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2.4万亿美金产业将如何被科技重塑?CB Insights万字长文全景解读

移动
近2.4万亿美金产业将如何被科技重塑?CB Insights万字长文全景解读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20-01-31

2020-01-31

在本报告中,我们深入探讨了时尚的变化趋势。这些趋势正在重塑服装和配件的设计、制造、分销和销售方式。
技术
在本报告中,我们深入探讨了时尚的变化趋势。这些趋势正在重塑服装和配件的设计、制造、分销和销售方式。

从缝纫机的发明到电商的崛起,时尚一直是创新的温床。与科技一样,时尚具有前瞻性和周期性。时尚是一个巨大的产业:近 2.4 万亿美金的产值使时尚行业成为全球经济中体量最大的行业之一。

如今,技术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重塑时尚。

从缝合和裁剪布料的机器人到可以预测时尚趋势的 AI 算法,再到更衣室中的 VR 镜子,技术正在快速地使时尚的各个方面实现自动化、个性化。

在本报告中,我们深入探讨了时尚的变化趋势。这些趋势正在重塑服装和配件的设计、制造、分销和销售方式。

产品设计

科技正在使时装设计自动化。 时尚品牌都希望通过科技来更好地了解客户。

随着数据收集工作变得越来越复杂,人工智能将在产品设计和开发方法发挥更大的作用,重点是预测客户接下来要穿什么。

人工智能(AI)设计师

谷歌宣布与德国时尚电商 Zalando 进行合作,共同推出 AI 服装设计产品 Project Muse。

近2.4万亿美金产业将如何被科技重塑?CB Insights长文全景解读

(来源:projectmuze.com)

该项目训练了一个神经网络,以了解颜色、布料、款式偏好和美学参数,这些数据来自谷歌每年的“时尚趋势报告”(Fashion Trends Report)以及 Zalando 提供的设计和潮流趋势,然后通过神经系统的视觉计算程序为用户进行服装设计。

亚马逊也在这一领域进行了创新。亚马逊的以色列研究团队通过机器学习软件来评估某件商品是否“时尚”。亚马逊在旧金山的王牌研发团队 Lab126 提出了一种算法,可以基于图像学习特定的时装风格,然后创作出类似风格的服装。亚马逊还为这种“按需生产服装”制造系统申请了专利。该技术可服务于其 Amazon Essentials 系列或亚马逊物流网络中的供应商。

当然,离开人类的人工智能设计的结果并不总是按正轨运行。谷歌的 Project Muse 的许多设计都是难以琢磨的草稿和涂鸦,而亚马逊 Lab126 计划(Amazon Lab126 initiative)的一些设计结果被评价“粗糙”。

但是,AI 开发的设计与人为设计之间的差距正在缩小。2019 年 4 月,中国国际服装设计创新大赛中, 深兰科技的 AI “设计师” DeepVogue 名列第二,并获得了 “最受大众欢迎奖”。该“设计师”系统是由中国科技公司深兰科技研发的,通过“深度学习”来生成原创设计,而这些原创设计是从人类设计师输入的图像、主题和关键字中提取的。

显然,在品牌依赖纯 AI 设计师之前,还需要进行更多的研发工作。但是可以说人工智能已经在帮助品牌更快地创建和迭代其设计。

人工智能已经在影响时尚品牌

2018 年, Tommy Hilfiger 宣布与 IBM 和纽约时装技术学院(FIT)合作了一个名为“重塑零售(Reimagine Retail)”的项目。该项目使用 IBM AI 工具来破译以下几个内容:

然后,将来自 AI 系统的知识反馈给设计师,以便他们在下一季的设计中作参考。

FIT / Infor DTech 实验室主任 Michael Ferraro 对此评价道:“重塑零售”项目是时尚界与全球技术领先者合作以推进具有挑战性的创新时发生的有力例证。”

在线服装零售商 Stitch Fix 的 “ 混合设计(Hybrid Design)”服装已处于 AI 驱动的时尚潮流的前沿。该服装是使用算法设计出来的,这些算法可以挖掘 Stitch Fix 库存中缺少的流行趋势和样式,并结合消费者最喜欢的颜色组合、图样和服装材质等向设计师提出新的建议。

该公司在其网站的“算法之旅(Algorithms Tour)”中详细介绍了其工作方式(如下所示)。

近2.4万亿美金产业将如何被科技重塑?CB Insights长文全景解读

(来源:Stitch Fix)

Stitch Fix 已经使用混合设计方法设计了 30 多种服装款式。

该公司表示,人工智能设计的服装与其品牌供应商的服装销售中的表现旗鼓相当。这可能是因为 Stitch Fix 拥有大量的客户数据来完善AI数据库,这当然还要归功于Stitch Fix 以订阅为基础、以反馈为中心的商业模型。

“我们非常适合这样做,” Stitch Fix 首席算法官 Eric Colson 说。“这种 AI 模式以前不存在,是因为算法所需的数据不存在。Nordstrom(美国高档连锁百货店)就没有这种类型的数据,因为人们在试衣间里试穿衣服,而你并不知道他们没有买什么以及没有买的原因。我们可以访问大量数据,基于这些数据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情。”

设计并不是 Stitch Fix 利用 AI 和机器学习发挥作用的唯一领域。该公司雇用了逾 85 名数据科学家组成的团队来监督机器学习算法,并将其使用在从商品推荐到采购与库存管理的公司管理全流程中。

根据 Colson 的说法,该公司已经从其人工智能行业投资中看到了投资回报率(ROI),包括增加收入、降低成本和提高客户满意度。

随着越来越多的 AI“辅助”计划的发展,它们将帮助品牌围绕产品开发和新业务领域做出更明智的战略决策。

3D 设计平台,如 CLO(如下所示),可以轻松实现服装设计的动态调整。这意味着品牌已经可以使用 AI 的实时见解来修改产品,直到投入生产为止。

下面,我们将举例说明,随着风格变得更加个性化并受到数字化的影响,技术将如何使服装设计师自动化。

近2.4万亿美金产业将如何被科技重塑?CB Insights长文全景解读

(来源:CB Insights)

与亚马逊的 Lab126 计划和谷歌的 Project Muze 相似,来自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和 Adobe 的科学家们提出了一种方法,首先使 AI 学习个人风格,然后创建适合该风格的新项目,并通过计算机生成图像。

该系统可以使品牌能够仅仅根据用户与视觉内容的参与来为他们创建个性化的服装。

从宏观上来说,品牌可以根据其整个用户群的历史数据来预测更广泛的时尚趋势。这些预测最终可以用来指导产品或整个标签的设计。

近2.4万亿美金产业将如何被科技重塑?CB Insights长文全景解读

(来源:《Visually-Aware Fashion Recommendation and Design with Generative Image Models》)

