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造肉巨头在华推“狮子头”和“烧麦”!万字长文独家解析席卷全球的人造肉革命

科学
美国人造肉巨头在华推“狮子头”和“烧麦”!万字长文独家解析席卷全球的人造肉革命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12-26

2019-12-26

从长远角度来看,不论人造肉的未来会面临多少阻碍,肉类替代品必然会不断发展,也将更加多样化,会持续吸引投资者和公众的关注。
人造肉 科学
从长远角度来看,不论人造肉的未来会面临多少阻碍,肉类替代品必然会不断发展,也将更加多样化,会持续吸引投资者和公众的关注。

肉,始终是人们餐桌上的主旋律。据粗略统计,全球人口所消耗的卡路里中,有大约 30% 来自肉制品,包括牛肉、鸡肉和猪肉等。但随着对肉的食品需求在快速增长,肉类行业已经发展成一项复杂的全球业务,涉及农场、饲养场和肉类中间商等多个环节。

截至 2019 年年初,全球最大的 6 家肉类公司的总市值达到了 600 亿美元,其中最大的一家——荷美尔(Hormel),估值已达到 230 亿美元。

整个肉类行业如今正在进行大规模整合。虽然有很多高调的收购行为,但是工业肉产业在商业、道德和环保等方面需要应对的挑战也越来越多。而利用技术在实验室生产人造肉或素食肉则应运而生。

未来或许随着“人造肉(又称清洁肉类,clean meat)”实验室取代农场、饲养场和屠宰场,肉产品的价值链将极大简化。曾经的栏内养殖、屠宰等环节将变为活体纤维采样与细胞培养肉这两个步骤。

这篇报告则基于 CB Insights 的数据,深入探究了“无肉食品业”的主要发展趋势,并总结了涉及创业公司、主要投资者,以及未来的趋势和挑战等内容。

环境友好但成本较高

目前,创业公司正通过发展高科技蛋白质产品试图颠覆整个肉类生产价值链,甚至已对泰森等知名老牌肉类公司的地位产生了威胁。肉类替代品的创业公司不仅生产预加工肉和冷冻肉,还生产素肉零食,例如“Beyond the Shoreline”的海带制肉干等。

虽然在实验室制作人造肉的生产过程中,水量使用、土地占用和温室气体排放量这三者相比传统饲养等环节给环境带来了巨大的益处;但是,无肉制品每磅的成本依然要比传统肉制品高了许多。下图是具体的数据对比:

美国人造肉巨头在华推“狮子头”和“烧麦”!独家解析人造肉革命

图 | 详细的对比数据(来源:CB Insights)

即便从生产成本角度来看,“无肉食品”还略显昂贵;但其优势仍然吸引了投资者的目光,从而推动了市场上“无肉食品”创业公司的诞生。

目前,实验室培育的肉类产品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植物蛋白肉”(俗称素肉),即利用植物来制作仿真肉;另一种则是“清洁肉”(俗称试管肉),它通过细胞的自我繁殖培育出真正的肉。

植物蛋白肉的市场现状

应用植物蛋白肉最为普遍的,是最近愈发流行的素食汉堡。为了给素食者们提供更多的选择,同时还利用“肉的味道”来吸引食肉者来感受“环保型蛋白”,生产素食汉堡的创业公司正在大力研发素食食品和肉类食品。

“直至今日,人们仍在利用原始技术来生产肉——用植物来饲养动物,再将动物制成肉食。但对于消费者来说,肉的价值跟它是否来自动物本身没有丝毫关系。所以,我们认为一定有更好的生产肉的方法。”Impossible Foods 公司 CEO 帕特·布朗(Pat Brown)说到。

Impossible Foods 是美国“人造肉”制造商的领头羊之一,其主打产品的人造肉主要成份是大豆血红蛋白,同时利用动物蛋白中一种类似血红素的物质为其素食产品增添了“肉味”。同时,质感也和一般牛肉相近,并能释放类似血色的色泽。

汉堡王推出的首款无肉版汉堡“Impossible Whopper(不可思议皇堡)”采用的就是 Impossible Foods 公司制造的素食肉,该公司声称“这个汉堡与真正的肉几乎没有区别”。

