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的蝴蝶效应:麻疹死亡人数激增

生物医学
新冠病毒的蝴蝶效应:麻疹死亡人数激增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20-04-21

2020-04-21

世界卫生组织(WHO)正在担心另一种古老病毒可能会出现更大规模暴发:麻疹
病毒 科学
世界卫生组织(WHO)正在担心另一种古老病毒可能会出现更大规模暴发:麻疹

当人们的注意力都被新冠病毒 COVID-19 蔓延全球所吸引时,世界卫生组织(WHO)正在担心另一种古老病毒可能会出现更大规模暴发:麻疹。

早在 COVID-19 到来前,非洲的刚果民主共和国(刚果(金))就已经饱受麻疹的摧残。自 2018 年 10 月以来,这个人类熟悉的古老病毒已经夺去了当地 6500 多名儿童的生命,目前仍在蔓延。而新冠疫情的到来势必给当地卫生系统带来前所未有的打击,让原本就无比艰巨的麻疹控制工作雪上加霜。

WHO 非洲办事处的流行病专家 Balcha Masresha 表示,“自 2018 年以来,我们一直在追踪病毒的蔓延。这可能是自 1963 年出现麻疹疫苗以来,一个国家出现的最大规模的有记载的麻疹暴发事件。”

事实上,麻疹暴发不仅局限在非洲。近五年来,凭借着极强的传染性,一度被疫苗和群体免疫压制的麻疹病毒开始在全球多个国家频繁出现,隐隐有卷土重来之势。

新冠病毒的蝴蝶效应:麻疹死亡人数激增

图 | 过去 40 年的麻疹病例报告,2019 年的预测值超过了过去 20 年(来源:Nature)

数据显示,仅 2018 年一年,全球因麻疹死亡人数达 14 万,报告病例相比 2016 年增加了 58%。就连美国和意大利等富裕国家也出现了值得注意的聚集性暴发,原因是很多家长拒绝为孩子接种疫苗,曾经实现的群体免疫由于免疫人群比例下降而出现了漏洞。

更别提诸如刚果(金)这样的贫穷国家,他们因为资金不足、卫生系统糟糕等原因,更加难以获得疫苗和医疗资源,即使在 WHO 等组织的帮助下采取控制措施,也很难全面阻止疫情蔓延。

目前随着 COVID-19 成为全球大流行传染病,开始在非洲传播,并且吸引了绝大部分公共卫生资源,已有 23 个国家暂停了麻疹疫苗接种活动。这极有可能造成全球范围内患病人数大幅增加,甚至达到 20 年以来的最高点。

不容忽视的致命病毒

在贫穷国家,麻疹病毒是不可小觑的杀手,尤其跟营养不良和维生素 A 缺乏症一起出现时。据 WHO 不完全估算,麻疹在发展中国家的死亡率约为 3%-6% 左右,在最严重的疫情中心甚至可能高达 30%。

它会导致肺炎、腹泻和脱水等致死性并发症。康复者也可能会出现失明、听力受损或脑损伤等后遗症,自身免疫系统还会在感染后数月到数年内无法正常工作,容易感染上其他疾病,对于儿童来说尤其危险。

麻疹病毒的传染性极强,很少有未接种疫苗的人免于感染,因为病毒可以在空气中传播并存活数小时。

我们可以用基本传染数(R0 值)横向对比一下,同样在非洲肆虐的埃博拉病毒 R0 值是 1.5-2.5,COVID-19 新冠病毒的公认 R0 值在 2-3 左右(尚未完全确认),而麻疹病毒的 R0 值高达 12-18,即一个感染者平均可以传染 12-18 个人。

通常来讲,想要完全预防麻疹需要注射两剂疫苗,少一剂就会让保护力度大大折扣。然而贫穷国家的孩子能得到一剂就算是幸运的了。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研究显示,在刚果(金),2018 年只有 57% 的儿童接种了一剂疫苗,免疫屏障非常脆弱——面对强悍的麻疹,实现群体免疫需要 92%-95% 的人携带有效抗体——这为疫情暴发创造了理想环境。

在其他较为富裕的国家,麻疹病例也会偶尔出现。不同于贫穷国家的快速暴发,它会慢慢从几个零星病例,变成十几个,再发展成千上万个。这是因为随着更多儿童家长拒绝接种疫苗,这些国家的群体免疫比例会逐渐下降,从 95% 下降到 70% 需要数年时间,麻疹疫情的事态也会像温水煮青蛙一样慢慢变糟。

以乌克兰为例。在 2008 年,一名儿童因其他疾病去世,但去世前接种过麻疹疫苗,因此被认为是疫苗致死。从此之后的八年之内,该国的麻疹疫苗接种率从 95% 急速下降到 31%。随后便在 2017 年出现了麻疹大暴发,至今已反反复复持续近 3 年,导致逾 11 万个病例,41 名儿童死亡。

