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愿走远路”:自主可控鲲鹏生态挺入国内多地,计算产业布局首次显露

互联网
“华为愿走远路”:自主可控鲲鹏生态挺入国内多地,计算产业布局首次显露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09-18

2019-09-18

华为在其全联接大会(HC)上发布一款重要 AI 计算产品——全球最快 AI 训练集群 Atlas 900
芯片 华为
华为在其全联接大会(HC)上发布一款重要 AI 计算产品——全球最快 AI 训练集群 Atlas 900

今日,华为在其全联接大会(HC)上发布一款重要 AI 计算产品——全球最快 AI 训练集群 Atlas 900,引发业内关注。

据介绍,Atlas 900 采用业界单芯片算力最强的昇腾 910 AI 处理器,每颗昇腾 910 AI 处理器内置 32 个达芬奇 AI Core,单芯片提供比业界高一倍的算力,是目前全球最快的 AI 训练平台,包含 1024 个节点,其总算力达到 256P~1024P FLOPS @FP16,相当于 50 万台 PC 的计算能力。

该计算集群可以为大型数据集神经网络训练提供算力,更快地进行图像、视频和语音等 AI 模型训练,加速探索宇宙奥秘、预测天气、勘探石油和加速自动驾驶的商用进程。

数据显示,ResNet-50 在 Atlas 900 的训练速度达到全球最快,耗时仅 59.8 秒,在衡量 AI 计算能力的金标准 ResNet-50 模型训练中,Atlas 900 只用了 59.8 秒就完成了训练,这比原来的世界记录还快了 10 秒。“相当于短跑冠军跑完终点,喝完一瓶水才等到第二名”,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在现场如此解释。

华为自主可控鲲鹏生态挺入国内多地,计算产业布局首次显露

(来源:DeepTech)

今年更早之前,华为已经推出了服务器芯片鲲鹏 920、5G 基站芯片天罡、基带芯片巴龙 5000、手机处理器麒麟 990、鸿蒙系统、AI 芯片昇腾 910。而新发布的Atlas 900 集群将主要面向科学探索、基础创新的算力需求。

伴随着 Atlas 900 的发布,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也系统地解读了华为对计算产业趋势的认知,以及其计算战略,尤其是作为通用计算业务策略“排头兵”的鲲鹏计算生态,正在为华为“计算基础设施”提供商的新角色带来机会,大会上多项发布也在指向鲲鹏计算生态的完善。

来势汹汹的鲲鹏计算生态

在国内科技产业自主可控大势下,过去几个月,我们也能明显看到华为鲲鹏计算生态迎来一个小高潮,多地政府宣布与华为共建鲲鹏产业,颇有打破国外厂商在通用计算上的垄断式领先之势:7 月,华为与厦门政府签订合作框架协议;8 月,华为鲲鹏天府实验室及鲲鹏生态基地正式落户成都天府新区;9 月,深圳市宣布与华为举行全国鲲鹏产业示范区战略合作签约。

在现场,胡厚崑表示,华为正在全国各地推广打造鲲鹏产业生态基地,包括聚合伙伴,开展应用示范,培养产业人才,孵化产业标准,相信未来还有更多的合作伙伴加入鲲鹏产业生态。

他在媒体见面会上进一步分析,各个地区有不同的产业基础和产业优势,鲲鹏生态将结合当地产业结构特色进行共建。

华为自主可控鲲鹏生态挺入国内多地,计算产业布局首次显露

(来源:DeepTech)

具体而言,华为鲲鹏生态指的是华为为各行业伙伴提供基于鲲鹏处理器的 IT 基础设施,帮助建立各种行业应用。整个鲲鹏生态中,华为自研的两款面向服务器的处理器是核心——鲲鹏、昇腾。其中,鲲鹏是继手机麒麟芯片、昇腾芯片后的第三款自研芯片。

