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顶级医院紧急呼叫中国同行:求分享“靠谱”新冠防治方案

生物医学
美国顶级医院紧急呼叫中国同行:求分享“靠谱”新冠防治方案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20-03-27

2020-03-27

由于美国公共卫生管理部门的缺位和混乱指令,美国一些医生开始向具有抗击新冠病毒经验的中国同行发起 “求救
医疗
由于美国公共卫生管理部门的缺位和混乱指令,美国一些医生开始向具有抗击新冠病毒经验的中国同行发起 “求救

由于美国公共卫生管理部门的缺位和混乱指令,美国医生们正在饱受其苦。一些医生开始向具有抗击新冠病毒经验的中国同行发起 “求救”。

“在疫情暴发初期,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这是美国约翰 · 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向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以下简称 “浙大二院”)在线询问的第一个问题。整个交流过程中,也出现了 “谁可以住院?”“谁可以出院?” 这样的问题。

美国约翰 · 霍普金斯大学在业内享有盛誉,其不仅拥有全球顶级的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等,该校医学院的教学研究单位约翰 · 霍普金斯医院连续 21 年被评为全美最佳医院。

如今,他们却被新冠病毒打得措手不及。

截至北京时间 3 月 26 日,美国境内新冠病毒肺炎累积确诊病例为 68960 例,单日新增确诊数连续两天破万。约翰 · 霍普金斯大学所在的马里兰州,确诊病例也不断攀升,其变化趋势反映出了与两周前纽约和其他州医院相同的情况。

据美国《波士顿环球报》旗下的医疗媒体 STAT 报道,如今,在美国的许多城市,焦虑的医生们就像是得知海啸即将到来的沿海居民。尽管海啸未至,但他们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们迫切需要知道有关如何在海啸中生存的信息。

美国顶级医院紧急呼叫中国同行:求分享“靠谱”新冠防治方案

(来源:Pixabay)

早在 3 月 5 日,马里兰州就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到目前为止,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内包括约翰 · 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的医院系统,都在想办法应对这场疫情。

在约翰 · 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内,为找出潜在的治疗方案以及如何使用防护设备的线索,医生们正忙于在网上搜索来自全球各地与新冠病毒相关的科研论文。但约翰 · 霍普金斯大学助理副教授 Annie Antar 认为,“我们存在很多问题,而中国的医生成功地解决了这些问题。”

如今,他们厌倦了来自美国公共卫生当局的指示,认为这些指示理由不充分且令人困惑,转而试图直接从具有丰富经验的同行那里获得 “靠谱” 的建议。

一位不属于约翰 · 霍普金斯大学的美国医生向 STAT 透露,越来越多的业内同事开始向中国、韩国和意大利的同行寻求实战经验,特别是当他们逐渐质疑美国当局的指导时。比如,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此前告诉医生、护士和其他照顾新冠病毒肺炎患者的医务人员使用 N95 口罩,但本月早些时候,为满足大多数需求,将 N95 口罩改为了普通外科口罩。

一名来自美国密苏里州的护士 Rainee Sinroll 表示,“与我曾经参与过的任何其他疫情不同,这次绝对没有相关培训和信息可以提供给即将投身其中的工作人员。”

约翰 · 霍普金斯大学附属有 5 家医院,医学院感染科需要指导附属医院开展防疫抗疫工作。目前他们几乎每天都在感染科开会,试图为附属医院准备新冠病毒肺炎临床护理和感染预防控制的相关指导。所以,他们急切想要知道中国成功治疗新冠病人的经验,如早期采取什么措施、哪些病人应收治、具有高风险进展的患者有何特征、出院标准、治疗方法、医生的培训分组等。

对此,约翰 · 霍普金斯大学传染科临床主任、美国传染病学会前任会长 Paul Auwaerter 表示:“当面临全球危机时,如果我们想要拯救生命并尽快阻止这场大流行,同行内的交流分享非常宝贵。”

“嘿,你能帮我和具有抗击新冠病毒丰富经验的中国同行建立联系吗?” 上周早些时候,Annie Antar 向同在一个实验的中国同事戴维维请求帮助。戴维维立马联系了在浙大二院外科工作的师哥龚渭华博士。