时尚的未来就是个性化和预测。随着越来越多的数据积累,算法将成为趋势的捕捉者,以前所未有的方式预测(甚至设计)未来的趋势。

例如,服装零售业的数据驱动个性化平台 True Fit 在 2018 年完成了 5500 万美元的 C 轮融资后,总融资规模达到 1.02 亿美元。该公司通过大数据整合及精准算法帮助用户在网上准确找到合适的服装和鞋类尺寸,降低用户的网购成本。

True Fit 首席执行官 William R. Adler 表示,该平台拥有超过 1 亿的注册用户,True Fit 会基于消费者以往的购买历史给予进一步的购买建议,从而“更好地在各个消费者触点中实现个性化”。

另一家智能配件公司 Virtusize 的解决方案侧重的是衣服合身与否,而非穿在身上的效果。用户可以将心仪商品的具体规格和他们已有的较为类似的衣服进行比较,从而选到最合身的衣服。

Virtusize 声称,通过消除尺寸和合身性的不确定性,该解决方案可以使销售量提高 20%,并将退货率降低 30%。这家总部位于日本的公司已经与巴黎世家(Balenciaga) 和 Land's End 以及亚洲领先的在线时装商店 Zalora 达成合作。

消费者的偏好将在设计和生产过程的各个方面发挥其指引作用。

像 True Fit 这样的平台可以帮助商家识别消费者喜欢的衣服材质,甚至可以确定不同的采购及制造流程对消费者产生的不同影响。

制造业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时尚周被拆成两季: 2 月份举办当年秋冬时装周,9 月份举办次年的春夏时装周。

交错的时间表旨在为品牌提供足够的时间来衡量零售买家和客户的兴趣。从时装推出到上架的时间段内,品牌会评估需求,以便确定当季服装所需生产数量。

而“快时尚”使服装设计从时装秀迅速转移到专柜货架,颠覆了这一模式的各个环节。

近2.4万亿美金产业将如何被科技重塑?CB Insights长文全景解读

(来源:CB Insights)

像 Zara、H&M、Top Shop 等品牌都是建立在服装生产速度和时尚设计敏捷性的基础上的。一旦这些零售商发现最新的流行趋势,便开始部署其超快速的设计和供应链系统,以尽快将趋势推向市场。

这使快时尚品牌能够击败传统品牌进入市场。9 月和 2 月在 T 台上走秀的服装和配饰在原版尚未上市之前就会被快时尚品牌模仿并上架售卖。除了凭借近乎“实时上新”的能力,快时尚品牌还会推出更多款式的服装,以迎合小众的、有特定需求的客户。

他们还可以推出小批量生产,以测试是否满足客户需求,或者出售超短寿命的服装系列。

时尚季

快时尚的兴起正在削弱长期以来构成的时尚行业的每年两季的周期性。

快时尚品牌每年可以发布多达 52 个“微时装周”。例如,Topshop 每周在其网站上发布近 400 种样式。

为了跟上快时尚的步伐,传统服装品牌现在每年大约会推出 11 个时装周。

奢侈品的平价替代品仍然是热门的消费商品。即使在零售业增速放缓的情况下,Zara 的母公司——西班牙零售巨头 Inditex 在 2018 财年(2018 年 2 月 – 2019 年 1 月)也获得了近 300 亿美元的销售额,净销售额同比增长 3%。

社交媒体加快了这一周期。网红营销和其他社交媒体策略可帮助新时尚趋势快速传播,消费者形成对超低价时尚的快速需求。

借助 Instagram 和 Pinterest 等平台上的“即看即买”工具,购物者可以即时在网上购买所需商品。

Fashion Nova 是一个成功利用社交媒体建立客户基础和品牌的快时尚电商品牌。该公司在 Instagram 上拥有 1500 多万粉丝,有 3000 多名网红将自己最喜爱的搭配以热门话题 “#NovaBabes” 进行推广。

快时尚品牌 Boohoo 表示,在与名人、博主等合作在 Instagram 上向 16 至 24 岁的粉丝推广产品后,公司利润翻了一番。

然而,快时尚也有其阴暗面。各大品牌在工作条件简陋的工厂中雇佣低薪工人来生产低成本,低质量的服装。而用于制造廉价服装的廉价材料也充满了化学物质。

近2.4万亿美金产业将如何被科技重塑?CB Insights长文全景解读

(来源:CB Insights)

由于快速生产产生了过量的纺织废料,廉价生产的服装对工厂工人和环境都有害:根据美国环境保护署(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的数据,每年大约有 1280 万吨的衣物被送往垃圾填埋场。全球纺织品生产每年排放 12 亿吨温室气体(超过国际航班和海上运输的总和)。据估计,全球人类活动所排放的二氧化碳,有 10% 来自时装业,20% 来自工业废水,24% 来自杀虫剂,11% 来自农药。

时尚(尤其是快时尚)中的可持续性问题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新问题是业内最具影响力的客户开始如何应对。

推动可持续发展

消费者逐渐意识到快时尚的弊端:具有社会意识的消费者正在接受“慢时尚”这一日益增长的趋势,“慢时尚”关注的是可持续材料以及透明的、合乎道德的劳动力和制造业。

2018 年,时尚搜索引擎 Lyst 在其购物网站上收集了 1 亿多次搜索信息,发现搜索符合道德理念和时尚要求的产品(包括“纯素皮革”和“有机棉”等)的消费者增加了 47%。

对可持续性发展的日益关注在年轻一代中尤为突出:根据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Conference Board)的《全球消费者信心调查》(Global Consumer Confidence Survey),美国 83% 的千禧一代看重公司实施的改善环境项目;75% 的人愿意改变消费习惯,以获得更可持续的产品。

时尚界中年轻的新兴品牌正在采取行动,以适应消费者敏感性的转变。新兴美国时尚品牌 Cuyana 鼓励客户将重点转移到购买“少而精的东西”上。其产品采用包括亚麻和丝绸在内的可持续植物性材料制成。另一家名为 Pact 的年轻公司提供经 GOTS(全球有机纺织品标准)认证为有机的棉质服装。

向可持续发展的转变在制鞋业中尤为明显。例如,Allbirds 生产的鞋由桉树叶制成的。

作为回应,一些知名品牌宣布了新的服装系列和关注可持续材料的举措:

向更可持续的面料转变并不是时装业转向采用更可持续的做法的唯一途径。

美国二手衣物寄售电商 ThredUp 自称是“世界上最大的在线旧货商店”。该公司预测,受二手行业增长的推动,到 2023 年,美国二手服装市场(转售+节俭+捐赠)总额将达到 510 亿美元。

Poshmark 是美国最大的二手交易电商平台,创立于 2011 年,主要销售服装和配饰,包括二手 T 恤、高端精品女装和自有品牌,并预计在 2020 年上市。Poshmark 是一个将社交功能和二手买卖结合在一起的平台,有点类似“小红书”,卖家分享商品,买家可以点赞留言。