美国人造肉巨头在华推“狮子头”和“烧麦”!独家解析人造肉革命

图 | 汉堡王的不可思议皇堡(来源:Impossible Foods)

从市场策略角度看,Impossible Foods 公司并没有直接向消费者推广其无肉制品,而是瞄准了 B 端市场——餐饮店。在 2017 年,“Impossible”牌人造肉馅饼在美国境内仅有 40 家餐馆有售。只用了一年时间,销售该公司人造肉食品的餐馆数量就已经增长到了 3000 家以上。在 2019 年初,Impossible Foods 达成了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次餐饮项目合作——就是上面提及的与汉堡王一起推出了“Impossible”皇堡。

除了主打的人造牛肉产品之外,Impossible Foods 还在研发其他人造肉产品,包括与美国各大连锁披萨店合作推出的无肉香肠,以及计划在中国推出的植物制猪肉产品等。就在 2019 年 11 月上海举行的中国进出口博览会上,该公司带来了“Impossible”牌狮子头和烧麦,借此机会向中国的餐厅展示并商讨业务。

美国人造肉巨头在华推“狮子头”和“烧麦”!独家解析人造肉革命

图 | Beyond Meat 的仿真肉产品(来源:Beyond Meat)

Beyond Meat 则是该领域的另一家龙头企业,其主要生产素食汉堡和仿真肉产品,例如植物制鸡肉和香肠。Beyond Meat 曾在公开股权融资中一共获得了 1.64 亿美元,并于 2019 年 5 月在美股上市,成为“人造肉”第一股。

经过首次公开募股之后,Beyond Meat 的股价飙升,其市值在几个月内增长了 8 倍以上;但之后又跌到了 50 亿美元以下。

Beyond Meat 的销售主要通过食品杂货店直接面向消费者,目前主要与 Dunkin’Donuts 零售商合作。它在 2019 年推出了植物制香肠三明治的早餐产品。除了美国市场,Beyond Meat 已经表示计划在 2020 年底之前,将其素食肉制品推向中国市场。

Beyond Meat 执行董事长 Seth Goldman 对路透社曾表示,他们将在中国推出针对中国市场的豌豆蛋白素肉,这样中国的消费者可以食用这款豌豆蛋白素肉包子或者饺子。

目前,中国的仿真肉产业仍处起步阶段。但根据天猫对“黑五”促销当天的销售统计来看,Green Commons 旗下的人造肉商品“Omnipork 新猪肉”在开售两天内卖出 4000 件;而另一款人造肉鸡块,在上线首日 1500 袋库存全被抢空。消费者群体画像显示,80 后和 90 后买家的占比接近 80%。

“清洁肉”的市场情况

对于另一种“清洁肉”来说,虽然起步要比植物蛋白肉的推出晚了一些,但获得市场青睐的程度也并不差。

位于旧金山的 Memphis Meats 公司利用可自我繁殖的细胞培育出了肉,这样一来,无需繁殖、饲养和屠杀大量动物,就可以得到动物的肉。该公司在 2016 年首次推出了一款合成肉丸,之后又在 2017 年成功推出了世界首例由细胞培育的鸡肉和鸭肉。

Memphis Meats 旨在降低实验室培育肉类的成本,以便与商业肉类竞争。虽然初始的培育成本是 18,000 美元,但在 2018 年1 月 Memphis Meats 已将成本降到了每磅 2,400 美元。该公司声称“培育这种人造肉所需的土地和用水成本仅为肉类生产商的 1%” 。

此外,Memphis Meats 在 2018 年 3 月曾宣布计划在 2021 年之前将清洁鸡肉和鸭肉推向市场。同样在 2018 年,该公司的 A 轮融资募集了 1700 万美元,由 DFJ 领投;还有包括比尔·盖茨(Bill Gates)和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等投资者参投。

美国人造肉巨头在华推“狮子头”和“烧麦”!独家解析人造肉革命

图 | 制备过程(来源: Mosa Meat)

Memphis Meats 并非第一家研发实验室培育肉产品的公司。荷兰研究员马克·波斯特(Mark Post)博士在 2013 年就研制出了世界首例实验室培育汉堡,这项研究最初由谷歌的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资助的,通过这项研究孕育出了 Mosa Meat,一家同样想将试管肉推向市场的公司。

