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茨说现在要改变太阳能和风能补贴,但现实并非如此

能源
比尔·盖茨说现在要改变太阳能和风能补贴,但现实并非如此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09-30

2019-09-30

比尔·盖茨在一次媒体采访中表示,政府应该把支持太阳能和风能的部分补贴向其他无法现在进入竞争市场的清洁能源倾斜。
能源 太阳能 比尔盖茨
比尔·盖茨在一次媒体采访中表示,政府应该把支持太阳能和风能的部分补贴向其他无法现在进入竞争市场的清洁能源倾斜。

据麻省理工科技评论报道,比尔·盖茨在一次媒体采访中表示,政府应该把支持太阳能和风能的部分补贴向其他无法现在进入竞争市场的清洁能源倾斜。

比尔·盖茨说现在要改变太阳能和风能补贴,但现实并非如此

图 | 比尔·盖茨(来源:YouTube截图)

“税收优惠应该转移到更具限制性的能源技术上”

到目前为止,在应对气候变化的斗争中,份额上升、成本不断下降的太阳能和风能是为数不多的清洁能源成功的案例。比尔·盖茨认为,在数十年的政府激励措施之后,风能和太阳能已经得到广泛部署,并且因为制造商和开发商不断提高效率而使得成本不断降低并且趋于平稳。现在就算不对它们进行补贴,它们依然可以生存。

现在,推广可再生能源的最大障碍之一不是它们的发电成本,而是它们只能在有阳光或有风的时候发电。更好、更便宜的能源存储技术可以帮助解决这一限制。

“那么,这样的税收优惠应该转移到更具限制性的能源技术上,例如蓄能技术、离岸风电这些价格依然很高的领域。”盖茨说,“太阳不可能 24 小时都在,如果你处在离赤道很远的地方,那么冬天用太阳能就会很难过。这些方式只供应了 25% 的用电量。因此我们还需要做很多努力。”

比尔·盖茨目前是“全球气候适应委员会”的联合主席,该委员会成立于 2018 年10月,致力于加速气候适应行动,加大对气候恢复能力的政策支持。第 8 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和世界银行 CEO 格奥尔基耶娃同为该组织的联合主席。

2016 年,比尔盖茨成立了 Breakthrough Energy Ventures(“突破性能源风险投资”),旨在支持应对气候变化所必需的尖端能源技术。参与该基金的其他知名投资者包括美国最大的风险基金 KPCB 董事长 John Doerr、亚马逊 CEOJeff Bezos、彭博社 CEO Michael Bloomberg、阿里巴巴集团前董事局主席马云、软银董事长兼 CEO 孙正义、惠普 CEO Meg Whitman、SOHO 张欣和潘石屹等等。

比尔·盖茨说现在要改变太阳能和风能补贴,但现实并非如此


图 | “突破性能源风险投资”资助的Form Energy在开发一种超低成本、寿命更长的电池(来源:Form Energy官网)

盖茨的清洁能源基金“突破性能源风险投资”已经向致力于解决这类问题的初创公司资助了数千万美元,包括 Quidnet 、 Form Energy 等公司。

其中,Quidnet 改变了传统的抽水储存方式,利用废弃油气田将高压水存储在地下井,等需要用电时,高压水从地下涌出来,带动涡轮机发电,这一技术能让大量的废弃油气田重新焕发生机,目前,该公司已拿到多轮投资,市值超百万美元;Form Energy 的核心技术是由麻省理工学院发明的,他们在开发一种超低成本、寿命更长的电池,该电池可与廉价的可再生能源结合使用,今后会完全取代有碳排放的能源;Boston Metal(波士顿金属公司)是麻省理工学院的一个分支机构,正在开发一种无排放炼钢方法。

站在现实角度

在理想的状态下,盖茨所说的转移补贴的确是一个好的方法。政府一定程度的帮助,的确能推动这一项技术达到约定的规模和成熟度,并且辅助它进入市场参与竞争。

但站在现实的角度考量,政府的补贴是有限的。对补贴的使用也应该用在刀刃上。据了解,去年的可再生能源发展速度放缓,很大部分原因是补贴回滚,现在的太阳能和风力发电并没有达到理想的水平。

此前,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简称“IEA”)报告称,在历经了二十年的强劲扩张之后,2018 年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的增长停滞不前。太阳能、风能、水能、生物能和其他可再生能源的产能在去年只增加了 180 吉瓦。根据IEA的《可持续发展方案》(SDS),在 2018 年至 2030 年之间,可再生能源新增容量平均每年需要增长 300 吉瓦以上才能实现《巴黎协定》的目标。

比尔·盖茨说现在要改变太阳能和风能补贴,但现实并非如此

图 | 水电、生物能源、风电、太阳能光伏、其他可再生能源产能年度增量(来源:IEA)

国际能源署执行主任 Birol 表示,尽管可再生能源发电能力总体增长了 7%,但能源相关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在 2018 年再次上升,增长 1.7%,达到 33 亿吨的历史最高水平。

比尔·盖茨说现在要改变太阳能和风能补贴,但现实并非如此

图 | 中国、美国、欧盟、印度、日本、其他国家、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年度增量(来源:IEA)

考虑到气候变化的危险,太阳能和风力发电场需要更加便宜,迫使化石燃料因为经济因素而关闭,否则非可再生能源将持续运营,并在未来几十年里持续排放废气。

“这些 2018 年的数据令人非常担忧,但是明智而果断的政策可以使可再生能源发电量的增长恢复上升趋势。”Birol 说。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