受到这些年轻公司的启发,H&M 于 2019 年 4 月宣布试水二手及古董服饰项目,在瑞典推出二手服装线上平台 Sellpy,以提高品牌的可持续性。H&M 与天猫和闲鱼两大平台达成合作,在中国尝试线上旧衣回收。

目前,美国二手电商领域已经出现好几家上市的平台,反观中国,从 2011 年开始,不少玩家都涌入二手电商市场,资本也动作频频。尽管闲鱼、转转这类全品类二手交易平台存在感要高一些,但目前还没有明显的竞争优势,不论是融资还是用户规模都没有获得突破,行业内也没有出现真正的独角兽。这意味着中国的二手电商领域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当然,主要原因是美国市场自身对于二手商品的接受程度比中国高。

人工智能和先进技术也可能在推动时尚可持续发展方面发挥作用。

他们可以改善的一个领域是营收,这目前是时尚行业(尤其是电商领域)中浪费的重要来源。平均而言,网购退货率高达 40%。借助数据和 AI 功能,零售商可以更有效地匹配客户的购物行为和偏好,从而有可能减少退货总体数量。

即使慢速时尚运动受到了人们的关注,社交媒体和快速时尚模式(更不用说电商了)的兴起也改变了我们所知道的时尚。

快速迭代和生产

得益于科技和电商,创立时尚品牌的成本已大大降低。

手工艺品电商 Etsy 的出现让任何人都可以轻松地开设网店并建立粉丝群。如今,生产成本的下降使小型或新兴品牌能够以合理的利润率生产小批量产品,并由此建立起网络受众。

在过去的几年中,时尚品牌必须制造成百上千种产品才能以合理的价格生产。

Maker's Row 是美国工厂和制造设施的供应商, 它搭建了一个为设计师和代工厂牵线的平台,缩短了从创意到成品的距离。平台上的生产商在定价和采购方面都制定了透明的标准,所以创业品牌可以轻松地匹配到能够满足其规模需求的小批量生产商,并将其纳入其营销体系中。

例如,总部位于纽约的男装街头品牌诺亚(Noah)就以生产超小批量的服装系列而闻名——据传有时只有 12 件或 24 件——而且往往很快就卖光了。诺亚的推广策略包括在博客中详细标明服装的来源和目的。

近2.4万亿美金产业将如何被科技重塑?CB Insights长文全景解读

(来源:CB Insights)

大型高端品牌也在改进其生产方式,以更好地与快时尚零售商开展竞争。

Tommy Hilfiger 的新款 TommyNow 系列一旦在 T 台上获得认可,就能立即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实体店和网上销售,消费者的购物欲即刻得到满足。这意味着 TommyNow 的产品上架速度比传统系列快三倍,在产品构思/设计和发布之间只有 6 个月的窗口期。Hilfiger 品牌致力于使 Now 系列具有体验性和即时性。

Tommy Hilfiger 首席品牌官 Avery K. Baker 说:“缩短了时装秀的知名度和购买时间之间的差距,就是要给予消费者真正寻求的即时满足感。”

近2.4万亿美金产业将如何被科技重塑?CB Insights长文全景解读

图 | 纽约市推出 Tommy X Gigi 系列

TommyNow 的第一季与超模 Gigi Hadid 合作,推出了为期两天的时装周盛会,得到了广泛的社交媒体的支持。活动直播在 Facebook Live上实时播出,并在 Pinterest、Instagram 和 Snapchat 上推出了可即时购买的产品。

许多其他品牌也开始效仿 TommyNow 的做法。

然而这并非易事:将 18 个月的生产周期缩短到仅 6 个月,就需要 Tommy Hilfiger 品牌全面改革其整个设计、制造和分销生态体系。

大量的技术涌现,以更快的速度使可扩展的、可持续的生产变得更加可行。

简化供应链

一些品牌正在推动和深入“内部化”生产,以加快生产速度以更快地满足消费者需求。

2018 年 4 月,意大利奢侈品牌 Gucci 正式推出了一个名为 ArtLab 的创意中心。该中心占地 37000 平方米,主要负责产品开发和实验测试。Gucci 表示将为 ArtLab 中的皮革制品和鞋类进行全面的内部原型设计和样品制作,并且配备了新材料、金属硬件和包装的研发实验室等。该项目的目标是让 Gucci 的供应链更接近原生产地,最终在产品开发、采样和材料开发方面拥有更大的控制权。

在其他地方,各品牌正在探索 3D 打印如何帮助它们按需生产商品,并寻找定制的新途径。

3D 打印个性化产品

Performance 服装专业品牌供应商(Ministry of Supply)推出了一种店内 3D 打印机,该打印机可以定制服装(并且可以在 90 分钟内生产出定制的西装外套)。在传统的西服工艺中会浪费 35% 材料,但 3D 针织服装只会以额外的纱线形式产生几克废料,有助于减少浪费。

阿迪达斯还与 Carbon 携手合作研发了 3D 打印的运动鞋及配件。

限量版阿迪达斯 Futurecraft 4D 零售价约为 300 美元,是双方合作的最新产品(如下所示)。阿迪达斯还在 2017 年第四季度通过其 Hydra Ventures 部门投资了 Carbon,并加入了 Carbon 的董事会。

目前,由于产量有限,Futurecraft 4D 鞋子很难买到。公司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改变这种情况。

“我们仍在继续加大创新,使用更快、更有限的材料。理想情况下,我们的愿景是按需生产和印刷……但是现在的情况是,我们的大部分产品都是在亚洲生产的,生产后我们再把它们用船或飞机运送过来,它们最终才会出现在第五大道上“, 阿迪达斯首席营销官埃里克·利特克(Eric Liedtke)表示。

近2.4万亿美金产业将如何被科技重塑?CB Insights长文全景解读

(来源:阿迪达斯)

新百伦(New Balance)和锐步(Reebok)也尝试了类似的举措。锐步于 2018 年 3 月发布了 Liquid Floatride Run 跑鞋,这是该公司 3D 打印概念 Liquid Factory 推出的第一款产品。该鞋具有 3D 打印的“鞋带”,此外其鞋底的线形花纹也是用 3D 打印制作的。

锐步未来业务的主管 Bill McInnis 表示:“鞋类制造业在过去的 30 年里没有发生显著变化……每个品牌的每双鞋都是用模具制作的,这是一个昂贵而耗时的过程。有了 Liquid Factory,我们希望从根本上改变鞋子的制作方式,创造出一种不用模具就能制作鞋子的新方法。这为我们所能创造的以及我们创造的速度带来了全新的可能性。”

在众多中国运动品牌中匹克、李宁以及安踏分别已经在 2012、2013 以及 2018 年开始从事 3D 打印技术的研究。匹克已经在 2017 年 5 月做出了中国第一双应用 3D 打印技术的跑鞋,将整个 3D 打印的设计模拟从一个模拟过程变成了开始产品推进的过程。同年 6 月匹克就推出了 2.0 版本,这个版本也是中国第一双应用 3D 打印技术可以量产销售的跑鞋。李宁在 2018 年的巴黎时装周上,发布了首款可实现个性化定制的 3D 跑鞋。