素食肉制品和实验室培育的“清洁肉”已经吸引了很多著名的投资方,包括一些顶级风投公司(Khosla Ventures、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肉类公司(Tyson Foods、Cargill)等。

下图具体显示了 Beyond Meat、Impossible Foods 和 Memphis Meats 这三家肉类替代品公司的投资方。 由图可以看出,比尔·盖茨对这三家公司都进行了投资;众多大型机构也纷纷入场,表示出对肉类替代品行业潜力的看好。

美国人造肉巨头在华推“狮子头”和“烧麦”!独家解析人造肉革命

图 | 肉类替代品公司投资方 2013-2019(来源:CB Insights)

还有肉食产业相关领域的公司卷入到这场无肉革命中来,不过未来关于实验室培育肉类的监管依然需要探索,其监管所属权也尚未明晰。

美国农业部(USDA)主要负责肉类生产的监管并倡导农业发展,但由于实验室培育的肉类引起了潜在的利益冲突,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和美国农业部目前都有权对这种肉类替代品进行监管。

在众多创业公司对“清洁肉”进行商业规划的同时,也有人正在为清洁肉类做“开源项目”推广。

东京Integriculture 公司、非营利性项目 Shojin meat 的创始人由纪(Yuki Hanyu)正另辟蹊径,尝试通过“开源技术”让后世子孙适应无肉的未来。由纪为日本高中生提供了专门设计的加热箱,让他们能够在家中培育动物细胞,以获得类似肉的产品。

虽然这个概念看似遥不可及,但是 Shojin meat 项目致力于创建一种“自下而上”的推广方法,让人们能够亲身体验如何培育人造肉,最终将其融入饮食之中。

美国人造肉巨头在华推“狮子头”和“烧麦”!独家解析人造肉革命

图 | Integriculture 公司官网(来源:Integriculture)

代餐食品和乳制品替代者

不仅是肉类替代者在试图颠覆传统食品市场,代餐食品的发展势头同样强劲。

在该领域的创业公司中,Soylent (代餐如能量棒、粉末等食品科技公司)在公开股权融资中位居第一,获得了 7100 万美元。其投资方包括 Andreessen Horowitz、Lerer Hippeau Ventures 和 Google Ventures 等机构。

Soylent 饮品的市场正稳步扩张。它主要采用 D2C 模式,但在美国的一些商店也进行销售。该公司产品在 2018 年底打入了英国市场。但是,代餐饮品也可能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加拿大监管机构对 Soylent 已颁发一项禁令,监管机构表示“这款饮品并不符合其对代餐食品的特定要求”。

位于旧金山的创业公司 Ample Foods 在 2018 年的种子轮筹集到 200 万美元,并在 2019 年年中完成了天使轮融资,最终在公开股权融资中共获得近 300 万美元。Ample 已经瞄准了素食行业,开始提供一些代餐食品,包括纯素食制品和针对生酮饮食的产品。

随着消费者对植物性食品和蛋白质替代食品的关注不断增加,乳制品替代物也逐步得到大型投资者与消费者的关注。

例如,豌豆蛋白质牛奶生产商 Ripple Foods 在 2018 年年初完成了 6500 万美元的 C 轮融资,由 Euclidean Capital 公司领投,募资总额为 1.2 亿美元。另一家“素牛奶”制造商 Perfect Day 正尝试使用基因测序和 3D 打印技术生产人造奶。该公司在 2019 年 2 月完成了 B 轮融资,从 Horizons Ventures、Temasek Holdings 和 ADM 公司处募集了将近 3500 万美元,使其募资总额达到了 6150 万美元。

此外,在 2019 年 3 月,由人工智能驱动的素食蛋黄酱生产商 NotCo 从包括亚马逊 CEO 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在内的投资者处募集到了 3000 万美元。2019 年 9 月,植物奶酪创业公司 KiteHill 从 General Mills、CAVU Venture Partners 和 New Crop Capital 处募集了 1500 万美元,使得其募资总额达到了 8000 万美元。

美国人造肉巨头在华推“狮子头”和“烧麦”!独家解析人造肉革命

图 | 各大生产商(来源:CB Insights)

