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中间宿主仍待证实,国内一支研究团队称或为穿山甲

生物医学
新冠病毒中间宿主仍待证实,国内一支研究团队称或为穿山甲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20-02-08

2020-02-08

截止目前,我们仍未获知新冠病毒的中间宿主。但越来越多的可能性正在被提出
病毒
截止目前,我们仍未获知新冠病毒的中间宿主。但越来越多的可能性正在被提出

截止目前,我们仍未获知新冠病毒的中间宿主。但越来越多的可能性正在被提出。

继北大工学院团队称水貂可能为中间宿主后,2 月 7 日,由华南农业大学、岭南现代农业科学与技术广东省实验室研究人员组成的一支研究团队宣布,穿山甲为新型冠状病毒的潜在中间宿主。

据悉,在一场于华南农业大学 2 月 7 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华南农业大学校长刘雅红介绍,通过分析 1000 多份宏基因组样品,团队锁定穿山甲为新型冠状病毒的潜在中间宿主;然而再由分子生物学检测,揭示穿山甲中β冠状病毒的阳性率为 70%;最终,借助对病毒的基因组分析,发现分离的病毒株与目前感染人的毒株序列相似度高达 99%。

因此,团队推测,穿山甲是蝙蝠和人类之间冠状病毒的中间宿主,即蝙蝠和人类传播病毒之间“失的那一环”。

此前的基因分析显示,目前在人类中传播的新冠病毒株与蝙蝠中发现的病毒株有 96% 相同。但几项研究表明,蝙蝠传播的病毒缺乏必要的“硬件”来锁定人类细胞受体,仍不清楚哪种动物是缺失的环节。

需要强调的是,这项研究工作尚未以正式的科研论文形式发表。华南农业大学校长刘雅红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研究很快就会发表,以帮助控制病毒的蔓延。

新冠病毒中间宿主仍待证实,国内一支研究团队称或为穿山甲

图丨穿山甲(来源:WIKI)

Nature 的报道中,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演化病毒学家 Edward Holmes 评论称:“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观察。虽然我们还需要看到更多的细节,但研究结论确实说得通,因为其他数据也显示,穿山甲携带的一些病毒与新型冠状病毒的亲缘关系很近。”

英国格拉斯哥大学的计算病毒学家 David Robertson 也表示,在 7 日的新闻发布会之前,穿山甲就一直被认为是新型冠状病毒的一个潜在中间宿主,因此,研究人员发现了如此相近的序列确实很有意思。

这也不禁让我们联想到 2003 年的 SARS 爆发,尽管 SARS 涉及到是一种不同的冠状病毒,但同样存在中间宿主,即果子狸,这种小型哺乳动物也在某些地区被视为美味佳肴。

穿山甲则是一种吻部较长、以蚂蚁为食的哺乳动物,常被用作中药材。长期以来,大量的科学家都在普及食用穿山甲对人体并无益处的事实,但很遗憾,在一些地区,这个恶习仍在继续。

资料显示,许多动物能够将病毒传播给其他物种,几乎所有传染给人类的冠状病毒株都起源于野生动物。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