生产车间里的机器人自动化

与其他各个行业一样,自动化和机器人技术已经应用在了时尚制造业。许多品牌使用自动存储和检索系统(ASRS)进行库存和运输库存。

然而,在服装制造中使用机器人更具挑战性。近年来,机器人尽管看上去也一直被用于成衣的大规模生产,但主要负责激光切割织物或自动缝纫机中一些非常简单的任务,因为机器人很难处理柔韧、有弹性的面料。

软体机器人技术的进步将在未来渗透到制衣业。同时,初创公司正在将硬件和软件结合起来以创建自动缝纫系统。

例如,美国创新自动化缝纫技术公司 SoftWear Automation 生产出了能处理柔软布料的机器人 Sewbot。这款机器人不需要人力干预,全程自动化便能生产出 T 恤,而且生产机器人的效率高达 22 秒一件,让人类望尘莫及。

通过机器人的视觉和实时分析,SoftWear 可以比人眼更精准地观察织物,并追踪精准到最大为半毫米误差的缝纫针位置。Sewbot 配备了专用的摄像头和计算机视觉软件,以每秒 1000 帧的速度跟踪布料上走线的位置。(在一份合同中,这家初创公司将供应商的T恤制造成本降低到每件衬衫 0.33 美元。)

2019 年 2 月,SoftWear 宣布推出 Sewbots 服务,允许制造商、品牌商和零售商租用他们的全自动缝纫生产线。该项目的目的是使总部位于美国的公司能够以低于外包的成本在美国进行采购和生产,具有更大的前景和更好的质量。

机器人很早就被用于鞋的生产,但耐克通过 2013 年投资 Grabit 扩大了对机器人的制造投入,该公司是一家机器人初创公司,使用的是类似粘附(一种静电形式)的方式来帮助机器用新颖的方式操纵物体,当然也包括柔软的鞋面材料。

从那时起,耐克就开始使用 Grabit 的技术来组装运动鞋的“鞋舌”, 即脚背上面十分灵活的地方。耐克的运动鞋劳动最密集的部分就是鞋舌,它由 40 块材料相互堆叠而成,工艺复杂,机器人无法完成,所以在这之前一直由人工负责。

通过更多依赖机器而不是人类的制造系统,未来的时尚品牌将加快生产速度,工人不必再担心劳动条件的问题。但是,他们也面临着工厂自动化的潜在后果——失业。

库存与分销

技术使库存透明且可追溯。

随着时尚进入下一个时代,使用超快速制造系统生产的商品将使用新一代库存管理工具来进行跟踪和分销。

品牌越来越多地部署传感器、扫描仪和云软件的组合来监控和维护库存。射频识别技术—— RFID 标签,是一种将来可能会被广泛采用的方法。

近2.4万亿美金产业将如何被科技重塑?CB Insights长文全景解读

(来源:梅西百货)

RFID 用于验证、自动化和在线集成

RFID 无线射频识别是一种非接触式的自动识别技术,它通过射频信号自动识别目标对象并获取相关数据,工作过程无须人工干预。与条形码不同,可以远距离读取 RFID 标签的信号,从而减少了手动记录项目的时间。

在沃尔玛和 JC Penney 在本世纪初大规模部署 RFID 的尝试失败之后,许多公司都已经整合了该技术。

自从在 2016 年第 4 季度宣布 RFID 计划以来,梅西百货(Macy's)一直致力于使每个商店中所有商品都贴上标签。该商店正在与供应商合作,在装配现场为商品贴上标签,从而实现更好的跟踪以减少库存损失和库存不足事件。

梅西百货的物流和运营高级副总裁 Bill Connell 说:“通过提高库存准确性,可以大大减少缺货情况。并且通过减少缺货,增加了物品的可用性,这可以促进可观且可衡量的销售增长。”

梅西百货的一些供应商,尤其是奢侈品牌,也一直在使用 RFID 来打击仿冒商品,以及分析服装购买来源。

近2.4万亿美金产业将如何被科技重塑?CB Insights长文全景解读

(来源:Moncler)

例如,意大利-法国奢侈品牌 Moncler 为其产品上内置了 RFID 芯片(如上图所示),客户可以通过应用程序或网站对其进行身份验证,这提供了一种区分 Moncler 正品与仿冒品的切实可行的方式。像贝纳通(Benetton)和菲拉格慕(Ferragamo)这样的品牌都在追求类似的计划。

此外,借助 RFID 实现库存自动化使快时尚“快上加快”:Zara 的 RFID 系统对生产车间中的每件衣服进行编码,从而可以对商品的销售、库存和可用性进行有深度的、有针对性的跟踪。每出售一件服装,Zara 的系统会提示库房续货。线上消费者也可以在购物之前检查本地商店是否有库存。

轻松扫描 RFID 标签还可以使商店运转更高效:Zara 报告称,过去店内存货盘点工作量浩大,需要动用 40 名员工,花费 5 小时逐一扫描各件商品条码才能完成。如今全面引入 RFID 芯片后,只须 9 名员工就能在一半时间内完成盘点。

Zara 采用的 RFID 方法与零售商品货架监控的这一大趋势相吻合。诸如 Repsly 和 Eversight 之类的初创公司使用店内摄像头和或 RFID 来帮助品牌商监控货架上商品的展示情况,并跟踪店内促销或展示的结果。然后利用趋势数据和 AI 工具软件帮助品牌商自动优化其促销策略。

同时,巴宝莉(Burberry)已将 RFID 标签不仅用于跟踪和验证,还利用它们使商店购物体验更具有吸引力。

Burberry 在全球 500 家零售店中的产品都内置了可以与 Burberry 应用程序通信的 RFID 标签,该标签可以向用户提供有关穿戴或使用建议。

除了交互性,大多数以 RFID 优先的供应链改进方法都集中在跟踪货物制造和组装的轨迹。

并非只有零售商在受益于 RFID 技术。外套制造商 Herman Kay 拥有 London Fog、Anne Klein 和 Michael Kors 等一系列品牌,在梅西百货 2013 年要求所有供应商在服装上使用 RFID 标签后,公司就开始使用 RFID 技术。根据 CIO 肩 CTO Rich Haig 的说法, RFID 大大提高了订单执行的准确性,使 Herman Kay 成为“更好的供应商”。

随着端到端的透明化(end-to-end transparency)对具有环保意识的服装消费者越来越重要,品牌商需要一个更彻底、更综合的解决方案。事实上,时尚品牌对 RFID 的接纳可能是另一种非常流行的技术的入口:区块链。

区块链完善供应链

在时尚业以及所有其他行业中,区块链具有使供应链透明化的变革潜力。

通过在去中心化的分布式账本中为每个商品生成唯一的数字 ID,公司将能够为其库存中的所有商品创建端到端的数字历史记录。

随着材料、服装或配件在全球供应链中的流动,区块链跟踪将基于其位置数据、内容和时间戳信息创建准确的交易记录。数字 ID 可以使用 RFID 标签、二维码或 NFC 标签进行跟踪,这些标签使用电磁波的方式与 RFID 使用无线电波的方式相同。