目光回到国内,受到上述变化的影响,中国的肉类替代食品业正逐渐兴起。在Beyond Meat 上市之后,中国 A 股概念股双塔食品(002481)表现抢眼,并在 2019 年 6 月宣称其生产的蛋白原料正通过经销商给 Beyond Meat 供货。其又在 9 月发布公告称:与珍肉(北京)食品科技有限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研发出豌豆蛋白素肉月饼、豌豆蛋白素肉馅料等部分产品。

根据 Euromonitor 的数据,中国的无肉食品市场(包括肉类替代品)自 2014 年增长了 33.5%,去年的市场规模已达到 97 亿美元。预计在 2023 年,中国的无肉食品市场规模将达到 119 亿美元左右。

昆虫蛋白或将成为主流

根据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组织发布的数据,全世界有大约 20 亿人、80% 的国家食用超过 1000 种昆虫。用昆虫制成的食品也逐步成为一种富有营养且具有可持续性的肉类替代品,我们也可以看到消费者对吃昆虫制成的食品的态度正逐渐转变。

食品制造商正在用面包虫和蟋蟀等昆虫来制作面粉,这些虫类都可以大规模饲养。饲养蟋蟀排放的温室气体总量只有饲养肉牛的 1/100 ,并且蟋蟀的蛋白质含量要高于牛肉和鸡肉。此外,蟋蟀所需的饲料按比例要少于牲畜,因此其生产效率更高。

还有公司用昆虫和蠕虫制作零食、蛋白棒,甚至意大利面。为了让昆虫吃起来更加可口,把昆虫制作成可替代成分则变成了新的发展趋势。

例如,俄克拉荷马州的创业公司 All Things Bugs 成立于 2011 年,他们正在开发一种由蟋蟀精细研磨而成的粉末,其可以作为食谱中的一种基础成分。作为蟋蟀制品的食品供应商,All Things Bugs 的下游生产商 Exo 公司就利用其“蟋蟀粉”原料生产了蛋白棒。

Exo 公司曾获得 500 万美元的融资,后于 2018 年 3 月被 Aspire Food Group 作为子品牌收购。Aspire Food Group 是一家研发可食用昆虫制品的公司,在加纳和美国境内都有运营。

此外,还有一家位于旧金山的 Bitty Foods 公司,该公司曾在公开募资中获得 120 万美元的融资。其拥有一系列由昆虫粉末制成的休闲食品,其中一款薯片是由专门饲养可食用昆虫的美国农场特供的蟋蟀制成的。

这些经济成本较低且美味可口的昆虫制品已经吸引了各大基金会和公司的关注和投资。昆虫蛋白食品或许在未来会取代肉类零食,成为一种更健康、更具可持续性的食品。

美国人造肉巨头在华推“狮子头”和“烧麦”!独家解析人造肉革命

图 | 昆虫蛋白品牌(来源:CB Insights)

将触角扩展至海鲜市场

除了放眼陆地的动物肉类之外,已有公司采取类似的方法来生产“可持续性”海鲜替代品。

由于全球范围对海鲜需求的日益增长,有近 90% 的鱼类遭到了过度捕捞。相关的创业公司正试图找到一种方法,在满足消费者需求的同时,又不至于完全耗尽全球鱼类的供应。

位于宾夕法尼亚州的初创公司 Good Catch Foods 在 2018 年 4 月的 A 轮融资中筹集了 870 万美元,用于开发由扁豆、鹰嘴豆、蚕豆等豆类制成的素食金枪鱼、蟹饼和鱼饼。该公司在 2019 年又募集到了 1000 万美元,这使其公开募资总额达到了近 1900 万美元。其计划将资金用于扩大生产,并在 Whole Foods、Fresh Direct 和 Thrive Market 商店推出其产品。

还有一些创业公司也在研发海鲜替代品。已经募集了 700 万美元的 Finless Foods 公司利用细胞农业技术培育出了鱼肉;Tyson Ventures 投资的 New Wave Foods 则在进行豌豆蛋白质和基于藻类植物的虾类替代品的研发;Wild Type 是一家通过实验室培育三文鱼的创业公司,其在今年 10 月获得了 1250 万美元的 A 轮融资,使其总募资量达到了 1600 万美元。

