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立卫生研究院“白色恐怖”阴云笼罩,针对中国的调查祸及众多美国本土科研人员

科学
美国立卫生研究院“白色恐怖”阴云笼罩,针对中国的调查祸及众多美国本土科研人员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20-03-15

2020-03-15

近一年多以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掀起了一场大规模经费调查运动,这项持续的大规模调查活动已经在美国学术界造成了巨大影响。
科研 商业 科学
近一年多以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掀起了一场大规模经费调查运动,这项持续的大规模调查活动已经在美国学术界造成了巨大影响。

位于美国佛罗里达州得莫菲特癌症中心&研究所(Moffitt Cancer Center & Research Institute)成立于 1981 年,是一家非营利性癌症治疗和研究中心,综合实力在全美排名前十。

2019 年 12 月之前,Pearlie Epling-Burnette 教授在这家研究所中拥有自己的实验室和数十名学生,从事与骨髓衰竭有关的转化研究。她在这里已经工作了 30 多年,十分热爱自己的工作。

今年春天,与她工作六年的硕士学生即将从南佛罗里达大学毕业。按照计划,她会在答辩中帮助爱徒,如果成功通过,后者就可以如愿获得癌症生物学的博士学位。

但世事难料,在 2019 年 12 月 19 日,莫菲特研究所突然通知 Pearlie 教授:如果不立即辞职,就将面临解雇。这让她感到万分沮丧,而且莫名其妙。

美卫生研究院阴云笼罩,针对中国的调查祸及众多美国本土科研人员

图 | Pearlie Epling-Burnette 教授在南佛罗里达大学的主页

同样收到研究所解聘通知的不止 Pearlie,还有时任莫菲特首席执行官 Alan List,研究中心主任兼执行副总裁 Thomas Sellers,资深免疫学研究员魏升(Sheng Wei),临床科学项目主管 Daniel Sullivan 和药物基因组学兼个性化医疗研究员 Howard McLeod。个个都是高管或资深科学家。

他们的共同点是都参与了与中国科研机构或大学相关的合作项目。莫菲特在官方声明中表示,这些学者“与中国一些机构合作,违反了多项莫菲特内部政策和(美国)联邦拨款标准。”

但 Pearlie 认为自己是无辜的,没有违反联邦或机构政策。原因很简单,莫菲特研究所作为雇主,一直都知道并且允许她和中国机构合作:该研究所与天津市肿瘤医院存在长达八年的合作关系,期间联合举办了多项科研交流会,合作开展了多个研究项目。中国科研机构每年为此至少要支付 50 万美元的费用。

美卫生研究院阴云笼罩,针对中国的调查祸及众多美国本土科研人员

图 | 去年被迫辞职的莫菲特研究中心主任(左)Thomas Sellers 和 CEO(右)Alan List(来源:cancerletter)

而 Pearlie 强调,自己与中国的所有业务往来都属于合作协议范围内。在这一大前提下,研究所还会做出这样的安排,完全是出于对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最近一系列高压行动的恐惧,令自己为从未有过的事情背锅。

相比今年 1 月底美国纳米学界泰斗 Charles Lieber 被捕,这件事情的关注度并不高,除了最开始激起一些水花,之后几乎鲜有报道。在最近接受 ScienceInsider 采访时,Pearlie 教授就明确表示,自己和之前那些有证据的案例不同,是“NIH 过度打击运动的受害者”。

NIH 掀起外资调查运动

近一年多以来,作为全球最大的基础生物医学研究公共资助方,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掀起了一场大规模经费调查运动,主要排查美国各大高校、实验室、科研机构和人员接受外国资助的情况。按照规定,研究人员想要获取 NIH 的经费,都要披露境外的重大经济往来,包括境外政府和实体组织提供的任何形式的经济资助。

目前 NIH 已经致函 70 多家机构,涉及 180 起潜在知识产权盗窃案,调查近 200 名研究人员,要求他们提交获得外国机构资助的历史。该机构曾表示,很多调查函都与中国机构有关。

这项持续的大规模调查活动已经在美国学术界造成了巨大影响。MD 安德森癌症研究中心、堪萨斯大学和埃默里大学都因此辞退了多名华裔学者和教授,当事人不仅实验室遭到关闭,被要求限期离境,还可能面临刑事指控甚至是牢狱之灾。

一部分遭受打击的华裔学者索性返回中国,与此前就有合作关系的大学合作,继续从事未完的研究。

不过莫菲特研究所是个例外,它虽然于 2018 年从 NIH 获得了 3600 万美元的拨款,但迄今还未收到调查函。

美卫生研究院阴云笼罩,针对中国的调查祸及众多美国本土科研人员

图 | 莫菲特癌症中心(来源:莫菲特)

如此看来,虽然莫菲特在解雇函中声称“Pearlie 违反了 NIH 拨款标准”,但 NIH 尚未正式向莫菲特提出调查要求。而研究所之所以迫切地要求 Pearlie 辞职,或许是担心自己如果不早点行动,NIH 就会找上门来,到时候可能会影响未来申请资助,遂主动与高风险研究项目及科研人员进行切割。

