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明星药企遭遇做空攻击,技术驱动型中概股成为新目标

商业
中国明星药企遭遇做空攻击,技术驱动型中概股成为新目标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09-14

2019-09-14

百济神州,中国最具创新力的医药创业公司之一,首家在美股和港股同时上市的中国生物医药公司,成为美国做空机构的另一个狙击目标。
商业 技术 药品
百济神州,中国最具创新力的医药创业公司之一,首家在美股和港股同时上市的中国生物医药公司,成为美国做空机构的另一个狙击目标。

百济神州,中国最具创新力的医药创业公司之一,首家在美股和港股同时上市的中国生物医药公司,成为美国做空机构的另一个狙击目标。当地时间 9 月 5 日,做空机构 J.Capital Research 发布报告称百济神州存在营收造假的行为,其 60% 的收入可能是伪造的。

报告进一步指出,百济神州首先从药厂 Celgene 购入药物,然后卖给中国经销商,再从经销商回购这些药物,J.Capital Research 认为百济神州这样的做法是为了取得 Celgene 的分销权。报告还指出,根据当地经销商和医院提供的资料,百济神州对 Celgene 药物的销售额远低于该公司所说,J.Capital Research 认为百济神州在 2017 年第四季开始捏造 1.54 亿美元收入。

在研发支出方面,J.Capital Research 表示质疑,百济神州的研发成本比竞争对手高出 8 倍,而且该公司中国员工成本约 6500 万美元,存在夸大的嫌疑。J.Capital 又称,百济神州在 2018 年进行了一次可疑的交易,集团斥资 3800 万美元在北京购买一栋有 10 年租约的物业,比正常价格高出 1,000 万美元,看似是关联交易。

百济神州方面则在纳斯达克开盘前发布公告称报道失实且毫无依据。然而百济神州方面并没有给出与之相对应的证据。

中国明星药企遭遇做空攻击,技术驱动型中概股成为新目标

图丨公告原文(来源:百济神州)

做空是股票期货市场常见的一种操作方式,操作为预期股票期货市场会有下跌趋势,操作者将手中筹码按市价卖出,等股票期货下跌之后再买入,赚取中间差价。一般股票在遭遇大规模做空之后往往股价大跌,甚至退市。2011 年到 2013 年期间,中概股在这 3 年里一共退市了 90 家公司,是从 20 世纪 90 年代以来总计退市公司的 8.6 倍。

J.Capital 的报告还指出,百济神州的高管已经出售了 3.22 亿美元的公司股票,而创始人占其中的 1.89 亿美元。

然而对百济神州影响最大的并不是减持或者被做空。在纳斯达克的强制退市标准里有一项明文规定:未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的公司会被强制退市。这和纽约交易所、全美证券交易所都是完全一致的。上述 J.Capital Research 的报告中提到,百济神州利用“左手倒右手”的操作在营业收入中掺水,一旦相关机构调查证实,那么该企业极有可能被强制退市。

暂且把报告的真假放在一边,单就企业上市而言,除了需要肩负上市造成的经济成本之外,必须花费更多精力来面对监管压力与业绩压力。可是,上市公司披露信息反而会让自己在竞争过程中处于不利。以同样为中概股的分众传媒为例,知名中概股做空机构浑水公司(也称泥水公司,Muddy Water)曾利用分众传媒公开网站、业务信息多次攻击分众传媒,前者将后者的评级定为“强烈建议卖出”(最低级)。分众传媒则在攻击当晚召开电话会议,就浑水的做空报告作出回应。效果立竿见影,分众传媒股价反弹 14.71%。

J.Capital Research 给出的报告中,没有涉及到百济神州的新药,只是以中国员工薪酬的问题旁敲侧击。事实上对于百济神州来说,新的肿瘤药是正在 PD-1 战场杀出重围至关重要的一步,其 PD-1 抑制剂替雷利珠单抗和 BTK 抑制剂赞布替尼预计将于 2019 年在中国上市。股价是用以反映出企业未来长期持续健康合法盈利能力的指标,一般做空报告往往会攻击企业核心,如分众传媒的核心业务模式。因此,J.Capital Research 的报告也可能是一次空头袭击。