很快,在戴维维的帮助下,3 月 20 日,在中国的杭州,一场连接杭州、武汉和美国约翰 · 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医学院布莱根妇女医院四地的跨洋视频研讨交流准时开启。82 名美国传染病学专家参会,听取了浙大二院关于新冠病毒肺炎疫情防控的中国方案和浙二经验的介绍。

美国顶级医院紧急呼叫中国同行:求分享“靠谱”新冠防治方案

图 | 浙大二院援鄂医疗队(武汉)、美国(来源: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官网)

会议现场,浙大二院院长王建安重点介绍了预防输入病例方面的 “浙二经验”,如控制人流进出,对从不同风险地区回来的人员采取不同的隔离措施,措施保障一线岗位的医务人员。

在武汉市 “封城” 后不久,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派出了 123 名护士、42 名医生和 6 名其他工作人员管理武汉市内的一个重症监护室(ICU)。目前浙大二院 171 人援汉医疗队继续转战武汉协和医院西院,继续新的救治工作。

“今天,我们能坐在这里共同讨论疫情应对措施,因为我们有着同样的价值观,这就是 ‘患者至上’。” 王建安表示。

美国顶级医院紧急呼叫中国同行:求分享“靠谱”新冠防治方案

图|王建安(来源: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官网)

在长达一个半小时的视频会议上,82 名美国传染病学专家针对新冠病毒肺炎提出了各种问题。

比如,“谁应该住院?” 约翰 · 霍普金斯大学的医生们被告知,可疑病例可以在家中隔离和观察,轻度和中度病例可远离其他患者在移动病房治疗,严重和危重病例需要住院治疗,但要在专门的病房内进行,以减少患者向医院工作人员和非新冠病毒肺炎患者的传播。

Antar 和她的同事问,“我们怎么知道病人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浙大二院表示,持续三天体温正常,呼吸道症状轻微,间隔 24 小时的两次病毒测试呈阴性,肺部成像得以改善,没有严重的潜在症状,尤其是老年患者。

因为目前没有针对新冠病毒肺炎的特效治疗方法,且网上存在太多关于现有药物可能起作用的相互矛盾的信息。他们很想知道来自浙大二院的中国同行是如何完全治愈了 35 名重症监护病人,并将另外 28 名病人的病情控制为轻度症状。“我们的主要问题之一是他们对现有药物的使用经验。” Annie Antar 说。

对此,浙大二院表示,在抗病毒方面,医疗队使用阿比多尔和病毒唑进行抗病毒治疗,目前没有临床研究证实抗病毒药物的确实有效性,使用期间需注意药物副作用,使用时间不超过 10 天。对于肺部影像学有进展的患者,推荐使用小剂量激素 3-5 天,可明显改善肺部渗出症状及氧合水平。部分危重患者使用了康复者血浆,但需要进一步研究证实有效性。由于患者的年龄、病情轻重度会有较大差异,目前入住 ICU 的新冠病毒肺炎患者恢复时间为 3 周以上。

"我们所有人都想实践循证医学,但如今的时间表可能不允许我们这样做。" Antar 说。

此外,浙大二院的经验表明,合适的医疗设备会很有帮助。他们去武汉时从杭州带了氧气供应系统、监测仪、超声波、通风设备和防护设备。

Antar 表示,武汉医院有一个关于个人防护装备遵守情况的专门委员会。人们会检查别人是否正确使用它。他们一次只工作 4 个小时,这样他们就不会感到疲劳,他们还成立了一个委员会来支持医疗服务提供者的家庭,包括照顾年迈的父母和送他们的孩子上学。

作为会议的结果,霍普金斯大学的传染病科工作人员要求管理人员制定一项计划,建立、管理和工作人员隔离单位,安塔尔说,“推动采取措施,使之与在中国采取的措施相匹配。”

会后,Annie Antar 为这次会议的 “经验分享者” 写了一封感谢信。

美国顶级医院紧急呼叫中国同行:求分享“靠谱”新冠防治方案

图 | Annie Antar 写来的感谢信

这条新闻被 STAT 报道后,有网友评论称,由科学家来帮助科学家一起拯救全人类,这个画面好美。如果我们一直像这样合作,我们可以取得巨大的成就。

总有一天,大多数人会接受这样一个事实:我们只有一个地球,我们必须共同努力。尽管许多人知道这一点,但我们仍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