“为了在 NIH 那保持良好声誉,这些机构(包括莫菲特)都活在它营造的绝对恐惧氛围内,担心自己会因为不采取行动而失去资助,但在这个过程中,无辜的人遭受了灭顶之灾,”Pearlie 在采访中强调。

遭受牵连的还有 Pearlie 实验室的其他 14 名研究人员,他们的生活和科研生涯都被破坏了。她补充称,“我认为来自此类调查的长期伤害将是天文数字,还会波及下一代博士学生和医生。由于薪资方面的挑战,学术界想招揽人才已经十分困难,这样的行为只会雪上加霜。”

欲加之罪?

和其他 NIH 主导的案例类似,莫菲特调查 Pearlie 之后的核心发现是,她参与了中国的“千人计划”并且向雇主隐瞒了实情。调查报告指出,这是导致她被解雇的关键因素。

然而根据她自己的描述,真实情况并非如此。她虽然申请过“千人计划”,但没有被选上。

美卫生研究院阴云笼罩,针对中国的调查祸及众多美国本土科研人员

图 | Pearlie 教授和她在莫菲特曾经的实验室(来源:Pearlie)

据 Pearlie 回忆,在 2012 或 2013 年左右,她和一名回到中国的前学生萌生了一种新想法,通过研究 T 细胞中端粒酶的活性差异,寻找中美白血病患者的平均发病年龄存在巨大差异的原因。两名科学家想要就此展开国际合作。

这时有人告诉她,可以借此机会申请“千人计划”,这样可以向中国和美国的研究机构发出信号,证明自己“一定会花时间在这个‘NIH-China’国际合作项目上”,不仅能增加 NIH 投资该项目的可能性,还能确保中国科研机构给她预留足够的空间和设备,以便她在中国工作。

公开资料显示,莫菲特研究所在 2014 年与天津市肿瘤医院签署了合作协议,而且双方早在 2008 年就有了双边合作。所谓的“中国科研机构”指的就是这家医院。

从整体来看,该提案是 NIH 与中国对等癌症研究机构之间大规模科研合作计划中的一部分,但最后 NIH 并未向该提案拨款。“在这之后,参加『千人计划』的想法就破灭了,而且我也没在中国担任过其他职务,”Pearlie 补充道。

美卫生研究院阴云笼罩,针对中国的调查祸及众多美国本土科研人员

图 | 调查报告中针对 Pearlie 的指控,报告称她在莫菲特内部调查的前一晚才披露了自己银行卡中有 3.5 万美元

除了涉嫌隐瞒加入“千人计划”,莫菲特还在 Pearlie 的调查报告中提到了另外两项指控。

第一项是她在 2015 年入选了“千人计划”,然后将来自该项目的大约 8.5 万美元的科研资助转移到了天津市肿瘤医院血液科。第二项是天津市肿瘤医院在 2018 年为她开设了一个银行账户,存入了 3.5 万美元,还承诺会再往里面打 3.5 万美元,作为未来的报销款和报酬。

Pearlie 对这两项指控矢口否认,称自己也是一头雾水。

“我不会在雇主不知情的情况下,为了经济利益而私自与中国机构建立雇佣关系。况且我从来没有参与过千人计划,何来的科研资助?我更没有权限做这样的事情,根本不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

扑朔迷离的资金

据 Pearlie 透露,天津市肿瘤医院确实曾给过她 7000 美元,作为与莫菲特研究所联谊活动的报销款。2018 年 11 月,为了庆祝莫菲特与天津市肿瘤医院合作十周年,她参加了在天津举办的为期一周的庆祝活动,同行的还有数十名同事。这项活动获得了研究所的批准。

除此之外,她还曾前往过天津三次,都是为了商谈合资机构的事宜。每次都是她先购买机票,再由中国合作方以现金的方式报销。

在计划 2018 年的一次商务出行时,Pearlie 被告知天津市肿瘤医院更改了报销流程,将通过天津一家银行的借记卡支付报销款项。随后她拿着卡返回了美国,受限于银行规定,她只能以每周 400 美元的方式分批取出 7000 美元,用于报销她往返的商务舱机票钱。

跟 Pearlie 有同样遭遇的,还有莫菲特研究所的高级免疫学研究员魏升(Sheng Wei)教授,他也在 2019 年 12 月遭到解雇。

公开资料显示,魏升教授毕业于天津医科大学获免疫学博士学位,入选了天津市外专“千人计划”。过去十多年来,他曾多次代表莫菲特和天津市肿瘤医院展开合作交流活动。

在研究所眼中,魏教授是一个“关键接口”,扮演了中间人角色,负责对接莫菲特和天津市肿瘤医院的合作项目。调查报告还称他“招募”了四名莫菲特科学家加入“千人计划”,其中就包括 Pearlie。