时尚品牌已经在探索区块链追踪如何为服装创作过程注入透明度。例如,时装品牌正在探索怎样使用区块链跟踪使服装创作过程透明化。例如,区块链初创企业 Provenance 与伦敦设计师 Martine Jarlgaard 合作推出了时尚区块链试点项目。该计划通过区块链供应链技术跟踪从原材料到成衣的整个过程,记录了从羊驼牧场进行原料毛收集、在工厂进行纺织、到 Martine Jarlgaard 的工作室的各个步骤。

近2.4万亿美金产业将如何被科技重塑?CB Insights长文全景解读

(来源:CB Insights)

扫描服装标签后,消费者可以查看服装在整个制造和分销过程中的流动地图,了解服装从来源到消费者手中的每个步骤。

区块链初创公司 VeChain 与中国-纽约时装品牌 Babyghost 合作,对植入 VeChain 芯片的有独一无二数字身份认证的 BABYGHOST 2017 春夏系列进行展示。在 2018 年秋季, H&M 宣布也将与 VeChain 合作启动一项试点计划,使用该公司 Arket 服装系列中的一款羊毛帽子为样例,利用区块链技术确保产品数据在价值链中的可追溯性,从而做了一个小的概念证明(POC)。

就目前而言,基于区块链的供应链管理方法可能是空谈,而没有实质内容。然而,在更注重可持续发展理念的“慢时尚”领域,区块链的潜力是巨大的,尤其是因为“库存”的概念每天都在变化。

分销正在衰亡

许多使用 RFID 和区块链等技术跟踪的商品根本不会在传统的零售商店中上架。

随着消费者拥抱在线购物,时尚界已经见证了购物中心的衰退,电商继续入侵着百货商店和服装商店。根据数据统计网站 Statista 的研究数据表明, 2018 年全球有 18 亿人在网上购物,电商零售总额达到 2.8 万亿美元。预测显示,到 2021 年,全球经济将高达 4.8 万亿美元。实体时尚公司正在经历这种转变带来的痛苦。2018 年,超过 1875 家时装零售商关门歇业。近年来最引人注目的大规模关闭(或申请破产)包括:

近2.4万亿美金产业将如何被科技重塑?CB Insights长文全景解读

(来源:CB Insights)

随着零售店的关闭,订阅月度时尚品牌盒子提供了新的分销渠道。

诸如 Stitch Fix (2017 Q4 上市)和 Trunk Club (在 2014 年 Q3 被 Nordstrom 收购)每月向会员发送产品搭配,客户可以购买他们喜欢的物品,然后将不喜欢的物品寄回去。2018 年, Stitch Fix 公布的净收入为 1.2 亿美元,同比增长 26%。该公司在美国拥有 270 万活跃用户,并计划于 2019 年在英国推出。当订户与平台进行在线交互,分享他们的偏好,并就他们想购买或不想购买的商品给出反馈,推荐算法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进——就像 Netflix 为您的衣柜提供的建议一样。

近2.4万亿美金产业将如何被科技重塑?CB Insights长文全景解读

(来源:Stitch Fix)

订阅盒子可帮助品牌将他们的产品摆在目标消费者面前。但是,除非一个品牌推出自己的盒子,否则每个月都要与其他品牌竞争成为“时尚管家”。而且由于订阅盒子的受众范围比传统的百货商店或服装店要小得多,因此它们仍然无法替代大型零售连锁店巨大的分销能力。

快闪店(Pop-up Store)是品牌利用新分销渠道的另一个例子。越来越多的品牌和设计师租用或短期租赁空的店面,通常是在人流密集的城市地区。快闪店铺租赁空间公司 Appear Here 报告称 ,2018 年快闪店的临时空间需求增长了 300%。

快闪店对大品牌和小品牌都可以带来好处:

对于大型公司而言,快闪店的规模小,因此可以在更具创意、亲密的环境中与购物者建立联系,从而提高用户忠诚度。

对于新兴的时尚品牌,快闪店的体验属性可以吸引媒体的炒作,提升品牌知名度。

近2.4万亿美金产业将如何被科技重塑?CB Insights长文全景解读

(来源:RetailBiz)

大型公司和小型公司在投入全面生产或进入一个新的时尚垂直领域之前,都可以使用快闪店来衡量消费者的兴趣。像之前的样品销售一样,快闪店创造了特殊的紧迫感,激发了消费者的积极性。

快闪店的效益可以通过销量和客户参与度来衡量。根据零售策略公司 The Lionesque Group 的统计,快闪店在 6 个月的营业周期内普遍实现了 35% 的销售额增量,五成商店的社交媒体用户参与度在这段时间内提升了 30%。

其实,快闪店原本是为了应对 21 世纪后期美国经济崩溃而出现的。但现在快闪店已经发展成为一种全球趋势,甚至渗透到了米兰等轻奢时装市场:意大利品牌 Furla、Genny 和 Paula Cadematori 都是最新宣布投资短期店铺的欧洲品牌。

以此为业务的初创公司已经出现,他们可以帮助公司探索新的分销战略。总部位于拉斯维加斯的 WithMe 提供实体店服务:该公司为世界各地的品牌和零售商设计、建立和管理短期店铺,平均租期仅为 90 天。

小店现象正在变得更加微观:无人小商店在中国正在发展,Stockwell (前身为 fka Bodega)希望将自动售货亭引入美国的公寓楼和宿舍。

到目前为止,售货亭的趋势主要集中在食品和洗漱用品等便利商品上,但它可能会开始渗透到时尚或配饰领域。

近2.4万亿美金产业将如何被科技重塑?CB Insights长文全景解读

(来源:CB Insights)

您已经可以在迈阿密南滩(South Beach)的蒙德里安酒店(Mondrian hotel)使用半自动设备购买新的太阳镜、Jean Paul Gaultier 衣服或价值 90000 美元的宾利(如上图所示)。

Bulletin 还开创了“ WeWork”零售模式,为那些希望在现有实体店中放置产品的品牌提供了灵活的选择。该公司将其门店划分为不同大小、不同区域(有时甚至只有一小部分货架空间)。每个区域可以被不同的企业按月度出租。

随着快闪店和售货亭的发展,举办短期实体活动将为许多“直销品牌(D2C,也就是 Distributor To Consumer)”或直接面向消费者的时尚品牌带来惊喜。

直销品牌避开实体零售

对于直销品牌来说,快闪店、售货亭和常规商店只是“网络先行“战略的实体延伸。

科技已经改变了“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含义。这不再是产品目录或电视广告:像 Everlane 、Bonobos 和 Allbirds 这样的顶级直销品牌通过建立忠实的客户群并利用有效的 SEO、社交媒体和在线营销策略来发展自己的市场。