综上所述,站在两种不同视角所得出来的结论是不同的。但无论是哪种结果,百济神州都可能需要面对纳斯达克监管部门的调查。

中国明星药企遭遇做空攻击,技术驱动型中概股成为新目标

(来源:百济神州官网)

中国核心期刊《新金融》曾刊登了一篇名为《中国崩溃论与美国做空机构对中国概念股的狙击》的文章,文章指出中概股做空机构目的性较强,且往往以点带面地攻击中概股。在 2011 年到 2013 年的中概股退市狂潮中,中概股做空巨头如艾佛瑞、香橼、浑水等等,主要攻击对象鲜有像百济神州这样研发主导类的企业,多半为受到人口红利和中国经济复苏等因素而崛起的企业。

随着科技在中国经济增长中占据越来越重要的位置,中概股里技术驱动型企业势必会在未来受到做空机构更猛烈的攻击。不仅如此,这些技术驱动型的公司都具有一个共通点:创始团队及高管团队较为年轻,不具备人脉、经验以及抗压能力。这将加深做空机构对中概股造成的伤害。

中概股回归是证券市场一直以来都在讨论的问题。近年来,国内的资本市场环境得到了明显的改善,也更加多样化。国内对于优质资产的需求增加,对于本身主营业务在国内的中概股企业来说,回归国内的资本市场,不仅能获得大量国内投资者的青睐,同时也有利于企业的品牌宣传,更好的展开业务。

2015 年下半年开始,大批的中概股企业宣布私有化,进而回归国内。在当时的返乡浪潮中,一共有 33 家中概股收到了私有化要约回国上市,总额超过 300 亿美元,比过去 5 年总和还多。一般来讲,上市公司私有化的主要动机是避免企业价值被低估和降低代理成本,同时做空机构的集体做空反而推动了中概股公司私有化,中概股的投资者能够从中概股私有化回归过程中获得溢价。

但事实就是,中概股私有化退市要面临高昂的费用、复杂的程序、回归 A 股所承担的风险以及私有化过程中潜在的诉讼风险等等。

高昂的费用:作为收购方的投资者集团必须按照之前要约的协议价格,以现金收购的方式从其他公众股东的手中收购股份,而且收购方一般都是要进行溢价收购的。

复杂的程序和诉讼风险:中概股从美国股市私有化退市一般需要 4 到 6 个月的时间,最长的可能要经历数年,从提出私有化到公司正式从美股退市的每一个环节都要受到美国 SEC 和一些地方法院的严格审查。且只要有一个环节没有通过,那么整个私有化退市则将失败。

国内上市风险:回归国内 A 股(借壳上市、IPO 整体上市、分拆上市)需要面对坚固部门的层层审批,还需要达到 A 股市场对上市公司的经营利润指标要求(高于美股),以及排队。尤其对于一些体量较大的企业来说,长时间的排队会影响二次上市所募集的资金量。

中概股成功回归的企业屈指可数,近年来较为出名的仅有奇虎 360、分众传媒、巨人网络、暴风科技、乐视等等。

此次做空机构对百济神州的攻击,还给那些准备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科技公司敲响了警钟,这些年轻的创始人应该设身处地地思考一下,如果他/她面对如此的做空攻击,能否正确恰当地回应?可是这些想要境外上市的企业也在面临两难的窘境,外面有做空机构,还需要承担更高的融资成本,回国上市无论是 A 股还是科创板都要面临更高的门槛以及排队问题。

许多科学家想要做出一个技术,在实验室里埋头苦干个十年八载或许就有出路。但是想要把一个技术落地从而做成一个企业,则难上加难。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