Pearlie 对此表示,“他建议我申请『千人计划』,并负责后续处理工作,但他后来曾多次告诉我没有入选。最近一次他告诉我这个项目已经关闭了。”

美卫生研究院阴云笼罩,针对中国的调查祸及众多美国本土科研人员

图 | 调查报告的结论

此外,Pearlie 的确是通过魏升了解了很多具体的财务安排,比如机票如何报销。在 2018 年出差结束后,魏升告诉她,她手里的银行卡可能会存有 3.5 万美元(这一数字与报告提到的初始资金吻合),多出来的钱是为了未来出差和从事合资项目工作的报酬。但她发现,在取钱报销机票时,自己和魏升都无法验证卡上的余额。

在这种情况下,她主动联系了研究所的合规办公室,要求开会讨论此事。她还提交了利益冲突披露表,列出了 3.5 万美元作为合作关系的潜在价值。会议于 2019 年 11 月召开,与会者还包括莫菲特聘请的第三方律师,负责调查其员工是否隐瞒了与“千人计划”的关系。

Pearlie 回忆称,律师在会议上展示了几份与她有关的银行账户文件,包括 2015 年的资金转移记录和 2018 年的银行账户开户文档。虽然文件都与她有关,但她却是第一次见到。

她表示,“律师认为这些是我隐瞒不道德行为的证据,但我是第一次看到它们,而且其中一份文件上我的签名看起来是伪造的。”

目前 Pearlie 已经无法访问她的邮箱,因此没法向采访机构 ScienceInsider 证明自己所说的事情。

遭到连累的无辜者

莫菲特研究所去年解雇了数名科学家,没有人遭到知识产权窃取或转让的指控,Pearlie 本人也没有被指控违反 NIH 的上报规则,可是她仍然担心这件事情会带来更大的伤害,比如有损在她实验室工作的中国学者的声誉。

自 2010 年以来,作为与天津市肿瘤医院合作项目的一部分,有四名中国博士在 Pearlie 的实验室工作过。他们由天津选拔并承担一半薪水,另一半由莫菲特或其他研究项目的资金支付。

Pearlie 指出,调查影响了实验室科研人员的生活和未来发展规划,甚至还会让外界误认为这些人参与了“某些邪恶活动”,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事件发生之前,她的一名研究生在资格考试中表现出色,正在进行一个非常棒的项目,但后来接到通知,要求他必须放弃该项目,更换实验室,然后重新开始。另一名研究生在满足项目要求方面“有些困扰”,Pearlie 本来打算帮助他走上正轨,如今已不可能。

还有一名与 Pearlie 合作了六年的学生,虽然有幸被 Pearlie 的同事雇佣,得以继续推进已经进行了三年的项目,但 Pearlie 作为她的前导师却不能参与其论文答辩。

“这点尤其困扰我。我们已经合作了六年,不允许我参加她的论文答辩简直要了我的命。”

突然离职对 Pearlie 也有不小的打击:她无法接触以前做过的所有项目。幸运的是,她在今年 1 月就获得了弗吉尼亚大学一笔为期 5 年,价值 150 万美元的资助,得以继续进行另一项研究。

美卫生研究院阴云笼罩,针对中国的调查祸及众多美国本土科研人员

图 | 莫菲特网站上已经找不到 Pearlie 等人的痕迹

对于旧主莫菲特,Pearlie 又爱又恨。一方面,她对自己能在莫菲特从事自己热爱的工作而感到自豪;另一方面,工作超过 30 年的她又对莫菲特的处理方式感到悲哀,认为自己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甚至感到一种敌意。

“在丢掉工作的两天前,FBI 特工早上 7 点就来我家敲门做暗访,莫菲特却从来没有给我机会解释一下实际情况是什么样的。”她说。“这太令人失望了,尤其是我在这里工作这么多年之后。”

随着 NIH 调查项目的继续,越来越多的学者被卷入其中。从最开始的开除华裔教授,到解雇 Pearlie 及一众资深科学家和研究所高管,再到最近的纳米学泰斗 Charles Lieber 被捕,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其势头不仅愈演愈烈,而且涉及到的学者地位也越来越高,同时早已超出“打击华裔教授”的范畴,扩大到了所有与中国有关的科研人员,足以凸显出 NIH 高层和背后授意者的决心之大。

自 2018 年中美出现贸易摩擦以来,美国针对中国科技和科研领域的动作不断。在大环境下,多数举动都被解读为贸易摩擦中的施压手段。

然而时至今日,中美贸易第一阶段协议已经签署,讨论第二阶段为时尚早,这些动作丝毫没有减轻的趋势,反而变本加厉,比如进一步限制科研人员签证审批,以及在政策层面对华为、大疆和字节跳动等科技公司在美发展加以限制。

由此可见,对于中国来说,看不见硝烟的战场早已不再局限于贸易问题。唯有抛弃幻想,锻炼内功,再利用自身优势进行全方位、全领域、多个维度的博弈,才能换来平等合作。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