近2.4万亿美金产业将如何被科技重塑?CB Insights长文全景解读

(来源:CB Insights)

直销品牌通常会非常重视在谷歌的搜索结果中排名靠前的品牌,把 Instagram 的粉丝变成拥护者,利用 Facebook 的参与(和/或具有高度针对性的广告)来不断扩大自己的影响力。

然后,D2C 品牌使用电商工具和独家营销策略来开展促销活动,推动数字销售。利用高度可视化的平台吸引消费者的兴趣,用“立即购买”按钮推动了即时销售转化。

D2C 模型具有高效性。

因为没有机会从买家那里进行批量订购,从而消除了生产过剩的风险——买家是穿戴该产品的个人,而不是零售商、中间商。

品牌也不需要为在商店中为植入式广告而战,也不必费心发起和监控店内促销活动。品牌与其受众之间没有中间环节,因此降低了供应链的复杂性。

除此之外,对品牌的控制也是 D2C 模型的优势。品牌不是为零售消费者的利益而战。贴上 D2C 的标签后,品牌唯一需要取悦的受众是它自己创造的受众。

D2C 品牌也无需改变其外观或风格来适应流行的时尚或趋势。相反,他们可以将自己的品牌与目标消费者的价值观相保持一致,正如 Everlane 所做的那样。

D2C 品牌还拥有自己的客户参与度数据,这使他们能够以精确、有针对性的方式了解客户需求。

当品牌生产新的产品线或选择新的色彩模板时,这有助于创建数字化反馈闭环。他们与消费者关系密切,可以利用社交媒体信号,客户服务互动以及过往的电商行为来决定下一步设计决策。

通过将供应链的复杂性降至最低并注重质量,D2C 时尚品牌还可以保持较高的销售利润率并根据需要改变定价策略。

一方面,Everlane 围绕供应链和透明定价建立了蓬勃发展的业务:如,一个关于设计师T恤的制作成本(以及 Everlane 的 T 恤便宜了多少)的信息图表帮助该品牌 在短短一年内吸引了 20 万名用户。

Everlane 电商的一个关键策略是品牌会把生产过剩的商品放置到 CHOOSE WHAT YOU PAY 的系列中进行销售,提供三档不同的价位,消费者可以自行选择。根据消费者选择的价格,Everlane 会细分消费者的资金在生产、管理和“增长”中的占比。

近2.4万亿美金产业将如何被科技重塑?CB Insights长文全景解读

(来源:CB Insights)

随着传统服装零售商的倒闭和 D2C 品牌的迅速崛起, Tommy Hilfiger 等传统时尚品牌正在追随早期领导者的脚步,更加专注于 D2C。

从所有权到使用权:服装即服务的兴起

互联网的出现破坏了许多不同类别产品的传统所有权模式。消费者用收藏的 CD 换取 Spotify 的订阅,用 DVD 货架换取 Netflix 的会员资格。

现在,从所有权到使用权的转变正在到来。

是什么在推动这种变化?消费者对多样化、可持续性和可负担性的需求日益增长。如今的消费者购买的服装数量比 15 年前多了 60%,但对购买服装的使用时间仅是过去的一半。

在一项针对 2000 位受访者的调查中,七分之一的消费者表示,他们认为绝不可以在两次拍的照片中都穿同一套衣服。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可持续性与成本已成为消费者日益关注的问题。服装租赁的概念为消费者提供了一个持续更新衣橱的途径,同时也保护了环境和他们的钱包。

美国租衣平台 Rent the Runway 成立于 2009 年,专为参加特定活动的人们提供租赁设计师礼服,被称为“线上租衣鼻祖”。会员在平台上可以按件或按月定期租用设计师的时尚物品。该公司在 2019 年 3 月获得 1.25 亿美元的 F 轮融资后,成为了行业中的独角兽,估值超过 10 亿美元。

据报道, Rent the Runway 拥有1100 万会员。继 Stitch Fix 之后,该公司于 2019 年 4 月宣布了一项新的儿童选项,将业务扩展到儿童服装领域。

Gwynnie Bee 是一家提供大尺寸女性服装租赁订阅服务的公司,对这种租赁趋势采取了一种包容尺码的方式,提供各种尺码(0-32)的时尚品牌,包括 Calvin Klein、Adrianna Papell 等。该服务允许用户以 49 美元一次租借一件物品,或以 199 美元一次租借 10 件物品。

中国的共享衣橱企业衣二三,诞生于 2015 年,提前两年当了共享经济的先锋,避免了 2017 年扎堆的共享狂热;它于 2016 年获得 IDG 领投的 A+ 轮融资,凭借顶级 VC 的背书,一跃成为消费升级的代表。2017 年和 2018 年,衣二三分别获得阿里、红杉中国、软银领投的 C 轮 5000 万美元融资和阿里领投的数千万美元的战略投资。目前衣二三已经拥有 1500 万注册用户,已然成为该行业的独角兽。衣二三将在 2020 年与 H&M 集团旗下创新实验室合作在中国测试服装租赁业务,测试时间为 3 个月。

知名品牌也开始探索租金趋势

Express(Express Style Trial)、New York&Company(NY&C Closet)和 American Eagle(Style Drop)都引入了计划,允许用户一次最多可租用 3 件商品,月会员费在 50 至 100 美元之间。有趣的是,这三个品牌都已与同一第三方供应商 CaaStle 合作,构建其“服装即服务”模式。CaaStle 标榜自己为“为零售商提供全套管理服务”,是对现有零售渠道的“补充”。根据该公司的网站,CaaStle 客户可以期望品牌总支出增加 100% 以上,营业利润增长率达到 20% - 30%。

零售与虚拟商品

科技对零售业的“规模校正”做出了回应。

随着各地大型零售场所的关闭,小型商店也在关闭——即使在城市购物中心。但是实体零售并不会消失,它的目的只是在演变。

随着时尚品牌继续针对更小众、更有针对性的客户群定制产品线并使用 D2C 策略吸引他们,品牌商将不再需要在独立商店或大型百货商店中库存大量产品。

许多品牌真正需要的是能够帮助建立或加强客户与品牌之间的联系,从而营造一种兴奋感或紧迫感的店铺。

AR / VR重新定义了在线和店内体验

AR 和 VR 技术正在广泛地被应用于创建商店数字体验和在线“店内”体验。

一些初创公司正在帮助品牌进入体验式购物的新时代。例如,Obsess 可以帮助品牌应用 AR 或 VR 技术聚焦于三个场景:

国际零售巨头沃尔玛在 2017 年成立了“Store No.8”科技创业孵化器,负责研究和投资 VR 和 AR 技术,并收购了VR初创公司 Spatialand,该公司致力于建立一个工具集和平台来帮助企业研发VR内容。Spatialand 与沃尔玛科技孵化器 Store No.8 合作举办了一个 AR 盛会—— Innov8,旨在证明了他们认为“未来可能会有数百万人购物”的虚拟现实体验。

