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获正常勃起和性高潮能力,全球首例“丁丁”移植成功

科学
重获正常勃起和性高潮能力,全球首例“丁丁”移植成功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11-10

2019-11-10

一场经过五年多前期筹备、全球首例最完整“丁丁”移植手术,耗时 14 小时,成功完成!
医学 生物
一场经过五年多前期筹备、全球首例最完整“丁丁”移植手术,耗时 14 小时,成功完成!

2018 年 3 月,一场经过五年多前期筹备、由约翰·霍普金斯医院 11 名外科医生共同执刀、35 名医疗专业人士共同参与的全球首例最完整“丁丁”移植手术,耗时 14 小时,成功完成!
近 20 个月后,本周四,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移植外科医生 Richard Redett 领导的医生团队在世界顶级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详细报告了这例“丁丁”移植手术的全过程,其中包括诸多相关的神经、肌肉和血管接合过程细节。
报告指出,患者在接受阴茎移植手术至今一年多后,已经重获近乎正常人的勃起和达到性高潮的能力。
在患者报告的测量结果中,性快感得分也有显著提高。患者对移植阴茎的茎部和顶端都有正常的感觉,可以定位触觉。与单点静态触摸相比,用特定压力感觉装置进行的神经感觉测试显示,龟头已经恢复到接近正常的灵敏度,并恢复到更低(更好)的阈值。阴茎干的感觉已经恢复到比龟头更高的阈值。且患者站立排尿时,不困难、不频繁,不急促,尿排出的水流强劲。
而且报告指出,如今患者已经回到学校,并且能够在借助假肢的情况下独立行走和生活。患者表示自己的自我形象有所改善,再次“感觉完整”,并表示他对移植手术及其对未来的影响非常满意。

图 | 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移植外科医生 Richard Redett 领导的医生团队在世界顶级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详细报告了这例“丁丁”移植手术的全过程(来源:NEJM)

就在不久前,这位化名为 Ray 的患者在接受《麻省理工科技评论》采访时表示,对于去年的那场手术,“我不后悔,这是我做过的最好的决定。”
这是史上第四例阴茎移植手术成功的案例,也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生殖器移植手术。2018 年 3 月在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进行的这项手术,突破了医学界对于手部或面部等软组织移植的极限。
“这是一个真正的巨大飞跃。”麻省总医院(MGH)移植外科医生 Curtis Cetrulo 博士说。Curtis Cetrulo 领导的团队于 2016 年在美国进行了首例阴茎移植手术。
NEJM 详细报告

Ray 曾是一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2010 年穿越阿富汗时遭到了塔利班武装的袭击。当他急忙跑去抢救一名受伤队友的时候,踩到了路边的炸弹,炸弹摧毁了 Ray 的阴茎和阴囊,并导致他下腹壁的大量组织损失,也导致了他双腿膝盖以上的截肢。
男性生殖器组织的丧失,会对性和生殖功能以及受伤患者的心理健康产生毁灭性的影响。传统的重建措施往往不足以恢复阴茎的全部功能。在 Ray 之前,全世界只有 3 例阴茎移植成功。
2014 年,南非泌尿科医生 Andre Van der Merwe 完成了史上首例成功的阴茎移植手术,将一根捐赠的阴茎缝在了一名 21 岁的男子身上;2016 年,麻省总医院的医生为 64 岁的 Thomas Manning 进行了器官移植,Manning 因癌症失去了阴茎;一年后,Van der Merwe 和他的团队在开普敦又对一名 41 岁的患者进行了同样的手术。
2018 年 3 月,在距离 Ray 第一次见到 Richard Redett 医生 5 年后,终于等到了一位合适的捐赠者。在这 5 年间,Richard Redett 团队为了准备这场史无前例的阴茎、阴囊和下腹壁移植手术,在人类尸体和老鼠身上进行了神经、动脉和组织融合的精细工作,他们还研究了这个复杂的解剖结构的哪些部分最容易被免疫系统(结果是尿道)排斥,以及如何快速检测和预防排斥。

图 | 进行阴茎移植手术的外科团队成员(来源: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官网)

同时,为了实现成功修复这名老兵的外生殖器,Richard Redett 团队不仅仔细研究了前 3 例阴茎移植手术,而且还从大约 100 例手部移植和 140 例面部移植手术中获得了大量经验。这其中的每一项手术,都对连接比人类睫毛直径还细的血管、神经再生所需时间以及防止软组织排斥产生了重要的见解。
“我们从 Cetrulo 的工作和南非一个团队的两次阴茎移植手术中学到了很多。”Redett 说。
根据最新发表在 NEJM 上的详细报告,患者最初的损伤包括双腿膝盖以上截肢、下腹壁组织大量丢失、双侧外伤性睾丸切除和阴囊丢失。在初步治疗后,患者有一个 1.5 厘米长的阴茎组织残余,在断干的末端有一个尿道。阴囊组织缺失,睾丸也缺失。

