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 ARM中国抢经营权大战内幕曝光!吴雄昂与英国总部分别回应

商业
独家 | ARM中国抢经营权大战内幕曝光!吴雄昂与英国总部分别回应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20-06-10

2020-06-10

ARM中国抢经营权大战内幕曝光!
商业
ARM中国抢经营权大战内幕曝光!

日本软银集团旗下的英国芯片 IP 巨头 ARM 与中方合资的 ARM 中国公司,人事内斗戏码就像茶壶里的风暴般被掀开,且演变成 “抢公章” 和经营权争夺战。

问芯Voice 在 10 日取得英国 ARM 总部与 ARM 中国 CEO 吴雄昂针对此事件的独家回应,且有业界重量级人士分析英国 ARM、ARM 中国双方走到今日 “互呛” 局面的两大“地雷点”。

独家 | ARM中国抢经营权大战内幕曝光!吴雄昂与英国总部分别回应

英国 ARM 回应:

“ARM 公司与厚朴投资最近共同在安谋中国董事会决定,罢免吴雄昂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决定符合安谋中国的最大利益。该决议于 2020 年 6 月 4 日举行的 ARM 中国董事会上达成,全程由位于中国上海的中伦律师事务所的指导下进行。

基于举报人以及数位在职、离职员工的投诉,经过调查发现,美国公民吴雄昂的行为危害到了 ARM 中国的发展、公司股东以及利益相关者的利益。从多个渠道获得的证据表明,吴雄昂未对公司披露他已经构成的利益冲突,以及违反公司准则的行为。董事会认为,罢免吴雄昂是一个负责任的决定,符合道德标准,能够确保 ARM 中国长期稳定和业务发展。”

独家 | ARM中国抢经营权大战内幕曝光!吴雄昂与英国总部分别回应

吴雄昂对问芯 Voice 回应:

“我本人对于 ARM 中国的职务并不恋战,但这个合资公司的股东、团队都是我一手建立的,我有责任把整个事件好好的收尾。”

一位与英国 ARM、ARM 中国两方都十分熟识的人士对问芯Voice 分析,这次激烈冲突的引爆点虽然是“人事批斗”,但远因可归咎于两个埋藏已久的“地雷”。

地雷一:ARM 中国已经成为英国 ARM 眼中的“脱缰野马”。

ARM 中国的股份结构是中方投资者持有 51% 股权,ARM 持有 49%股权,ARM中国的主要中方投资伙伴是厚朴投资牵线的厚安创新基金。

独家 | ARM中国抢经营权大战内幕曝光!吴雄昂与英国总部分别回应


独家 | ARM中国抢经营权大战内幕曝光!吴雄昂与英国总部分别回应

ARM 中国自从 2018 年 5 月成立以来,一直秉持且对外传递一个中心思想:ARM 中国是一家未来要独立上市运营的公司,不能被任何单一公司所控制,当然也不能被 ARM 总公司控制,唯有如此,ARM 中国才能成为一家真真正正独立自主的中国公司。

可是,英国 ARM 可不是这么想的。ARM 中国对于英国 ARM 而言,就像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儿子长大了到海外发展后,他终究是自己 “血脉相连” 的亲生子嗣,还是要听父母的话,尊重父母的意见。

ARM 中国想要有独立自主的控制权,但是英国 ARM 不想放手,成为吴雄昂在这两年期间,夹在 ARM 与 ARM 中国之间的最大的矛盾。

这个矛盾点,随着这一年来中美关系冰冻后,加上内部人事斗争的催化,逐渐让矛盾点演变成无法修补的深刻裂痕,最后终于演变成双方激烈攻防的经营权争夺大战。

在中美关系紧张下,英国 ARM 的态度对于 ARM 中国的立场变得非常的保守,但是吴雄昂在很多重要决策上还是想要冲刺,双方冲击加深。

再者,ARM 这几年在全球的经营面遇到不少困难点,今年的全球疫情重挫手机市场销售,更让很多问题浮现。

首先,ARM 是全球手机处理器 IP 市场龙头,但全球手机销售趋缓,是不争事实,尤其在中国市场上,华为是 ARM 中国非常重要的客户,这次华为成为中美关系之间的牺牲品,别说是 ARM 中国,连台积电站在中间都这么为难。

