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肉不健康”论遭遇迄今最强质疑!传统研究方法面临巨大挑战

科学
“红肉不健康”论遭遇迄今最强质疑!传统研究方法面临巨大挑战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10-03

2019-10-03

许多研究认为,红肉和加工肉类的消费与心血管疾病、癌症和其它疾病密切相关。
癌症 健康
许多研究认为,红肉和加工肉类的消费与心血管疾病、癌症和其它疾病密切相关。

多年以来,红肉都被认为是一种不健康的食物。许多研究认为,红肉和加工肉类的消费与心血管疾病、癌症和其它疾病密切相关。世界卫生组织甚至将红肉纳入 2A 类致癌物清单中。

但就在本周,红肉的健康之争迎来了大反转。10 月 1 日《内科医学年鉴》(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发表了加拿大达尔豪斯大学(Dalhousie University)的流行病学家 Bradley Johnston 博士和他的同事们进行的一系列研究,他们回顾分析了所有关于食用红肉或加工肉类对健康影响的研究数据,结果发现,并没有足够令人信服的证据能够证明,少吃红肉或加工肉类有益健康。

这项在《内科医学年鉴》发表的最新研究,是迄今为止试图进行的最大的此类评估之一,可能会影响未来的饮食建议。在许多方面,他们提出了关于饮食建议和营养研究的令人不安的问题,以及这些研究应该遵循什么样的标准。

在 Bradley Johnston 领导之下,来自 7 个国家 14 名研究人员在内的研究团队,进行了长达三年的系统研究,其中四项平行的系统综述既集中于随机试验,也包括针对未加工红肉和加工肉类消费对心脏代谢和癌症预后可能产生影响的观察性研究,第五项系统综述涉及人们与健康相关的价值观,以及肉类消费相关偏好。

在本次研究中,为了保证最终结果的客观性,以及与之前研究成果的一致性,团队将研究人员分为三个小组:

  1. NutriRECS 核心领导小组负责整个研究项目的监督协调,包括起草问卷、研究方法指南,以及研究报告原稿;

  2. 技术指导委员会由健康研究方法论、营养流行病学、营养学、基础与临床研究、家庭医学、内科医学等方面的专家组成,其中包括三位非医学领域的外部专家。其他委员会成员均来自高收入、生活条件相对较优越的国家,如加拿大、英国、德国、新西兰、西班牙、美国等。

  3. 文献审查小组负责为系统性评估拟定规范、完善文献搜索及资质审查、抽取数据及进行数据分析,并最终为整个研究项目拟写总结报告。

“红肉不健康”论遭遇迄今最强质疑!传统研究方法面临巨大挑战

图 | 指导委员会部分成员与本次研究的背景调查及饮食习惯

在其中三篇综述中,研究团队分析了食用红肉或加工肉类是否会影响心血管疾病或癌症的风险。为了评估各种原因造成的死亡,研究团队审查了 61 篇涉及 400 多万参与者的人口报告,研究人员还查看了将红肉与癌症和心脏病联系起来的随机试验,以及 73 篇研究红肉与癌症发病率和死亡率关联的文章。

在每一项研究中,研究者们都得出结论,红肉消费与疾病和死亡之间的联系很小,而且证据的质量也很低。

“红肉不健康”论遭遇迄今最强质疑!传统研究方法面临巨大挑战

图 | 常见的红肉(来源:Harvard University)

研究人员表示,这并不是说这些关联不存在,但由于它们大多是基于人群的观察研究,所以这是一种很薄弱的证据。研究小组得出结论,食用红肉对健康的影响只有在较大的群体中才有意义,个人不能得出不吃红肉会更好的结论。

研究小组负责人 Bradley Johnston 表示,“(少吃红肉)降低各种疾病风险的证据确凿率很低。”如果少吃牛肉和猪肉对健康有好处的话,那也是很小的好处,这些优势非常微弱,只有在观察大量人群时才能发现,完全不足以让人们改变吃肉的习惯。

这也就意味着,与现有观念截然不同的是,我们并没有健康理由要减少食用红肉或加工肉类。

然而,据《纽约时报》报道,这项研究一经发布,遭到了公共卫生研究人员的严厉批评。美国心脏协会、美国癌症协会、哈佛大学 T.H. Chan 公共卫生学院(Harvard T.H. ChanSchool of Public Health)以及其他组织对这些发现和发表它们的杂志都进行了猛烈抨击。美国癌症协会和美国心脏协会等都立即发表声明,重申他们建议少吃红肉以改善健康。

一些人呼吁《内科医学年鉴》的编辑推迟出版。哈佛大学的科学家们在一份声明中警告说,这些结论“损害了营养科学的可信度,侵蚀了公众对科学研究的信任”。美国心脏协会营养委员会前主席 Frank Sacks 博士则称这项研究“存在致命缺陷”。

