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避免办公室“疫情危机”?韩国迄今最大聚集性感染事件反思

生活文化
如何避免办公室“疫情危机”?韩国迄今最大聚集性感染事件反思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20-05-03

2020-05-03

新冠肺炎疫情仍未平息,但复工复产已是迫在眉睫。
疫情
新冠肺炎疫情仍未平息,但复工复产已是迫在眉睫。

新冠肺炎疫情仍未平息,但复工复产已是迫在眉睫。

复工复产后,如何防止办公室内部出现新冠病毒聚集性感染?发生大规模感染后又该如何安全有效应对?这是我们每个人都关心的问题。

一起韩国首尔市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 “聚集性感染” 事件,或是一个很好的参考案例。

相关研究论文将在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开放获取的同行评审期刊《新发传染病》(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杂志上发表。论文作者来自韩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首尔市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首尔市政府、首尔市健康基金会和翰林大学医学院。

3 月 8 日,首尔市政府接到通知,一名在 X 楼呼叫中心工作的员工感染了新冠病毒,这在全球累计确诊已超 300 万例新冠肺炎病例的背景下,似乎并不是一个很大的新闻。

但值得注意的是,自 2 月 22 日 X 楼内首位新冠肺炎病例确诊以来,已经有共计 97 名员工相继确诊,其中有高达 94 例出现在 X 楼 11 层的办公室内,感染率达到了惊人的 43.5%(11 层内只有 216 名员工)。

如何避免办公室“疫情危机”?韩国迄今最大聚集性感染事件反思

图|X 号楼不同楼层内新冠病毒感染情况。(来源:CDC)

随后,韩国疾控中心和首尔市政府立即对 X 楼实施了封锁。

首尔市市长朴元淳表示,这是首尔市迄今为止发生的“最大规模聚集性感染”。首尔市聚集了韩国近一半人口,九老区位于首尔市西部,是旅韩华侨华人的主要聚集区之一。

但在针对性实施一系列检测、跟踪、隔离等措施后,X 楼员工及其员工家属后续并未出现大规模感染。其中经验与方法,值得我们参考借鉴。

及时检测与紧急隔离

X 楼位于首尔市最繁华城区之一的九老区,楼高 19 层,1 至 11 层为商业办公区,13 至 19 层为公寓住宅区。呼叫中心共有 811 名员工,分别分布在 7 至 9 层和 11 层。员工通常不会在 4 个楼层之间走动,呼叫中心也没有供员工吃饭的餐厅。

3 月 9 日,韩国疾控中心与首尔市、仁川市和京畿道地方政府成立了一个联合应对小组,共同启动了一项跟踪此次聚集性感染相关人员的流行病学调查。

此次调查对象为 2 月 21 日到 3 月 8 日期间出现在 X 楼的所有人,包括 922 名商业办公区的员工、203 名公寓住宅区的居民和 20 名游客,共计 1145 人。

据论文作者表述,他们共计对 1143 人(922 名员工、201 名居民和 20 名游客)进行了即时逆转录-聚合酶链式反应(RT-PCR)检测,累计确诊 97 例(9 层确诊 1 例、10 层确证 2 例、11 层确诊 94 例)。其中,有 89 例为有症状者,4 例为无症状者,还有 4 例在 14 天隔离期内出现新冠肺炎症状。

第一例确诊病例来自 10 层(从未去过 11 层),在 2 月 22 日当天发病;第二位确诊病例来自位于 11 层的呼叫中心,于 2 月 25 日出现新冠肺炎症状。论文作者称,X 楼的居民和员工经常在一楼大厅或电梯内接触,但他们无法确认第一个新冠病毒传播者来自哪里。

如何避免办公室“疫情危机”?韩国迄今最大聚集性感染事件反思

图|呼叫中心 “聚集性感染” 暴发曲线,不包括无症状病例。(来源:CDC)

论文作者将检测结果为阳性的感染者分为有症状(symptomatic)和无症状(asymptomatic)病例,以及检测时为阳性但无症状、14 天隔离期内出现症状的病例(presymptomatic case-patient);并对检测结果为阴性的所有人进行随访和复检,直到隔离期结束。

他们还针对已确诊病例的 225 位家属进行为期 14 天的隔离观察。在 225 位已确诊病例家属中,共计有 34 位确认被感染新冠病毒,且全部来自检测时有症状病例,二次感染率为 16.2%。

此外,在 3 月 13 日至 16 日期间,他们还向曾在 X 楼附近停留超过 5 分钟的人发送短信(共计 16628 条),以警示这些人避免与其他人接触,并去附近的检测中心进行新冠病毒检测。

高感染率寻因

此次聚集性感染事件表明,新冠肺炎在如呼叫中心等拥挤的办公场所内极具传染性,高密度的工作环境可能成为传播新冠病毒的高危场所,并可能成为进一步大规模传播的源头。尤其值得注意的是,11 层内的 94 例确诊病例的工位几乎都位于办公室的同一侧。在 2002-2003 年 SARS 疫情期间,也出现过多起类似的聚集性感染事件。

如何避免办公室“疫情危机”?韩国迄今最大聚集性感染事件反思

图|X 号楼 11 层的平面图,蓝色表示确诊病例的座位。(来源:CDC)

论文作者认为,与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是感染新冠病毒的危险因素。尽管 X 楼内部不同楼层的工作人员可能会在电梯和大厅内有所接触,但此次大规模感染的暴发几乎仅限于 11 层。这或许可以表明,互动(或接触)时间的长短可能是促使新冠病毒进一步传播的主要原因。

一项来自美国多个卫生部门的共同研究证实了这一论证,在 445 名密切接触者中,家庭成员被感染的概率为 10.5%。同样,在此次首尔市聚集性感染事件中,有症状病例的家庭成员感染率为 16.5%,这与上述研究结果也一致。

此前的相关报道认为,无症状病例与有症状病例同样具有传染性,北海道大学医学研究生院、大阪公共卫生研究院的一项研究认为,无症状病例占比高达 30.8%。此次论文作者对无症状病例的占比和传染性提出了质疑:在本次研究中,无症状病例仅占 4%,且没有出现被感染的病例。

但是,较早的大规模检测会使得无症状病例可以及时与其家庭成员隔离,这可能是无症状病例在此次聚集性感染事件中不具备 “感染能力” 的原因之一。

论文作者认为,确定办公室内不同工位上的员工出现症状的时间,有助于了解新冠病毒在人群密集区的实际传播情况。同时,早期的强制隔离以及大规模检测有助于阻断新冠病毒在办公室内部的传播。

有针对性的预防策略有助于保护复工复产后的办公室工作人员。

需要承认的是,这项研究还存在一定的局限性。比如,无法确定第一个新冠病毒传播者来自哪里,以及未能获取所有确诊病例的全部临床信息。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