵子。然后对它们进行快速冷冻,并将它们浸泡在液氮中,直到它们准备好解冻为止。

如果你想冷冻卵子,那么不要抱太大希望

图 | (来源:MIT Technology Review)

2012 年,美国生殖医学协会(ASRM)取消了冷冻卵子的“试验性”标签,这一宣布似乎预示着一个赋予妇女权力的时代到来。女性再也不用为孩子牺牲事业了;她们可以拥有一切,在职业发展的同时,把她们的卵子冷冻起来,直到她们觉得自己有足够的实力去冒险脱离事业照顾孩子。如果他们还没有找到意中人,她们也不需要害怕,她们可以在继续寻找完美伴侣的同时,把卵子冷冻起来。

在一些大科技公司,如苹果 (Apple)、脸书 (Facebook) 等,会为员工提供冷冻卵子的费用,每次约 1 万美元,作为员工福利。

在那之后的七年里,冷冻卵子已经越来越成为主流。如果 6 月 20 日你在曼哈顿的布莱恩特公园附近,你可能看过 KindBody 的移动生育诊所,时尚的柠檬黄和白色的露营车,停在露天等候室旁边,下班后妇女可以到那里去做生育评估。这包括卵巢超声波检查、生育专家咨询,以及检测抗苗勒氏管激素的血检,这为了解“卵巢储备”提供了一个视角。

对于一项还不确定的技术来说,吸引了很多关注。冷冻卵子的成功率很难确定,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种做法太新了,很多冷冻过卵子的女性还没有尝试让解冻的卵子受精并怀孕。现有的数据表明,这是一个数字游戏——可以预见的是,在更年轻的时候冷冻的卵子越多,成功生出一个婴儿的可能性就越大。

“我并不反对冷冻卵子。女性应该这样做,因为这是她们最好的选择,但这不是保险,”美国生殖医学会前会长、宾夕法尼亚大学妇产科教授 Christos Coutifaris 表示。“保险单通常保证有回报。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任何保证。”

哈里森几乎没有任何回报,尽管她取出了 21 个卵子,远远超出了她这个年龄的人的预期,以至于当她从昏迷中醒来时,护士们都和她击掌庆祝。“他们觉得这太难以置信了”哈里森说。“当然,医生说在卵子受精之前,你永远不会知道它的健康状况,我能想到的只有数字 21。”

如果你想冷冻卵子,那么不要抱太大希望

图 | (来源:MIT Technology Review)

哈里森冷冻了她的卵子,继续她的生活。当她 43 岁时,她遇到了一个 47 岁的男人并爱上了他,他们决定组建一个家庭。哈里森想怀孕,但是 43 岁的受孕率是 5%。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她决定解冻并受精她的一批冷冻卵子,相信她的“保险单”会生效。

“每隔几天,我就会接到实验室打来的电话,说只剩 10 个卵子了。然后是 8 个、5 个、然后是 3 个。”哈里森说。

她的医生建议她对这三个做基因检测,结果只有一个基因是健全的。“我很伤心”她说,“没有人会让你为这种情绪做好准备。没有人会让你为高潮和低谷做好准备。没有人能让你知道这个数字会被大幅削减。”

生育权

越来越多的妇女对提高生育率的前景深感兴趣。自 1985 年以来,美国 40 岁至 44 岁女性的生育率一直在上升,2016 年至 2017 年,45 岁及 45 岁以上女性的生育数量增长了 3%,自 1997 年以来,50 岁以上妇女的生育数量也有所增加。

这并不是因为女性保持生育能力的时间更长,而是因为她们中越来越多的人想要晚育。

这一趋势给研究人员带来了压力,要求他们想出提高高龄生育率的新方法。这样的技术和方法也有很多,有一些是温和的(比如巴西莓补充剂),也一些是侵入性的(如刺破卵巢以刺激血液流动),还一些听起来像科幻小说(由干细胞创造的人工配子),更有一些奇怪的(在阴道内注入臭氧)。

但是延长生育能力意味着什么呢?我们是想稍微延长到 50 岁,还是大幅延长让 70 多岁的人能够生育?

然而,研究表明,40 岁以上女性发生妊娠并发症的风险更高,包括子痫前期、妊娠期糖尿病和早产。因此,大多数生育诊所都设定了年龄限制。

“即使我们能用一个女人自己的卵子,让它随着科技的发展而变得完美,在这个年龄,你会从可以接受的风险变成不可接受的风险”波士顿试管婴儿中心生殖内分泌学家、ASRM 实践委员会主席 Alan Penzias 说,“从生理学上讲,这是可以做到的,但不应该这样做。50 岁出头的女性身体是不适合怀孕的。”

但是对谁能怀孕做出限制是很棘手的。

如果你想冷冻卵子,那么不要抱太大希望

(来源:MIT Technology Review)