另外在南美岛国马达加斯加,由于疫苗短缺导致的麻疹疫情已经持续两年,造成 24 万多人感染,超过 1000 人死亡。

新冠病毒的蝴蝶效应:麻疹死亡人数激增

图 | 乌克兰、刚果(金)、马达加斯加和菲律宾的麻疹病例数据(来源:Nature)

复杂情况

生活在中国的我们似乎难以理解普及疫苗的困难性,但对于刚果(金)这样的国家来说,大规模接种疫苗是一个难以实现的梦想。

首先,大规模接种必须有充足的资金和供给,在疫苗上消耗本就不充裕的资金会让财政状况雪上加霜,而依赖各种国际基金会的捐赠又不具备持续性,还会招来附加的政治条件。以前曾出现过多次因政府资金不足而取消的疫苗接种计划。

其次,大规模接种极其考验物流运输和物资调配能力。在运输过程中,疫苗必须保存在 2°C 至 8°C 之间,这在刚果(金)频繁的停电和炎热的环境中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很多偏远或处于战争的地区必须用直升机才能运输。即使运到了,也要考虑当地诊所的储存条件。

更关键的是,很多偏远地区缺乏合格的医护人员,尤其当埃博拉、霍乱和麻疹等多种传染病同时出现的时候。由于麻疹疫情已经趋于常态,它的处理优先级比其他疾病更低。

各种复杂情况交织在一起,导致麻疹疫情在刚果(金)等贫穷国家肆虐多年。据 WHO 估算,过去 10 年里,该国约有 35 万例病例和 6500 人死亡。而一家巴黎无国界医生组织则认为,该国疫情更加严重,因为很多人没有办法去医疗中心求助或看病,因此没有统计在内。

“死亡率也不可靠,因为麻疹会对康复者的免疫系统造成长久影响,更容易感染其他疾病,” 流行病学家 Francisco Luquero 解释称。

根除麻疹希望渺茫

事实上,针对麻疹病毒的研究从未停止过,而且不同于埃博拉等病毒,它没有动物宿主,存在有效疫苗,所以完全根除并非无法实现。

澳大利亚生物公司 Vaxxas 正在研发的最新麻疹疫苗已经使用了微阵列贴片技术,上面有数百根微小针头,每根都携带少量冻干疫苗,贴在皮肤上轻轻按压就可以在 5 分钟完成接种,安全高效,很适合在不发达地区使用。

新冠病毒的蝴蝶效应:麻疹死亡人数激增

图 | 一种用于接种麻疹疫苗的微阵列贴片(来源:Georgia Tech)

然而由于资金缺乏,这项研究已经陷入困境。由于研发尚未完成,原计划于 2020 年底进行的临床试验很可能无法如期推进。

除了受 COVID-19 影响,像是小儿麻痹症等疾病的研究也制约了麻疹疫苗的研究——大家都在争夺慈善组织和基金会拨给疫苗研发领域的资金。

早在 2010 年,WHO 免疫战略咨询专家组(SAGE)就宣布麻疹可以且应该被彻底根除,但并未设立目标日期。自那时起,倡导者一直在游说 WHO,希望可以像对待天花一样,发起一场设立期限的全球消灭麻疹运动。

但实际情况并不乐观,如今全球一剂麻疹疫苗的接种率只有 86%,两剂疫苗接种率不足 70%,这一数据已经停滞近 10 年。很多国家甚至尚未开展普遍的第二剂疫苗接种运动,仍停留在推动第一剂的阶段。

这次的 COVID-19 大流行进一步打击了麻疹控制工作。

因为各国卫生系统正忙于应对最新疫情,SAGE 咨询组已经在 3 月 26 日建议各国暂停所有预防性大规模疫苗接种活动,包括麻疹。现在有 23 个国家已经暂停,更多国家可能跟随。这意味着约有 7800 万儿童无法按计划接种疫苗。

新冠病毒的蝴蝶效应:麻疹死亡人数激增

图 | 中国两剂麻疹疫苗接种率(MCV1 和 MCV2)(来源:观察者网 / WHO)

值得庆幸的是,WHO 公布的中国麻疹疫苗接种率(两剂)近年来都稳定在 99% 以上,疫情总体控制在较低水平(2/10 万左右),基本不用担心麻疹会大规模出现。

对于很多贫穷国家来说,保护弱势人群免于 COVID-19 的威胁是首要工作,但暂停麻疹疫苗势必造成危险的 “免疫空白”。目前研究人员还不清楚 COVID-19 对麻疹控制的影响程度,没有足够的数据和模型可供分析,相关研究正在进行中。

可以肯定的是,很多国家必须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结束后立刻恢复麻疹疫苗接种工作,还要做好迎接更大挑战的准备,任务十分艰巨。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