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死率全球最低,德国用史无前例的“硬核”禁令阻断传播途径

生物医学
新冠病死率全球最低,德国用史无前例的“硬核”禁令阻断传播途径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20-03-28

2020-03-28

德国的粗病死率为 0.69%,而意大利超过了 10%。
疫情
德国的粗病死率为 0.69%,而意大利超过了 10%。

欧洲和美国,已成新冠疫情的主战场。其战事攸关人类与新冠病毒的这场战争走向。

病死率,是评估抵抗疫情战果的一项关键指标。同处欧洲,意大利和德国在病死率指标上分占两极。截至 3 月 28 日,意大利新冠肺炎累计病例升至 86498 例,死亡病例达 9134 例,粗病死率超过 10 %,居全球首位;反观德国,作为欧洲最早出现本土新冠肺炎疫情的国家之一,尽管德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也高达 50871 例(全球第 5 ),但其累计死亡病例只有 351 例,粗病死率为 0.69%。

在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过万的国家和地区中,德国具有最低的病死率。那么,德国做对了什么?

新冠病死率全球最低,德国用史无前例的“硬核”禁令阻断传播途径

图|截至3月27日,德国新冠疫情形势。(来源: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网站)

大规模检测

疫情初期的大规模检测,或许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

3 月 20 日,一项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研究认为,60% 的新冠病毒感染者可能会表现出无症状或者症状轻微;3 月 16 日,一篇发表在《科学》杂志、由中、英、美研究人员共同完成的研究论文表明,在 1 月 23 日武汉封城之前,在中国所有实际上的感染者中,未记录的新冠病毒感染者占比高达 86%,而这些未记录的感染者因其症状轻微或未表现,是造成疫情迅速蔓延的主要原因,也是疫情初期难以防控的核心。

疫情初期,德国在新冠病毒检测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据外媒报道,德国病毒学家 Christian Drosten 在一次促进新冠病毒研究的活动中表示,“与感染人数相比,德国的死亡人数如此之少的原因可以解释为,我们进行了数量极其庞大的诊断检测。根据过去几天的估计,我们每周要进行 50 万次检测。”

据路透社 3 月 25 日报道,一位德国卫生部发言人表示:“德国正处于疫情的初期,而且我们很早就开始进行检测。” 他表示,德国的病例中轻症较多。

通过大量检测,不仅可以使高危患者在发病之前就可以得到专业的医疗救助,也能使得轻症患者快速获得专业的医疗建议。此外,发现可能无症状的新冠肺炎病例可以大大减缓新冠病毒的蔓延。

同时,大量地、充分地检测,还会让病死率数据更加接近真实情况。

计算病死率的方法很简单,就是用病死人数除以总病例数。但是由于新冠疫情还在发展,这两个数字始终在不断变化,没法计算准确的病死率。所以,目前是通过 “粗病死率” 来估算,即现有病死人数除以已确诊的病例。这种估算准确程度有待考量,但当样本足够大时,其与实际结果相比就不会很悬殊。

由于粗病死率的高低同时取决于死亡人数和确诊人数,当分母更加真实且越大时,粗病死率自然会低一些。由于德国较早就开始对症状较轻的人进行检测,这意味着确诊病例的总数可能比其他国家更准确地描述了病毒在本国的传播情况。

这一方法也适用于韩国,韩国在疫情期间开设了近 600 个检测站,检测了超过 25 万人,每天的检测能力在 1.5 万左右,这也是韩国被认为能够迅速控制住疫情的主要原因之一。

许多公共卫生专家预测,针对新冠肺炎的检测数越多,确诊病例越多,病死率就越低,也就越接近真实情况。

医疗资源家底厚

检测工作只是前哨战。将尽可能多的感染者找出来,采取隔离和追溯亲密接触者等措施,同时对重症患者进行救治,这就是对医疗资源的考验了。

德国的医疗行业相对发达,拥有较高水平的医院以及大约 28,000 张重症监护病床,比欧洲平均水平高出了 1/3,在疫情初期很大程度上满足了重症监护病人的需要。

根据世卫组织 2018 年的数据,德国医院平均每千人有 8 张床位,意大利为 3.2 张,美国为 2.8 张,而中国是 4.3 张。

此外,护士数量也反映了一个国家的医疗质量。美国纽约传染病学家 Kent Sepkowitz 在发表于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一篇评论文章中表示,每 1000 人中的护士数量是一个值得注意的变量。文章分析称,在新冠病毒病例最多的 9 个国家中,拥有护士比例最高的国家也是粗病死率最低的国家。据世界银行的官网数据统计,德国平均每 1000 人就有 13.2 名护士,这一数量远高于其他受新冠病毒影响严重的国家,美国的这一数字为 8.6,意大利为5.9,中国为 2.3。

Kent Sepkowitz 认为,更多的护士可能反映了两个有利因素,首先,护士是医院医疗护理的支柱,尤其是在 ICU 病房内,护士对病人的管理和最终存活都至关重要;其次,那些了解护士重要性的医院和国家,也了解如何提供有效的医疗保障和提升医疗质量。

尽管在医疗资源上拥有厚实家底,但德国并未躺着吃老本。德国政府积极采购医疗物资,从德国精密医疗设备制造厂商德尔格沃克采购 10,000 台呼吸机,从而提高了面对疫情峰值的救治能力。据了解,德国目前呼吸机总数达到了 38000 台。