中国,目前有 Green Common 这家香港公司在生产纯素的鱼柳、蟹肉块等,并已经在天猫平台售卖。

虽然海鲜替代制品目前仍处于早期研发阶段,但不含鱼肉的海鲜产品为“无肉未来”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也同样极大程度简化了海鲜食品的生产价值链。

美国人造肉巨头在华推“狮子头”和“烧麦”!独家解析人造肉革命

图 | 人造海鲜业融资情况 (来源:CB Insights)

以上都是“无肉”行业的各分支发展情况,而下面则会从资本角度介绍肉类替代品的投资方向、必要性、未来发展和面临的挑战等。

各大公司布局“新的蛋白质”来源

除了新兴创业公司之外,肉类工业界的大型公司也正通过外包研发的形式投资创新型肉类技术。食品贸易巨头公司 Cargill 参与了 Memphis Meats 公司的 A 轮融资,而旗下拥有大量冷冻肉制品品牌的雀巢公司则在 2017 年 9 月收购了纯素食品生产商 Sweet Earth。

此外,各大公司旗下的基金也越来越重视肉类替代品生产与创新领域,例如泰森食品(Tyson Ventures)下属的投资公司——泰森新资本。其早在2016 年 10 月便对 Beyond Meat 进行了第一笔投资。2017 年,Beyond Meat 在 G 轮融资中获得了 5500 万美元,泰森新资本就是参投机构之一。

此后,它还投了同一领域的其它公司,包括 Memphis Meats、位于以色列的 Future Meat Technologies、Myco Technology,以及 New Wave Foods 。随着“Internet of Food”基金的推出,泰森正寻求将目标从肉类生产商向更广义的蛋白质厂商转型。这一情况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肉类生产商对“无肉未来”可能性的预期。

美国人造肉巨头在华推“狮子头”和“烧麦”!独家解析人造肉革命

图 | 泰森资本重点投资方向(来源:CB Insights)

除了食品企业之外,风投公司和加速器同样也在布局高科技食品研发这一领域。

生物科技加速器 IndieBio 投资了许多人造肉制品的生产商,包括 Memphis Meats、New Wave Foods 和 Finless Foods 。它还投资了一些专注于生产乳类,以及明胶替代品的创业公司。

美国人造肉巨头在华推“狮子头”和“烧麦”!独家解析人造肉革命

图 | IndieBio 在2015~2019年进行的人造肉投资(来源:CB Insights)

为什么要转向人造肉?

非营利计划 Meatless Monday 和美国外卖平台 GrubHub 联合证明了:肉类替代品的人气正日益增长。据分析,不仅仅是在工作日,人们对于人造肉菜肴的需求每天都在增长。

美国人造肉巨头在华推“狮子头”和“烧麦”!独家解析人造肉革命

图 | 素食需求量上涨(来源:CB Insights)

从宏观层面来说,人类要转向“无肉未来”的原因有以下几点。

城市化、人口增长和全球中产阶级群体的扩大导致肉类需求量上升:全球人口在 2050 年预计将达到 96 亿,而粮食产量的需求则会相应增加 61%。随着人类对肉类需求的不断增长,如何解决未来新增人口的温饱问题将是一大挑战。

人造肉公司正在努力填补这一市场空缺。根据联合国数据显示,2016 年全球城市人口约占 55%,在 2030 年这一比例预计增长至 60%。尤其是在全球肉类消费量第一的中国,随着其中产阶级群体的扩大,蛋白质消耗量预计每年会增长 4% 左右。

发展蛋白质替代品可以减少肉类生产所带来的负面环境影响:减少牲畜的数量可以释放全球耕地、减少土壤侵蚀,并缓解全球的供水压力。由于全球肥胖率的日益上涨,再加上消费者对于“环境友好型”的肉类替代品兴趣越发浓厚,这些都推动了人们对非肉蛋白质的需求。

肉类替代品可以减少生产过程中的污染:在无菌的实验室环境中培育肉类可以减少肉类生产过程中的污染,并且还可以避免使用抗生素。这有助于减少当前食物生产链可能引发的全球健康问题。

