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月费访问已逝亲人“化身”,虚拟永生的商业之路为何这么走?

商业
支付月费访问已逝亲人“化身”,虚拟永生的商业之路为何这么走?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10-10

2019-10-10

虚拟永生是指人类的精神自我可以以第一人称上传到非生物媒介,让精神永存的一种理论。
技术 人工智能
虚拟永生是指人类的精神自我可以以第一人称上传到非生物媒介,让精神永存的一种理论。

Google 的两位研究人员曾进行过一个奇怪的项目。研究人员将 2600 万行电影对白输入神经网络,然后构建一个可以使用概率机器逻辑从人类语音库中提取语言的聊天机器人。然后研究人员用一堆重要的哲学问题测试机器人。

“生活的目的是什么?”有一天他们问它。

“要永远活着,”它回答。

支付月费访问已逝亲人“化身”,虚拟永生的商业之路为何这么走?

图 | 英国科幻剧《黑镜》剧照。该剧讲述了女主人公Martha的男友Ash在一次车祸中遇难,当她发现有技术可以让她和人工智能模仿的Ash机器人对话的时候,无奈选择去尝试……(来源:Wikipedia)

“虚拟永生”

从古至今,人类总是在试图把自己从死亡中解放出来,或肉身或精神。如果说被 Live Science杂志列入“十大超越人类极限的未来科学技术”的人体冷冻复活术是肉体永生的灵丹妙药,那么“虚拟永生”则是保存一个人精神的灵魂家园。

虚拟永生是指人类的精神自我可以以第一人称上传到非生物媒介,让精神永存的一种理论。尤其是在近几年人工智能和数字化飞速发展的前提下,完全数字复制人类大脑已经不再是天方夜谭。

包括 Eternime、HereAfter、Nectome、Legacy Locker 在内的一大批初创公司正在致力于售卖“虚拟永生”服务。

Eternime 是一家设立在罗马尼亚的公司,承诺将使其用户“以虚拟化身的形式永垂不朽 ”。早在 2014 年就有媒体对该公司进行报道。目前已经有 45479 人在 Eternime 官网进行了登记,这个项目旨在通过开发一种新的人工智能系统用于收集人的“足迹”,包括记忆故事、思想甚至是声音,然后创建用户的数字头像,用户的家人可以在用户去世之后和虚拟头像保持互动。

支付月费访问已逝亲人“化身”,虚拟永生的商业之路为何这么走?

图 | Eternime 官网介绍“收集你的想法、故事和记忆,并对它们进行管理,创造出一个看起来像你的智能化身。这个化身将永远存在,并允许其他人在未来访问你的记忆。”(来源: Eternime 官网)

根据 Eternime 的说法,参与项目的人需要提供自己的所有记录,包括访问联系人、生日、Facebook 上的对话历史、电话通知,以及电子邮件帐户、位置、教育和工作历史、体育运动、家人或合作伙伴成员的身份、在社交网络上的兴趣和“喜欢”、所有“在线”和“离线”活动、照片和视频等等。

现年 42 岁的 Marius Ursache 创建了这个公司,在网页完成之后的四天时间里就有 3000 人进行注册,同时他也收到了几封充满咒骂的信件,批评者们都希望他的项目失败。“当没有人对你的想法漠不关心时,你会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是对的。”当时他提出,全面推出这项服务可能需要五年时间。

HereAfter 也是一家类似的公司,该公司是由 James Vlahos 和 Sonia Talati 创办的。James Vlahos 在得知他的父亲身患癌症之后,决定创建一个“Dadbot”,这个对话机器人在云端记录了他父亲的生活故事,然后通过人工智能和亚马逊的Alexa 语音计算平台,实现和“父亲的化身”聊天。James Vlahos 向媒体证实,他将在明年公开发布该应用程序,现在可以通过网页访问其测试版本。

James Vlahos 说,他创造的“Dadbot”不是一个儿童玩具或者仅仅是一个聊天机器人,而是一个可以替代他父亲的真正的男人,“当我们有能力欺骗自己的时候,我们可能会选择自欺欺人。”

商业化

根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来自加利福尼亚的 78 岁作家 Andrew Kaplan 参与了 HereAfter 的项目,他或许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数字人类”,同时这也将是“虚拟永生”走向商业化的一个重要标志。

“我都这把年纪了还能做一个‘新品’尝鲜者,这确实出人意料,但是有什么理由不做呢?”Andrew Kaplan 说,“我的父母已经离世几十年了,我经常还会想着,哎呀,我真的想问我的妈妈或爸爸一些建议,或者有时候只想听到一些安慰,这种思念是不会终止的。”

“AndyBot”也可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有哲学意义的实例,它提出了关于永生的本质和存在的意义之间复杂的哲学问题。专家认为,如果科技能成功地创造出高智商的数字人类,这可能会永远改变人类与电脑合作的方式。

支付月费访问已逝亲人“化身”,虚拟永生的商业之路为何这么走?

图 | 78岁的Andrew Kaplan参与了HereAfter的项目,他或许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数字人类”(来源:Twitter截图)

据了解,此类公司大多采用每月订阅的计费方式,用户必须支付月费才能访问其亲人的“化身”,具体费用是多少目前还没有官方消息。James Vlahos 对订阅模式持谨慎态度,“如果它是在订阅的基础上这么做的,而你一旦终止为你的 Dadbot 付费,那么 Dadbot 就会死掉。这是二次死亡,”他说,但他不确定另一种选择是什么。

虚拟生物公司 Fable 的董事长 Edward Saatchi 认为虚拟生物将最终取代 Android 和 iOS:“想象一下,Alexa 或 Siri 有一天会成为一个有着面孔、声音和生活的角色,可以和你进行一对一的互动,你能够和它玩游戏、一起订餐、一起学习新的语言或做任何你平时和朋友做的事情。”

目前的阻碍在于,如何实现和这个虚拟生物的“多回合对话”。这是困扰虚拟生物公司和计算机科学家很多年的问题。虚拟生物和人的对话需要在不相关的话题之间自由流动。要实现和人类的来回对话,还需要很多年。

如果要实现真正的“虚拟永生”,而不是简单的语音播放回忆以及互动对话,前途漫漫。

让非生物体“有意识”,这也是必须要实现的功能。人的大脑大约有 850 亿个神经元、100 兆到 1000 兆个突触、1 万亿到 5 万亿神经胶质细胞、每个神经元有 100 亿个蛋白质、蛋白质及其几何相互作用的无数三维结构模式、各种细胞外分子……人类的认知需要复制其中的多少内容才能复原丰富的心智?

富勒神学院的心理学家、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大脑研究所的成员沃伦·布朗(Warren Brown)认为,“生物学是体现意识的最丰富的基础,意识可能是世界上一种特殊的组织,在非生物系统中是无法复制的。”因此有人认为,除非类人的内在意识可以在非生物智能中创造出来,否则,上传一个人的神经模式和路径,无论多么完整,都无法保留最初的第一人称精神自我(“我”),而虚拟的永生也不可能。

莫衷一是

该如何评价这些公司正在做的事情,人类莫衷一是。

DeepTech 挑选了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一些评论: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