一把采购 1 万台呼吸机,是什么概念?用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的话来说,“假设采购了 1 万台呼吸机,这还不包括德国现有的呼吸机,如果 10% 的人需要用呼吸机,那么至少可以满足 10 万个病人中极重症患者的需要,德国现在采购呼吸机的规模相当于至少为 10 万个以上发病人数级别而准备的。”

此外,早在 2 月 27 日,德国内政部与卫生部就组建了新冠病毒危机小组,用来调拨资源、提供建议和研究对策,包括德国卫生部长 Jens Spahn、德国病毒学家 Christian Drosten 等在内的专家,以及德国中央公共卫生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KI)等机构的专家,一直在向德国人民普及病毒相关知识,解释政府举措及意图。

而且,自 2 月 24 日 “玫瑰星期一” 狂欢节之后,德国人民也 “安分” 了不少。

德国低密度的居住空间可以减少新冠病毒传播,让疫情高峰缓慢温和地来临,再加上医院救治能力和容量的提高,可以有效减少因为医疗挤兑导致的大规模传播,以及由于重症监护病人集中出现导致的医疗系统崩溃、病死率飙升。

“德国的一个优势是,我们在报告第一例病例时就开始对其进行专业的追踪调查。这为我们腾出了一些时间,来为即将到来的风暴做好准备。” 德国汉堡大学医学院传染病学系主任 Marylyn Addo 表示。

平均年龄仅为 47 岁

“另一个可能的因素是人口结构。到目前为止,我们在德国所应对的感染者平均而言相对年轻。” 德国卫生部发言人表示。

3 月 26 日,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ECDC)在最新一版欧洲疫情评估报告中指出,对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新冠肺炎疫情数据初步分析显示,这些国家中 60 岁及以上患者的死亡风险和死亡人数都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迅速增加。在住院病例中,15% 的病例患有严重基础疾病,其中老年人的病死率更高。

德国中央公共卫生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德国所有检测出新冠病毒呈阳性的人中位年龄仅为 47 岁,有 82% 的病例在 60 岁以下。而有着最高病死率的意大利,据意大利卫生部门披露的数据显示,意大利新冠病毒测试呈阳性的人中 74% 超过 50 岁,在官方统计和公布的确诊病例中,老年人占了相当大的比例。德国患者更年轻,抵抗力更强,粗病死率自然就低了很多。

那么,为何德国的老年人患病比例更低?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相比于意大利,德国的许多老年人几乎没有社交活动。而德国的年轻人却闲不住,德国的早期感染者大都是从奥地利或者意大利滑雪度假胜地返回的年轻人。

史无前例的“社交禁令”

随着疫情的持续发展,德国政府也是颁布了新的管制措施。3 月 22 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宣布全德实行新的管制措施,进一步收紧出行限制,以预防病毒的进一步扩散。

新冠病死率全球最低,德国用史无前例的“硬核”禁令阻断传播途径

图|德国总理默克尔(来源:德国总理官方主页)

德国貌似参考了中国的防控经验。“社交禁令” 要求全国所有人没有充分理由不能出门,公众场合人与人保持 1.5 米以上距离,可以单独外出、与共同居住的人一起外出、或与 1 位非共同居住的人一起外出。此外,除了针对家庭的外卖业务,德国所有仍在经营的餐厅和酒店需关门停业,理发店、美容院、纹身工作室和按摩院等也需全部停业,仍在运营的公司必须为员工提供保护措施。

“这不是建议,而是规定。" 默克尔表示这是德国联邦政府和各个州政府一致达成的共识。该禁令至少持续两周。

“社交禁令”颁布后,德国疫情最为严重的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以下简称 “北威州”)对违反禁令者没有手软,通过罚款的形式对当地人“禁足”,据了解,非家庭成员 2 人以上在公共场所聚集,每人罚 200 欧元;聚众野餐,每人罚 250 欧元;户外组织体育活动,罚 1000 欧元;拿了外卖后,在餐馆 50 米范围内进食,也会被罚 200 欧元。

仍不可大意

但是,随着疫情的持续发展,如果不采取进一步措施阻止病毒蔓延,德国早期所取得的一些成绩可能随着危机进一步恶化而付之东流。许多专家一致同意,随着疫情的发展,在未来数天以及数周,德国老龄人口感染人数也可能会增加,德国新冠肺炎病例的粗病死率可能会上升。

新冠病死率全球最低,德国用史无前例的“硬核”禁令阻断传播途径

图|德国新冠疫情统计,截至 3 月 26 日(来源:Coronavirus-Monitor)

“我们正处于疫情初期,因此现在解除警报还为时过早,这些数字可能会发生变化。” 一位德国卫生部发言人表示。

早在 3 月 23 日,德国海因斯贝格县县长 Stephan Pusch 就发表公开信请求中国援助防护设备。德国北威州是德国境内疫情最严重的联邦州,而海因斯贝格是北威州疫情蔓延的开端。

Stephan Pusch 表示,就海因斯贝格的医院而言,目前很难获得足够的防护物资,剩余的物资仅够使用几天,这将给海因斯贝格地区的卫生系统和民众造成深远的严重后果。Stephan Pusch 在信中说:“作为当地地方长官,我请求中国的支持。” 他还在信中写道,由于中国的医生在处理和控制新冠病毒方面拥有最丰富的经验,他也很希望与中国医生进行专业的经验交流。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