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奇怪的哺乳动物鸭嘴兽濒临灭绝

生活文化
世界上最奇怪的哺乳动物鸭嘴兽濒临灭绝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20-02-14

2020-02-14

栖息地的丧失,野猫的捕食以及气候变化造成的干旱和野火都对鸭嘴兽造成了危害。
大学 动物
栖息地的丧失,野猫的捕食以及气候变化造成的干旱和野火都对鸭嘴兽造成了危害。

鸭嘴兽是最原始的哺乳动物之一,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将鸭嘴兽列为濒临灭绝物种。

今年 1 月,新南威尔士大学(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和墨尔本大学(the University of Melbourne) 的科学家进行的一项研究估计,气候变化可能导致鸭嘴兽的数量在未来 50 年内减少多达 73%。

去年 10 月,新南威尔士大学的科学家在《全球生态与自然保护》(Global Ecology and Conservation)杂志上发表了一项研究报告,报告显示,在过去的十年中,鸭嘴兽的活动范围大幅缩小,还不到以前记录的 41%。

世界上最奇怪的哺乳动物鸭嘴兽濒临灭绝

(来源:Robert Dockerill)

2019 年 12 月是澳大利亚有记录以来最热最干燥的 12 月;2019 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和最干燥的一年,这个国家已经经历了三年的严重干旱,这也是为什么持续的野火如此严重的一个关键因素。

鸭嘴兽主要分布在澳大利亚东海岸,那里是受火灾影响最严重的地区。同时,东部各州也拥有澳大利亚 80% 人口。

今年 1 月,动物福利组织澳洲方舟 (Aussie Ark) 在干涸的水道中发现了两只死鸭嘴兽。鸭嘴兽还受到污染、土地清理,以及来自狐狸、野狗和猫等入侵物种的捕食的威胁——尤其是当鸭嘴兽选择在陆地上寻找新的水体时。在陆地上,它们可以收起脚上的蹼,用爪子走路。在 19 世纪,数以万计的鸭嘴兽因为它们的厚皮而被杀死,这些厚皮被制成拖鞋或地毯。

Gilad Bino 博士是新南威尔士大学的研究员,也是 1 月份鸭嘴兽研究的主要作者,他说在以前的报纸和研究中能看到这样的描述,“二十几只鸭嘴兽在水池里,并且使用我们现在不会使用的词语,比如‘鸭嘴兽迁移’。”如今,这些数字已经不复存在。澳大利亚是世界上哺乳动物灭绝率最高的国家。

世界上最奇怪的哺乳动物鸭嘴兽濒临灭绝

图 | 鸭嘴兽(来源:网络)

2018 年,莫纳什大学(Monash University)的科学家们估计,一些鸭嘴兽可能会从墨尔本附近溪流中的水生昆虫中摄入人类一半剂量的抗抑郁药物,这些昆虫已经被证明含有大量的抗抑郁药物和其他药物。

一个关于鸭嘴兽的民间故事,说它的起源是一只老鼠和一只鸭子求爱的产物。鸭嘴兽有毛皮、喙、蹼足和海狸一样的尾巴,但它们是卵生的。目前,地球上只有两种卵生哺乳动物,另一种是针鼹,也是澳大利亚特有的。幼鸭嘴兽和母亲一起生活长达四个月,吮吸母亲胸部毛孔分泌的乳汁。它们在 1.2 亿年前进化而来,为哺乳动物和爬行动物之间的联系提供了线索。

鸭嘴兽可能对医学有价值

据澳大利亚迪肯大学的科学家称,鸭嘴兽的奶中含有一种独特的抗菌蛋白质,这种蛋白质可能会产生新型的、抗超级细菌的抗生素。它们的毒液可能有助于对抗 2 型糖尿病。2016 年,弗林德斯大学(Flinders University)和阿德莱德大学(University of Adelaide)的科学家发现,雄性鸭嘴兽的毒液中含有一种能促进胰岛素释放的长效激素。

塔隆加动物园的高级饲养员 Robert Dockerill 称鸭嘴兽为“博士”。他喜欢开玩笑说,鸭嘴兽和针鼹是唯一能做蛋奶沙司的动物,因为它们既能产蛋,也能产奶。

“我们很容易把一个物种推向灭绝”

新南威尔士大学的水生生态学家 Richard Kingsford 是最近记录鸭嘴兽数量下降的研究报告的另一位作者,他也是看着悉尼以西的阿伯克龙比河中的鸭嘴兽 (Abercrombie river)长大的。

他描述了它们的求爱仪式。他说:“它们似乎在做这种奇怪的翻滚,它们在水里打转,互相追逐。”在仪式中,雄性和雌性互相咬对方的尾巴。

世界上最奇怪的哺乳动物鸭嘴兽濒临灭绝

图 | 游水的鸭嘴兽(来源:网络)

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最干燥的有人居住大陆。 Kingsford 博士说,人造水坝和引水灌溉农业对生物多样性产生了重大影响。

论文第一作者 Bino 表示,按照当前趋势,“如果我们不继续清理土地和改善栖息地,以及假设对淡水的需求会随着时间的增加,随着气候变化只会进一步导致鸭嘴兽的消失。随着当地种群的分裂越来越小,我们很容易把一个物种推向灭绝。”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