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谷歌量子计算关键人物John Martinis辞职

科学
突发:谷歌量子计算关键人物John Martinis辞职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20-04-21

2020-04-21

根据 WIRED 报道,谷歌量子人工智能实验室(Google quantum A.I. Lab)关键人物 John Martinis 辞职
谷歌
根据 WIRED 报道,谷歌量子人工智能实验室(Google quantum A.I. Lab)关键人物 John Martinis 辞职

距离谷歌在 2019 年 10 月宣布实现量子优越性已过半年,谷歌量子实验室团队今天却被曝光重大人事动荡。

根据 WIRED 报道,谷歌量子人工智能实验室(Google quantum A.I. Lab)关键人物 John Martinis 辞职。

WIRED 称,Martinis 表示,在几个月前,该团队首次验证其量子优越性实验后不久,他就被从领导职位调任为顾问职位。马蒂尼斯对 WIRED 表示,这一变化导致了他与谷歌量子项目的长期负责人 Hartmut Neven 的分歧。

突发:谷歌量子计算关键人物John Martinis辞职

图丨谷歌量子计算硬件负责人,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教授 John Martinis (来源:DeepTech)

Martinis 本月初从 Google 辞职。

Martinis 补充说:“由于我的职业目标是构建出量子计算机,所以我认为辞职是对每个人的最佳选择。”

根据 WIRED,谷歌发言人并未对此事回应异议,并表示公司对 Martinis 的贡献表示感谢,而 Neven 会继续领导该公司的量子项目。

突发:谷歌量子计算关键人物John Martinis辞职

(来源:WIRED)

母公司 Alphabet 在其 X Labs 研究部门设有第二个规模较小的量子计算小组。在领导谷歌量子人工智能实验室期间,Martinis 的另一个身份是 UC Santa Barbara 的物理学教授,因此他也还将继续从事量子计算工作。

谷歌早在 2006 年就搭建了其量子 AI 团队,由此开启了其在量子计算机领域的探索。

2014 年,Martinis 受邀加入谷歌团队,成为谷歌的量子计算硬件首席科学家,负责领导量子计算机的硬件及芯片研究,开始构建量子计算机。两年后,Sergio Boixo 等人的论文发表,谷歌开始将工作重点放在实现量子计算优越性上。

DeepTech 曾有幸采访过 Martinis 教授本人。

当时,Martinis 如此介绍实验室的工作:“我们的实验室有三个主要的研究领域,第一个是研究通用型量子计算机(universal quantum computer),第二个是连续性模拟器(continuous simulator),最后一个则是量子退火(quantum annealer),有点类似 D-Wave 做的事。”那个时候谷歌的量子人工智能实验室的团队大约 20 人。其中,理论研究及硬件设计小组大约各占一半,从研究到电子设计、软件开发、以及打造出直径约一厘米左右的芯片,都是由这群人来完成。

突发:谷歌量子计算关键人物John Martinis辞职

图丨 Hartmut Neven(来源:谷歌)

而上文提到的另一位谷歌量子领袖 Neven,则相对更倾向于软件的部分。2006 年,当时作为谷歌科学家 Hartmut Neven 开始探索新的方向,即用量子计算来加速机器学习的过程,谷歌的量子 AI 团队就此建立。刚开始时,这支团队主要从加拿大量子计算初创公司 D-Wave(包括与 NASA 合作)那里获得了量子硬件上的支持。

直到 Martinis 的加入后,谷歌自有的量子硬件才开始了明显起步。

特别是 2019 年轰动世界的量子计算芯片 Sycamore 的出现,正是诞生在 Martinis 的位于 UC Santa Barbara 的实验室中。

突发:谷歌量子计算关键人物John Martinis辞职

图丨谷歌 quantum A.I. Lab 隐身在圣塔芭芭拉的平凡办公室内(来源:DeepTech)

Sycamore 是一款全新的 54 量子比特处理器,根据团队发表在 Nature 的论文“Quantum supremacy using a programmable superconducting processor”,Sycamore 处理器将有能力在 200 秒之内完成目标计算,而这样的计算效果相当于当前世界最快的超级计算机上持续计算 1 万年。由此,谷歌宣布实现量子优越性,即证明量子计算在某些问题上的处理能力超过经典计算机。

当时,谷歌 CEO Sundar Pichai 在接受《麻省理工科技评论》采访时表示:“此次事件就像莱特兄弟发明飞机一样。虽然飞机第一次试飞只飞了 12 秒钟,看起来没有实际用处,但它证明了飞机飞行的可能性。”

尽管这一成绩在当时受到了部分来自竞争对手 IBM 的质疑,但 Pichai 表示,这一里程碑肯定了他的信念,即量子计算机有一天可能会解决诸如气候变化之类的问题。

突发:谷歌量子计算关键人物John Martinis辞职

图丨谷歌的 Sycamore 量子芯片(来源:谷歌)

需要指出,证明了量子优越性离实用化的量子计算机诞生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而芯片和软件,正是实用化量子计算机最重要的两个技术挑战,目前量子计算领域的竞争主要集中在量子芯片上,对于构建实用化的量子计算机,Martinis 曾表示:“我觉得我们掌握了如何扩展到数百甚至数千个量子比特的方法。”

NewScientist 曾发表伦敦自由作家 Douglas Heaven 的一篇文章分析,"谷歌以放弃自己不感兴趣的项目而闻名。通往可行的量子计算机的道路是漫长的,但我们必须坚持下去。"

突发:谷歌量子计算关键人物John Martinis辞职

图丨 John Martini 身后的门推开就是实验室(来源:DeepTech)

Martinis 的离开,会在多大程度影响谷歌的量子计算硬件开发仍待观察,但相信 Martinis 仍会在该领域做出贡献。

事实上,早从上世纪 80 年代开始,Martinis 本人就一直在从事量子相关研究。例如在 2010 年,他和同事观测到的 “量子鼓” 现象被 Science 评为当年的最重大科学突破,2015 年,他还带领团队研制出首个能检测并纠正其自身错误的量子装置。

离开谷歌之后,不知这位大神是否还会加入到其他有志于发展量子计算硬件的巨头或创企,或者是全身心地留在学术界。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