图 A 显示了移植前的移植接受方损伤程度的计算机断层扫描成像,可见阴茎残端,伴下腹壁、整个阴茎干、阴囊和睾丸丢失(来源:NEJM)

术前影像学检查显示,患者双侧腹壁下动脉、髂动脉、股动脉正常,但阴茎背侧动脉和海绵体动脉不足以支持移植。因此,研究团队开发了一种外科技术,使用腹壁深下动脉来重建阴茎背侧动脉和移植物的血管,使用阴部外动脉来补充近端轴、腹股沟、腹部和阴囊组织的血液供应。

图 B 显示的是从供体身上取出的移植物,移植物包括左右阴部外动脉、股动脉的一段和两侧的隐静脉,背侧动脉位于阴茎移植物的近端深部(来源:NEJM)

移植手术从尿道成形术和下体吻合术开始,供体背侧动脉和静脉与受体腹壁下深动脉和静脉接合,受体背侧神经与移植物背侧神经接合。左侧供者阴部外动脉经股动脉段取血管端侧,接合至受体股动脉,显示移植物全灌注。患者接受阿仑单抗(alemtuzumab,免疫调节药)和糖皮质激素诱导治疗、他克莫司(tacrolimus,免疫抑制剂)维持单药治疗和供者骨髓灌注。

图 C 显示了移植前的情况,以及术后第 8 天、第 15 天和第 340 天的临床图像,移植物已经合并,没有排斥反应的证据。活检部位(箭头)可见于腹部和腹股沟的皮肤(来源:NEJM,经加码处理)

据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的医疗小组介绍,现在这位年轻人可以站在他的假肢上小便,享受医生所描述的“强劲的水流”,没有任何急迫感或紧张感。而且勃起近乎正常,有能力达到性高潮,移植的阴茎茎部和顶端也有正常的感觉。
接下来的事情

研究人员指出,在患者的余生中,几乎肯定会服用抗免疫排斥药物,这也使他更容易受到感染、肾脏问题和某些癌症的侵害。而且这位患者康复后也不能生儿育女,因为出于伦理考虑,在移植手术时没有移植睾丸。如果连供体睾丸一起移植的话,产生的精子仍携带的是已故捐赠者的 DNA。
但是,对于这样一个受伤的战士来说,移植的阴茎、阴囊和下腹壁为恢复性健康和幸福带来了真正的机会。Richard Redett 表示,尽管如此,对于一个因损伤太大而无法进行常规重建手术的年轻人来说,拥有一个感觉和功能与他的身体相似的外部附件“是一件大事”。
总体来看,整个移植器官重量约为 2 公斤,长度约为 25 厘米。移植过程也并不简单,比如团队需要在高倍显微镜下缝合数百条微小血管,它们的宽度通常仅有 1-2 毫米,因此这一过程动用了 11 名外科医生,缝合时间达到了 14 个小时,好在最终获得了成功。
手术成功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在手术完成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报告显示该病人的恢复状况良好,器官本身功能良好,重新连接的神经在功能上也达到了预期水平。
在过去很长时间里,患者自己甚至很难把自己看作是一个真正的男人,手术成功很大程度上帮助他的生活终于走上正轨,如今患者对他自己的未来有更加乐观的期待。

图 | 在 Ray 之前,全世界只有 3 例阴茎移植成功(来源: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目前,多数受伤的退伍军人都还难以接受高昂的手术费。据华盛顿邮报去年的报道,由于移植手术不在保险范围内,一台手术的花费高达 30 万-40 万美元。
除了费用,寻找合适的器官捐献者也是难上加难。生殖器这一器官本身带来的尴尬,让医疗人员难以开口向离世者亲属商量捐献器官的事情。
在 Ray 这个案例中,医生需要找到一位年轻、健康、肤色相近且离医院车程在 2 小时以内的捐献者,这一系列条件让医生整整等了 5 年才最终找到一个合适的器官。并且当时在获得供体的第一时间内,Redett 医生等人是乘私人飞机飞往捐献者处,共有 25 名医护人员争分夺秒完成器官及组织的摘取。
未来,同样的技术最终也可能用在变性手术中。不过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医生坦言这一前景还很遥远,目前在他们的计划中,首批接受相同手术的患者仍将是受伤军人。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