而在 Innov8 VR 竞赛中,Obsess 为 Rebecca Minkoff 创建了逼真的 CG 虚拟商店,使用耳机就可以完成从购物到结帐的过程。2019 年,该公司与 Tommy Hilfiger 合作,为该品牌与演员兼歌手 Zendaya 的合作打造了一个虚拟的快闪店。

“我们想表达的是,购物在未来将是当今的实体店所拥有的元素集合,如视觉营销和策划,但是他们还拥有不可能在实体店存在的元素。” Obsess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Neha Singh 说。

随着虚拟现实技术的成本下降和沉浸感加强,虚拟现实商店可能会成为未来新秀。例如,品牌商可以将 AR 耳机运送给高端回头客,或者在较小的商店里配备 AR 耳机,引导买家浏览整个产品系列。 Victoria’s Secret、Tommy Hilfiger 等品牌已经开始直播 VR 时装秀。

与此同时,AR 正在将营销材料转变为 3D 体验:例如,Maggy London 与 Code&Craft 合作,为移动设备创建了 AR 目录。使用 3D 扫描和 Apple 的 ARKit 软件,用户将手机放在目录中的物品上,就可以看到逼真的虚拟 3D 产品。

3D 扫描技术和 AR 技术也改变了试衣体验。

近2.4万亿美金产业将如何被科技重塑?CB Insights长文全景解读

(来源:CB Insights)

TopShop 使用实体店内放置的 AR 镜子, 可以使顾客无需脱衣服就可以试穿衣服,而优衣库的 Magic Mirrors(如上图所示)可让客户看到他们试穿的衣服有不同的颜色选择。

Neiman Marcus 已经在其部分门店引入了类似的技术,与 MemoMi Labs 合作于 2017 年在 37 个分店安装了 58 台该公司的数字镜子。

从那时起,Neiman Marcus 便在其门店中扩大了技术足迹。2019 年,该公司在哈德逊广场(Hudson Yards)开设了其首个曼哈顿的分店,并由此勾勒出未来科技零售体验的图景。18.8 万平方英尺,技术创新特色包括:

在鞋类领域,基于 AR 技术的 Converse Sampler 应用程序允许用户从 Converse 目录中选择任何鞋子,用户只需将手机对准他们的脚就能看到它的外观。

虚拟试穿也是亚马逊时尚计划的一部分——在 2017 年收购了 3D 扫描初创公司 Body Labs 几个月后,这家电商巨头研制出家用的 AR 试衣镜并申请了“混合现实系统”专利。

该专利于 2018 年 1 月份获得批准。如果亚马逊将这项专利商业化,则可以使用户在各种虚拟的环境中试穿衣服,并看到“混合现实”效果。AR 镜子上面的摄像头可以跟踪捕捉用户的动作,镜子屏幕则用投影仪来显示人像。例如,你可以来到一个虚拟的海滩漫步,然后让 AR 镜子给你试穿虚拟泳衣。

近2.4万亿美金产业将如何被科技重塑?CB Insights长文全景解读

(来源:CB Insights)

数字造型师实现个性化定制

基于 AI 的数字设计师也在蓬勃发展,他们可以提供有关服装选择的反馈或建议替代方案。

亚马逊的 Echo Look 是一款“个人风格助手(personal style assistant)”,具有一个语音控制的摄像头,可为您的衣服拍照(或创建个人造型簿,如Clueless)。Echo Look 于 2018 年 6 月开始售卖,价格为 99 美元。

除此之外,其自带的 Style Check 服务,基于“最佳机器学习成果和时尚专家建议”,为用户提供衣着搭配上的建议。当用户提交上两款不同服饰的图像时,亚马逊的时尚 AI(Fashion AI)会告诉用户哪款更好。

数字风格助手并不新鲜,但 Echo Look 似乎是该领域中首个语音控制创新。在其他地方,一些时尚品牌正在让聊天机器人充当虚拟造型师。

例如,2017 年假期,ASOS 在 Facebook Messenger 上推出了一款 “gifting assistant” 聊天机器人。该聊天机器人通过询问诸如“什么东西最有可能从他们的包中掉出来”之类的问题,帮助顾客为亲人挑选礼物。

同时,Levi's与初创公司 Mode.ai 合作推出了 Levi's 虚拟造型师 (Virtual Stylist),该产品可通过机器人发送有关尺寸和款式的信息,帮助用户找到理想的牛仔裤。(Mode.ai 也通过 Facebook Messenger 运行其自己的机器人造型服务。)

Tommy Hilfiger 的 Facebook 页面也提供了一个聊天机器人,旨在提供个性化和交互式的购物体验。

就连奢侈品牌也在某些特定市场上测试数字机器人:普拉达(Prada)为重新启动的中国网站推出了“个性化礼宾”聊天机器人。

数字助理在时尚界有很大的个性化潜力。随着 AI 视觉搜索和推荐系统的改进,用户将能够向机器人设计师发送自己心仪的物品的照片,并获得类似物品的购买建议。

近2.4万亿美金产业将如何被科技重塑?CB Insights长文全景解读

(来源:CB Insights)

总部位于以色列的 Syte 是该领域的一家初创公司,为零售商和品牌商提供一个摄像头按钮,可以将其添加到移动网站或应用程序的搜索栏旁边。购物者可以通过按钮上传自己喜欢的样式的图片,然后查看品牌网站上类似的同款商品。Syte 的客户中拥有众多知名品牌,其中包括 Tommy Hilfiger、Myntra 和 Kohl's 等。

总部位于英国的初创公司 Snap Tech 为发行商、零售商和网红提供了一系列可视搜索工具,包括 Snap SDK。Snap SDK 可让客户将其 iOS 和 Android 应用程序转变为可视搜索工具,以及 Snap the Look 小部件,可让客户直接从照片中“窃取“外观。

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初创公司 ViSenze AI 推出了“可购买用户生成的内容(Shoppable User Generated Content)”,这是一种视觉识别工具,可以“理解和标记用户生成的内容,使图像中的项目易于发现、搜索和购买。”ViSenze 拥有 Myntra 和 Urban 在内等知名品牌客户。

Thread Genius 开发了类似的用于时尚、艺术和室内设计的技术。其在 2018 年 1 月被苏富比收购。其后的一年里,苏富比的销售额增长了 16%,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公司在线业务的强劲增长。

如果亚马逊继续通过投资 Lab126 项目的自动化产品设计,Echo Look 可能会成为自动化衣柜引擎和反馈闭环,使用您的私人外观手册来了解您喜欢的风格,并把从零开始的设计发送给您,并可以进行按需制造及发货。

值得关注的高科技时尚

展望未来的时装秀。

正如科技正在触及时尚供应链的各个方面,它也正在融入服装本身。“互联服装”时代已经来临,并且正在脱离新颖性领域。

科技连接的配饰、服装和鞋类

从 FitBit 的首个版本到 Apple Watch 和 Google Glass 的最新版本,可穿戴技术早就已经投放市场。现在,时尚领导者正在将形式和功能结合起来,以使可穿戴设备更时尚、更舒适。