随着农业技术与合成生物学的发展,高科技人造肉产品成为了可能:细胞农业和分子工程学的进步正不断推动高科技肉类替代品的发展,这将使其在风味和质地上都能超越传统的动物肉。

人造肉或可解决肉类消费的道德问题:肉类生产活动向来存有一些争议之声,肉类行业也一直被道德方面的问题困扰,高科技肉类替代品的发展或许能平息这些争议。

全球正在掀起一场“无肉”革命

由于上述几点优势,目前肉类替代品在世界范围内正处于一个风口阶段。下图是在各个方向上曾改变了人造肉领域游戏规则的公司:

美国人造肉巨头在华推“狮子头”和“烧麦”!独家解析人造肉革命

图 | 曾改变人造肉领域游戏规则的初创公司(来源:CB Insights)

目前,肉类替代品的交易主要集中在餐饮业高度发达的美国。但欧洲与亚洲的人造肉市场也在迅速发展中。

2017 年 9 月,中国宣布斥资 3 亿美元从三家以色列公司:SuperMeat、Future Meat Technologies 和 Meat the Future 进口实验室培育肉类;这是中国计划将国内的肉类消费减少 50% 的举措之一。

美国人造肉巨头在华推“狮子头”和“烧麦”!独家解析人造肉革命

图 | 中国肉类进口额(来源:国际贸易中心)

同样也要考虑监管的力量,监管机构在不断发展的“无肉行业”中逐步发挥出更大的作用。目前,美国相关监管机构正在探索细胞农业在未来能否作为一种食物来源。在美国的各州中,尤其有肉类产区的地方,也正对人造肉趋势背后的经济力量采取应对措施。

截至目前,美国大约有一半的州正在通过立法禁止将素食肉制品贴上“肉”或“牛肉”的标签;已有几个肉类生产量高的州通过了相关法案。但当下人造肉的监管依然处于早期阶段。在这个没有动物的生态系统中,监管的职责可能要落到多个机构上:因为食品生物技术涉及多重监管系统。

未来也有可能为应对人造肉监管问题的特殊挑战,来专门设立一个监管机构来。

实现真正“无肉未来”需克服的挑战

素食肉制品和其它蛋白质来源的市场正不断扩展,相比于更容易被接受的前者,实验室培育的肉类在推广上则面临些许障碍。

“假肉”听起来会让人反感。许多消费者在吃实验室培育的肉类食品时,都会存有心理障碍,他们可能更喜欢传统肉制品那种熟悉的味道。尽管前文提及的 Shojin meat 项目,以及其他类似团体正努力地让新一代消费者适应实验室培育肉类,但这种社会化想要在全球范围内实现,也是十分困难的。

此外,高科技肉类的价格相对高昂,而成本问题是面向市场的极大阻碍。其昂贵的原因之一,就是这类产品大多都会用到胎牛血清(FBS)。而胎牛血清是从牛胎中提取的,作为实验室培育肉类的核心成分,价格十分昂贵。

不过,创业公司也在不断寻找不使用胎牛血清的方法,从而降低成本。有报道称,这一方向已有一定进展:Memphis Meats 正在验证不使用胎牛血清来生产人造肉的方法。

与成本息息相关的,就是“清洁肉”的规模化生产问题。虽然许多人造肉创业公司都表示其产品将会彻底改变肉类消费结构,但“清洁肉”能否实现规模化生产,将决定其是满足新增人口的肉类需求的出路,还是仅在小众的分子美食爱好者中掀起浪花。

而对于人造肉产品可以给环境带来积极因素的说法,也有很多人表示质疑:因为实验室培育肉类的技术在电力、供暖和其它资源方面的消耗很高。

人造肉的自动化生产同样也可能对农业领域的就业岗位产生冲击。以美国农业为例,肉类行业带来的岗位是最多的;一旦人造肉消费成为主流,那将大幅减少就业机会。因此,推动人造肉的自动化生产或许会让肉类生产商、销售方和其它机构将会面临更大风险。

总而言之,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已经打响;但想要让人造肉产品进入日常的消费市场,摆在其面前的成本和规模化生产问题必须得到解决。从长远角度来看,不论人造肉的未来会面临多少阻碍,肉类替代品必然会不断发展,也将更加多样化,会持续吸引投资者和公众的关注。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