但是,不像台积电的应用和业绩来源如此的分散化,对于 ARM 中国而言,华为是非常重要的客户和业绩来源,中美一冷战,ARM 中国也受了不少波及。

再来,在新应用方面,ARM 一直想攻下数据中心领域,但英特尔在此领域的势力几乎是无法被撼动; 布局多年的物联网领域上,中国 RISC-V 阵营这几年气势如虹,基于芯片独立自主开发的挑战不断袭来,也是 ARM 阵营一个很头痛的问题。

独家 | ARM中国抢经营权大战内幕曝光!吴雄昂与英国总部分别回应

地雷二:文化差异:英国绅士 v.s. 美式作风+中国狼性

在 ARM 总部发出的声明稿当中,提到吴雄昂特别强调是“美国公民”。

一直以来,吴雄昂领导下的 ARM 中国与传统的 ARM 文化有着很大不同。总部位于英国剑桥的 ARM,就像是一个典型传统的英国绅士,在智能手机的热潮下演出小兵立大功的传奇故事,ARM 文化非常英国派的温文儒雅。

但是吴雄昂不一样,他出生南京,在美国求学、创业,在商场上他是典型美式作风,决策明快且执行力非常强,他所领导的业务团队在中国商场上有非常显明的 “狼性” 作风。

有人举个例子,要做一个小决定,中国公司不用三分钟就拍板,ARM 要来来回回想足三个月才能决定。

当 “英国绅士” 遇到 “美式作风” 与“中国狼性”混合的吴雄昂,自然是冲突不断。

吴雄昂在 ARM 负责业务已有超过 15 年了,当他还只是 ARM 底下的一个 regional head 的时候,问题还不会显现。

但是,当他变成一家由 ARM 衍伸出来的 ARM 中国的最高领导人,并且积极要争取 “独立自主” 时,对于 ARM 而言,彼此的嫌隙越来越大,逐渐演变成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而吴雄昂也变成 ARM 眼中一个很头痛的人物。

来回顾一下整个经营权大战的过程。

2020 年 6 月 4 日,ARM 中国召开的董事会中,任命 ARM 中国旗下的两位副总裁 Ken Phua 和 Phil Tang,为 ARM 中国的临时联合首席执行官,接替原本吴雄昂担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职务。

独家 | ARM中国抢经营权大战内幕曝光!吴雄昂与英国总部分别回应

然而,ARM 中国抗议表示,4 日所召开的董事会并非经过合法程序所召开,因此该次会议属于不合法的无效决议。

因为业界流传一份盖有 ARM 中国公章的声明,传出是 4 日董事会召开后,抢赢公章的人盖的,但公章的印记又盖得非常模糊不清,业界将此称为“抢公章门”。

独家 | ARM中国抢经营权大战内幕曝光!吴雄昂与英国总部分别回应

到了 6 月 10 日,也就是今日,ARM 中国再度发声明指出,吴雄昂会继续履行董事长兼 CEO 职务,公司营运正常且对中国客户和产业伙伴的支持与服务也一如既往。

虽然英国 ARM 的态度非常重要,但是 ARM 中国的股权中,英国 ARM 只有 49% 股权,中方掌握 51%,因此,中国投资方到底挺不挺会非常关键。

根据 8 日傍晚英国 ARM 发出声明稿提到罢免的决定,是“ARM 与厚朴投资共同决定”、“符合 ARM 中国最大利益”,这似乎又暗示了中国投资方的意向是与英国 ARM 站在同一方。

这当中也有一些很奇怪的点,像是吴雄昂发声明表示他仍是 ARM 中国的独立法人代表,因此根据法规可以继续履行董事长和 CEO 职务,如果没有中方大股东的支持,这似乎是办不到的,或是当中还有一些外人所不知的未解之谜,都让这场经营权争夺战更为扑朔迷离。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