实际上,少吃红肉有益健康,这是数十年来,各类健康研究机构不断强调的一个结论:我们应该限制红肉的摄入,理由包括红肉富含饱和脂肪,会提高胆固醇水平继而引发心脏病。近几年又有研究指出,红肉和加工肉类的消费还与癌症有关。

因此,如今众多权威饮食指南都建议限制红肉和加工肉类的消费。例如,《2015-2020年美国人膳食指南》建议将红肉(包括加工肉类)的摄入量限制在每周 1 份左右;英国的饮食指南也支持将红肉和加工肉类的摄入量限制在每天 70 克;世界癌症研究基金会/美国癌症研究所建议将红肉的摄入量限制在中等水平,并尽量少吃加工肉类。

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甚至表示,食用红肉或加工肉类对人类来说“可能致癌”。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营养系主任 Frank Hu 博士表示,红肉曾经是高社会阶层的象征,但现在情况正在发生变化。他还指出,如今美国人受教育程度越高,他们吃的红肉就越少。

“红肉不健康”论遭遇迄今最强质疑!传统研究方法面临巨大挑战

图 | 与红肉相对的白肉(来源:Pixabay)

然而,Bradley Johnston 等人则对此保持怀疑。他们认为,限制红肉消费的建议,主要是基于一些观察性研究数据,但是这些研究存在诸多混杂因素,而且这类研究也都没有报告任何可能影响的绝对值,所以仅依靠这些相关数据建立因果推论是十分局限的。

此外,研究团队还认为,制定膳食指南的组织没有对证据进行严格的系统审查,没有明确处理人口价值和偏好,在处理利益冲突方面受到限制,这也就意味着这些准则标准存在可信度的问题。

实际上,这项新研究恰恰揭开了营养学研究的一个最大问题,即该领域的研究往往达不到最严格的科学标准。

这是因为,大多数营养学研究都是观察性的。以红肉研究为例,研究者会询问食肉者是否较不健康,以及吃红肉多的人是否也不如吃得少的人健康。

但实际上,很难搞清楚一个人在吃什么。许多研究参与者难以记住并准确报告其饮食情况。食肉者可能与不吃肉或少吃肉的人有很多不同的影响健康的方式,而不仅限于吃不吃肉,吃多少肉。

尽管研究人员试图纠正这些差异,但统计分析是困难的,而且许多专家说,在像人类营养这样复杂的系统中,它并不是特别可靠。

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观察性研究也不能证明因果关系;它们只表明相关性。但是,决策者在制定指南时通常会依赖这些数据。

这些观察性研究,很容易产生偏见,往往可能会得出误导性的结果。“也许是时候停止在这个领域进行观察性研究了,”来自印第安纳大学的 Tiffany Doherty 在一篇随附的社论中写道。

那么,除了观察性研究,科学家们还能依靠什么呢?学界的共识是,最好的证据来自随机试验。然而,与观察性研究相比,随机研究的成本更高,而且难度更大。据估计,只有约 5% 的营养研究是大型、高质量的随机试验。

在这项最新的研究成果中,研究人员充分利用了过往的随机性研究,通过回顾分析其中的 12 项随机试验,发现减少食用红肉或加工肉类的人,几乎没有额外的健康益处。在这些随机试验研究中,一部分随机参与者被帮助以某种方式改变他们的饮食,比如少吃红肉;而另一部分人则不做改变,最后比较两组人的健康状况。

基于这些发现,研究人员得出结论,人们应该“继续食用目前水平的红肉和加工肉类,除非他们自己想改变”。毕竟,一些人可能因为动物福利或环境的原因想要改变他们的饮食。

“红肉不健康”论遭遇迄今最强质疑!传统研究方法面临巨大挑战

图 | 食谱是否要变换?(来源:Pixabay)

英国饮食协会发言人 Duane Mellor 说,人们不应该把这个建议当作是多吃红肉的绿灯。

对消费者而言,需要清楚地知道饮食安全的不确定性,基于这种不确定性来决定各自的饮食习惯。

印第安纳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 David Allison 则表示,一个人相信少吃红肉和加工肉类会改善健康是另一回事,但“如果你想说有证据表明吃红肉或加工过的肉类有这些影响,那就得更客观一些。不过显然现在证据并不能支撑(有这些影响)。”

换句话说,吃不吃红肉,对个人而言是主观情绪化选择。新研究告诉人们,你可以选吃红肉,不会有那之前说的那些危害。对科研而言,一切都要讲证据和逻辑,你要非要说吃红肉不健康,那你就拿出证据,就目前来看,也拿不出来有力的证据。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