但之所以称生态系统,也是因为华为基于鲲鹏芯片打造了专门的服务器“泰山”,服务器以外,还扩展到虚拟化、大数据平台、存储、数据库、中间件、云服务、管理服务等软件生态体系。

目前,鲲鹏产业合作伙伴圈中已经有多个行业头部玩家加入,例如用友、太极、软通等。另外,华为也在华大投入构建鲲鹏社区,为鲲鹏生态的创新体系提供更多的支撑。此前华为曾宣布,将在 5 年内投入 30 亿元支持鲲鹏产业生态的发展。

华为认为,未来十年的计算产业将迎来新的黄金十年,根据 Gartner 数据显示,计算产业的规模将在 2023 年超过 2 万亿。

华为自主可控鲲鹏生态挺入国内多地,计算产业布局首次显露

(来源:DeepTech)

通用计算的“鲲鹏之势”以外,华为也交出其 AI 计算业务的最新成绩单,宣布公司全栈全场景的 AI 解决方案已经落地。

“去年全联接大会上,华为发布了全栈全场景的 AI 解决方案,坦率地讲,当时我们只交付了用于推理的昇腾 310 处理器和 ModelArts 应用开发平台。今年,我们的用于训练的昇腾处理器和 AI 计算框架 MindSpore 都已经发布了。至此,华为的全栈全场景 AI 解决方案全面落地。

大家可以放心地和我们来开展合作”,胡厚崑说。

华为计算产业战略的“四大抓手”

两年前,华为发布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的公司新愿景,这个愿景引申出两类值得投资的关键技术——联接和计算。过去 30 年,华为的重心主要是联接,但这并不意味华为只做联接。华为认为计算和联接同样重要,且其在计算上的投资已经超过 10 年。

胡厚崑透露,华为对于计算趋势的几点观察在于,计算成为人类能力的延伸,计算模式本身也在过去 70 年间发生了变化,由 CPU 基于规则的计算走向了 NPU 基于统计的计算,后者更加适用于 AI 时代的计算场景(如语音、视觉)。

“未来 5 年,基于统计的计算将占据 80% 的社会需要的总算力”,他说。

当计算进入了智能时代,几个技术关键词在于——计算无处不在、端边云协同、暴力计算。其中,计算架构、算力、更好的网络条件是随之而来的新的挑战。

胡厚崑说,由此系统地看华为计算产业战略,将有四个“抓手”:架构创新、投资全场景处理器、商业策略上“有所为有所不为”、构建生态。

华为自主可控鲲鹏生态挺入国内多地,计算产业布局首次显露

(来源:华为)

华为认为,算力高度依赖于计算的能效,计算是产业发展的需要,华为本身也需要一种架构,去覆盖边、端、云的所有业务的需要,达芬奇架构就是能够满足各产业需要的架构,同时也需要强大的处理器,华为已经根据不同场景推出了鲲鹏、昇腾、麒麟、鸿鹄四款处理器,华为还将推出更多的处理器。

商业方面,华为不会单独出售处理器,但会推出各种云服务,也会坚持各种硬件的开放、软件开源,向合作伙伴开放,另外华为不做应用,但会投入专门团队帮助伙伴做好应用和应用的迁移。

最后,计算产业是个开放的产业,高度依赖于生态,需要全球的协作。2015 年,华为首次发布了沃土计划,在过去的四年发展了 130 多万开发者和 14000 多家 ISV。今日,华为将升级其“沃土计划”,继续投入 15 亿美元,使开发者的规模扩大到 500 万人。

一直以来,华为全联接大会定位面向 ICT 行业的大会,但经过 4 年的发展,从今天的大会内容来看,这又是一个重新认识华为的重要场合,这家公司正在为未来的人工智能、万物互联建设“泛基础设施”(计算+联接)。这必定是一条长路和难路,但华为似乎很有信心。

正如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所说,过去半年,华为顶着巨大的压力,但华为现在的状态确实还不错,正如上海的天气,秋高气爽、云淡风轻。“华为是一个愿于也擅于走远路的公司”,他说。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