现在,您已经可以购买任何一件与科技相关的配饰,其中最受欢迎的是手表。

谷歌的智能手表操作系统 Wear OS(以前被称为 Android Wear)已经在Michael Kors、Tag Heuer、Montblanc、中兴、Asus、华为、Fossil 和Diesel 等品牌的手表中普及。自 2017 年以来,Wear OS 经历了许多更新和迭代,包括新功能、独立应用程序以及更好的 iPhone 用户体验等。

近2.4万亿美金产业将如何被科技重塑?CB Insights长文全景解读

图 | 搭载Android Wear的Michael Kors Bradshaw Access

时装品牌也在尝试将科技装进手链、戒指和项链。Rebecca Minkoff 与 Case Mate 合作开发了一款名为“Lightning Cable Bracelet”的手链,该手链可转换为 USB 连接器,以便在旅途中为 iPhone 充电和同步,被称为“技术控女生必备”。

Motiv 智能戒指用钛金属制作,并具有防水功能。将其连接到应用程序,可以跟踪活动,睡眠和心律。Motiv 有银色、黑色或玫瑰金三种颜色可供用户选择。

施华洛世奇与 Misfit Wearables 合作打造了“活动水晶(activity crystal)”,这是一款与应用程序连接的珠宝,用于跟踪锻炼和睡眠模式。用户可以将水晶安装在项链或腕带上。

除珠宝外,最新的时尚科技创新还将与应用程序连接的硬件嵌入了我们的服装。

例如,Levi's 和谷歌合作推出了一款智能牛仔夹克,能够让用户在运动时不用掏出手机而是通过衣服直接控制自己的手机。衣服本身也可以提供许多功能,比如从夹克衫的袖子上直接能够播放音乐、显示地图。

这些夹克采用的是一种谷歌开发的称为“手势感应传感器(Jacquard Threads)”的材料。手势感应传感器是第一个为智能服装创建的全尺寸数字平台。”这些线是由超薄导电金属合金制成的,可以编织成天然合成纤维,并与嵌入的传感器集成在一起,它们甚至可以机洗。

“手势感应传感器被编织到袖口中,通过嵌入在袖口中的微型电子元件和柔性卡扣无线连接到您的手机,” 谷歌工程总监 Ivan Poupyrev 博士解释说。

三星也发布了几款智能服装,如配备有心电图和肌电图传感器的 Body Compass 2.0 衬衫。在外观上看起来这些衣服与平常的衣服没有区别,但是,智能衣物可以实现心率、运动步数、体脂等身体数据的实时监控,还可以搭配 App 为人们提出合理的建议。

可穿戴技术的进步也将使服装更加实用。Baubax 研发了一种可以给手机充电的夹克,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也已经开发出了能够在运动时降温的自动通风服装。在平昌冬奥会期间, Ralph Lauren 为美国队提供了内置加热设备的保暖外套。

智能鞋也越来越受消费者的欢迎, 其中,Digitsole 的鞋可以通过配套应用中的用户设置自动系鞋带或加热;ShiftWear 运动鞋(如下图所示)则配备了弯曲的电子显示屏,可以显示用户选择的图像、GIF 或动画。

近2.4万亿美金产业将如何被科技重塑?CB Insights长文全景解读

(来源:CB Insights)

Lechal 制作了一种导航辅助鞋,可以连接到用户的地图手机应用,并向脚施加轻微的振动,从而“无形但直观地”指引方向。

3D 扫描

借助 3D 扫描技术,我们的衣服甚至可以帮助我们购买更多衣服。例如,LikeAGlove 研发了智能打底裤,在裤裆位置安装了传感器和传导光纤以测量用户的身材,并使用尺寸数据帮女性选择合适的牛仔裤款式和品牌。

随着各大品牌越来越多地采用 3D 扫描技术进行虚拟试穿,这些智能服装将支持更大程度的个性化和“增强商务”的未来。

新型面料

由新一代材料制成的新型面料也可能在未来的时尚行业中获得商业应用。

像 Modern Meadow 这样的初创企业正在破解细胞内的生物学原理,在不伤害动物的前提下在实验室和工厂制造皮革。Modern Meadow 曾获得李嘉诚名下的股权投资机构 Horizons Ventures 与 Iconiq Capital 4000 万美元 B 轮融资。

而 Bolt Threads 和 EntoGenetics 等公司正在进行创新,将超强的蜘蛛丝制成容易获取的织物原料。

安德玛与英格兰运动员 Tom Brady 合作设计了一款“运动员恢复睡衣”。该公司表示, 这种睡衣由印有特殊图案的织物制成,旨在吸收热量,帮助消费者更好地入睡。 这种睡衣的售价为 200 美元。

改变颜色的服装也将出现。尽管在 90 年代超彩色变色 T 恤和情绪戒指很流行,但最新的版本要复杂得多。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创建了一个名为 ColorFab 3D 的系统,该系统使用 3D 打印墨水对产品进行重新着色。当被特定波长的紫外线照射时,该“光致变色油墨“会改变颜色。应用 ColorFab 技术的第一个物品是一枚戒指,可以通过编程将其更改为几种预设的可自定义颜色。

谷歌的“手势感应传感器”(Jacquard Threads)背后的团队还通过由 UC Berkeley 研究人员开发的变色织物技术 Ebb 进行色彩转换。该技术可以根据用户心情或环境进行变色。

与 Levi's 的智能夹克所具有的应用程序连通性一样,Ebb 材料甚至可以帮助您通过颜色信号来控制手机上动作,例如,通过更改袖口的颜色来提醒您有打进来的电话。

谷歌的 Ivan Poupyrev 表示:“如果您可以将传感器编织到纺织品中,那么您将远离电子产品。我们周围世界的基本材料正在更具有互动性。”

总结

科技正在改变着时尚界的每个参与者:设计师、制造商、零售商、造型师,当然还有消费者。

像区块链和 AR 之类的前沿技术在由来已久的时尚界中具有广泛的应用,从而使得生产和分销方法能够随着品位和时尚趋势的变化而迅速发展。同时,从画稿到商店货架,该行业通过科技在各环节都完成了自动化或增强,从而实现了更快的生产,更有效的库存管理以及更广泛的在线和店内零售体验。

所有这些结果都将使时尚行业变得越来越精简,同时提供比以往更多的选择。一波新的制造工艺、分销渠道,甚至原材料和面料的浪潮将推动品牌创造出更多超个性化的产品和体验。

自动化可以取代时装行业中的许多岗位。但这也可能会在管理、客户服务和工程领域方面创造出更多新岗位。随着科技对个人的反应越来越灵敏,设计师和品牌的角色如何从“品味创造者”转变为“品味阐释者”,将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