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火烧不尽,澳洲三分之一考拉死于大火

生活文化
野火烧不尽,澳洲三分之一考拉死于大火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20-01-07

2020-01-07

大火来袭,澳大利亚的考拉在呼救
经济 动物
大火来袭,澳大利亚的考拉在呼救

大火来袭,澳大利亚的考拉在呼救。

考拉一般不会逃离火灾,而是爬到树顶端,蜷缩起来等待危机过去。然而这次澳洲的漫天大火不会给考拉这样的生存机会。即使大火没有烧掉树木,考拉也会在烟火中灼伤而死,或在试图爬树时爪子受到灼伤。一个事实是,爪子受伤的考拉就无法攀爬,也就无法生存下去。

考拉不喝水,而是主要进食桉树树叶,然而这次大火消灭的正是考拉赖以生存的桉树树林。在这次大火中,媒体纷纷报道一只口渴的考拉在从骑自行车的人那里用水杯喝水,它的爪子紧紧抓着人的手套,生怕水杯被拿走。还有媒体报道了一名消防员在澳大利亚南部海岸附近灭火时给考拉喝了一杯水。

作为澳大利亚的国宝,考拉正在面临大火的巨大考验。最新报道称,澳大利亚第三大岛屿袋鼠岛上约 5 万只考拉至少已经死亡过半,不少侥幸生还者也受到了严重灼伤。事实上,人类的开疆拓土也让考拉流离失所,它们在火灾中的存活能力被削弱。

救援队在进行拉网式搜索,紧盯树冠,寻找幸存的考拉。但人们能做的并不多。据《纽约时报》报道,即使一些受伤的考拉被救助,最终也可能只有安乐死一种选择。它们无法在野生环境继续生存了。

野生动物的灭顶之灾

野火烧不尽,澳洲三分之一考拉死于大火

图 | 考拉在大火中。(来源:abcnews)

2019 年是有记录以来最热和最干燥的一年,一些大火几乎无法控制。风借火势产生火龙卷风,在数十公里外喷出余烬,从而引发新的大火。

当地官员说,大概有 30%的考拉丧命于大火。救助考拉的人们伤心不已:考拉是澳大利亚独有的动物,而我们却在杀死它们。

陷入困境的不只是考拉。在澳大利亚北部,数万只蝙蝠在高温下从空中纷纷坠落。在新南威尔士州西北部的野生动植物天堂麦夸里沼泽地,水鸟的栖息地也受到了火灾的影响。

据《卫报》报道,人们在前往新南威尔士州巴特洛途中的汽车上看到,上百的袋鼠试图扑灭火焰,结果则是丧身火海。

自从 9 月以来,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有近 4.8 亿只动物在野火中被杀死,这一数字可能还会上升。那些哺乳动物、爬行动物、鸟类或被直接烧死,或因栖息地丧失而死去。

澳洲的生态学家表示,4.8 亿只是一个保守的估计。因为在严重烧毁的地区缺乏庇护所,食物不足,动物数量会急剧减少,加上掠食者(赤狐和野猫)的入侵,结果会更糟糕。

澳洲大火地图

野火烧不尽,澳洲三分之一考拉死于大火

图 | 澳大利亚的烟灰漂洋过海。(来源:GEOS FP/NASA GSFC)

高温天气和干旱是这次澳大利亚持续数月野火的主要原因,极端干燥和极端炎热的条件相结合会导致更猛烈的大火。

澳官方宣布,自 2019 年 7 月以来,截至 2020 年 1 月 6 日,林火灾害已致 24 人死亡,近 2000 栋民居被烧毁,过火面积超过 600 万公顷。

全国六个州共有 1470 多万英亩土地被烧毁,这个数字超过了比利时和海地的国土面积之和。就在新南威尔士州,有 1300 多所房屋被毁,890 万英亩土地被烧焦。

死亡 24 人中有 18 人来自新南威尔士州,这是受大火袭击最严重的地区。遇难者中有自愿消防员,其中包括一名年轻人,他死于一场被龙卷风掀翻 10 吨重消防车的事故中。

澳洲大火,也是一次严重的环境事故。2019 年 12 月,悉尼天色灰黄,空气质量达到 “危险” 水平的 11 倍。

1 月 2 日,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细颗粒物浓度超过了 200 微克每立方米。野火释放出一氧化碳和一氧化二氮等空气污染物,可能危害附近居民和前线消防员的健康。当地商店里的空气净化器和防护口罩卖光了。

墨尔本拉筹伯大学(La Trobe University)的名誉政治学教授约瑟夫 · 卡米莱里(Joseph Camilleri)专门研究包括气候变化在内的生存威胁,他说:“我们落伍了,这次大火最能说明我们气候变化的现实,澳大利亚的每个人都需要做的更多才行。”

灾害专家也表示,目前的丛林大火、早些时候的热带雨林大火和持续的极端干旱都是“警告信号”,表明生态系统已经远离正常模式。

民调显示,大多数澳大利亚人将气候变化视作迫在眉睫的威胁,希望政府采取更强有力的行动。但保守派首相斯科特 · 莫里森(Scott Morrison)明确表示,澳大利亚的经济繁荣至上。即使在澳洲被烧毁的时候,他也反复强调说,现在不是讨论气候政策的时候。

野火危机持续存在,澳大利亚股市下跌。乳制品生产商百嘉乳酪(Bega Cheese Ltd)股价在悉尼交易中下跌 9.3%,澳洲航空(Qantas Airways Ltd) 股价周一下跌 2.6%。

烟雾是如此之重,它甚至飘到了 2000 公里外的邻国新西兰,新西兰最大城市奥克兰笼罩在黄褐色烟尘中。在新年那天,新西兰被血红的朝阳唤醒。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