“男性很有可能在晚年成为父亲,但没有人提议禁止这一点,所以我们为什么要禁止女性在晚年成为母亲呢?”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伯曼生物伦理学研究所 (Johns Hopkins Berman Institute of Bioethics) 的创始人 Ruth Faden 问道。她认为这个问题只是美国对生育权利的最新抨击,“尊重女性控制自己生育故事的权利。”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从纯粹的生理角度来看,怀孕是相对年轻的人的事情。对哈里森进行治疗的 CCRM 科学主任 Mandy Katz-Jaffe 表示:“我总是提醒人们,药物能够延长寿命,但不知何故,女性的生殖寿命并没有改变。”卵巢是衰老最快的器官,只在青春期到更年期起作用。活得更长、更健康的人有更多的时间来组建家庭,但女性的身体还没有进化到可以轻易做到这一点。

然而,成功地延长妇女的生育能力将带来的好处不仅限于生育本身。美国西北大学生殖科学中心主任 Francesca Duncan 说:“我每天早上醒来的目的,并不是帮助 70 岁以上的女性生孩子。”她指出,找到延缓卵巢衰老的方法,将使卵巢更长时间地分泌雌激素,这对女性健康有好处:除了一般的好处,它还能预防心脏病,而心脏病是女性死亡的主要原因。

Duncan 也是新成立的女性生殖寿命和平等中心(Center for Female Reproductive Longevity and Equality)的兼职教授,该中心隶属于巴克老龄化研究所(Buck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Aging)。该中心于去年成立,旨在“解决人类历史上一直存在的不平等问题:男性可以在一生中生育,但女性的生育率在 30 岁出头就开始下降。”

该中心是第一个将致力于老龄化研究的科学家聚集在一起的地方,尤其是女性生殖老化。这是律师 Nicole Shanahan 的想法,她在 29 岁的时候就意识到了这种生殖不平等,当时的生育检查显示她几乎没有任何活跃的卵泡。她试图将卵子和胚胎储存起来进行试管受精,但每个月她都会出现一个新的卵巢囊肿阻碍治疗。Shanahan 是谷歌联合创始人 Sergey Brin 的女友,她说:“按照我的情况,我很快就会在 30 多岁时进入更年期。至于原因,没有任何解释。”

33 岁的 Shanahan 是移民母亲的女儿,她在奥克兰长大,从小就被鼓励抱有远大梦想:上大学,读法学院,结婚,有事业、有房子、有家庭。她说:“让我大开眼界的是,有一些生物学因素会限制这些梦想。”

2017 年,Shanahan 在电视制片人 Norman Lear 的客厅里与 Moby、Goldie Hawn 等好莱坞名流一起,参加了一个关于“健康长寿”的会议。在一个角落里,Shanahan 一边查看监测自己是否在排卵期的 APP,一边听美国国家医学院 (National Academy of Medicine) 院长 Victor Dzau 谈论如何改变人们对衰老的看法。“我在想,上帝,我希望我能改变我的生育状况!”她回忆说。“然后我想,哇,也许我可以。”

“我感到一种不公正的感觉”Shanahan 说,“在我们质疑一切的历史时刻,我们需要考虑这个问题。”

当看到新成立的巴克研究所正在招募教员,宣传关于它的使命的消息后,Shanahan 最初通过 Sergey Brin 家庭基金会向这个新中心捐赠了 600 万美元,并通过 Bia Echo 基金会增加了捐款。Bia 是希腊原始能量女神的名字,Echo 是她女儿的名字,她和 Brin 在去年 11 月迎来了他们的女儿,经过多年失败的生育治疗,他们终于自然受孕。

艰难决定

虽然一开始的 21 个卵子最后只剩下 1 个卵子,但哈里森还是很幸运。2015 年 7 月 13 日,她和丈夫 John 成为 Ellie 的父母。Ellie 今年 4 岁,有着明亮的蓝眼睛、金棕色的头发和胖嘟嘟的脸颊。

当她女儿出生的时候,44 岁的哈里森在想,如果 Ellie 成为一个大姐姐会是什么样子,但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她说:“当我看到别人在 40 多岁时再次拥有一个孩子的时候,我仍然会感到伤心。

如果你想冷冻卵子,那么不要抱太大希望图 | Michele Krumper 和她女儿坐在湖边的照片(来源:MIT Technology Review)

然而,延长妇女生育能力的努力还将继续。卵子冷冻将继续被用作那些还没有准备好要孩子的妇女的解决办法。随着诊所针对 20 多岁人群调整营销策略,更多的女性将面临这一关键而昂贵的选择。

尽管从生物学上讲,延长生育能力变得更加可行,但并不是所有的女性都打算在晚年生育。

作为 ASRM 实践委员会的负责人,AlanPenzias 认为这在理论上是有点过分的。他的女儿在 24 岁的时候警告他说:“别想跟我谈冷冻卵子的事”而他作为一个希望有一天能成为祖父的人,回答道:“我也没兴趣跟你谈这个……好吧,也许有点兴趣。”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