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杨功焕:如何评估特朗普“退群”世卫组织

生活文化
专访杨功焕:如何评估特朗普“退群”世卫组织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20-06-15

2020-06-15

如何理解美国国内疫情与其退群世卫组织的关系,DeepTech 专访了身在纽约的前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杨功焕
世界卫生组织
如何理解美国国内疫情与其退群世卫组织的关系,DeepTech 专访了身在纽约的前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杨功焕

美国的新冠疫情正在经历一波小高峰。6 月 13 日,美国单日新增确诊病例 2.5 万多例,已是连续 4 日新增确诊病例高于 2 万例。据约翰 · 霍普金斯大学疫情数据分析显示,截至 13 日,美国至少 13 个州每日新增病例呈上升态势,与前一周相比增幅超过 10%。

从 3 月 16 日,美国新增确诊病例首次突破千例算起,至今马上就要满 3 个月了,但数据显示,其疫情并未控制住。如用同样的新增数据起点来比较,中国是在 1 月 27 日新增确诊病例首次破千,至 3 月 6 日新增确诊病例降为两位数(99 例,此后一路下降),历时 40 天。来自官方的表述是,中国花了两个月就控制住疫情了。

疫情长期失控让特朗普政府头疼不已。截至 6 月 15 日,美国国内新冠确诊超过 216 万,死亡接近 12 万。考虑到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抗议活动以及总统大选临近的大背景,在特朗普眼里,或许 “退群” 世卫组织是一副好牌。

在本国疫情态势严峻的态势下,美国总统特朗普在 5 月 29 日称,美国将终止与世界卫生组织的关系,并将向该组织缴纳的会费调配至别处。其理由是,世卫组织在病毒问题上“误导世界”,且拒绝执行美方所要求的改革。

此举在国际社会和美国国内招致批评,引发国际上广泛忧虑。欧盟敦促他重新考虑这一决定,德国卫生部长称美国这一举动“令人失望”。美国国内声音也认为,此举可能会阻碍新冠病毒疫苗的研发。前世卫组织代理总干事安德斯 · 诺德斯特罗姆(Anders Nordstrom)说,此举在人类需要团结之时,会加剧政治紧张局势。

《纽约时报》也评论说,特朗普的这一声明是他将新冠病毒传播归咎于中国和世卫组织做法的一个重大升级,以转移人们对其应对危机不力、导致美国超过 10 万人死亡的指责。

世卫组织是负责全球公共卫生的联合国机构,成立于 1948 年,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迄今,世卫组织最大的历史贡献是彻底消灭了天花,以及推广儿童疫苗接种,近年来重点关注了艾滋病毒 / 艾滋病危机。在新冠疫情中,世卫组织提供战略规划、技术指导和实地技术支持,它促进了政治对话,甚至是发起者。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即使是世卫组织的支持者也认为,此次疫情中,世卫组织的表现有待提高和完善。

世卫组织共有 194 个成员国,在全球各地设有 150 个办事处,每年经费预算达 48.4 亿美元,其中美国在去年缴纳会费超过 4 亿美元。按照此前约定,美国如若退出该组织,需要提前一年通知。

那么如何理解美国国内疫情与其退群世卫组织的关系,DeepTech 专访了身在纽约的前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杨功焕,她曾于 1999 年到 2002 年间,在世界卫生组织总部无烟草行动部门(TFI)工作。杨功焕认为,美国公共卫生实力足够强大,无需世卫组织支持,反过来世卫组织离开美国的支持会损失很多。

她建议,各方应该摒弃政治因素,平心静气地来回顾梳理,以便改进公共卫生工作。

专访杨功焕:如何评估特朗普“退群”世卫组织

图 | 美国每日新增确诊病例仍然维持高位。(来源:Our World in Data)

DeepTech:世卫组织说目前疫情更加严重了,你怎么看?美国新增确诊仍然高达一两万,为何这么长时间新增患者持续在四位数?

杨功焕:目前作为全球大流行的新冠,总的来说呈现一个十分复杂的态势。从世卫组织提供的疫情图来看,有些地区如东南亚、南美、非洲的疫情上升,但在亚洲一些国家、其次在欧洲已经呈现下降趋势了。

对于北美,特别在美国,总的疫情还是呈现缓慢下降的趋势。曾经疫情最严重的州,如纽约、新泽西、麻省下降趋势比较明显,有些州在 5 月才开始下降。但有几个州,特别是加州,一开始控制得比纽约好,但新增病例和死亡病例始终呈现胶着状态,并没有下降,而明尼苏达州的疫情还有点回升。美国之所以呈现这样多样化的局面,可能是由于国家大,每个州的防疫政策及其执行都有差别,所以表现出不同的态势。

美国的新增确诊病例数仍然高达 1-2 万,积极的一面确实是检测范围扩大,但疫情还在很多地区没有控制住。

DeepTech:在你看来,美国和世卫组织脱钩会有怎样的影响?如果美国政府与世卫组织脱钩,美国疾控中心还能不能参与世卫组织的工作?

杨功焕:美国和世卫组织脱钩,直接影响当然是美国每年 4.5 亿美元的资助没有了,对世卫组织的工作当然有影响。而且世卫组织的工作人员和技术专家很多来自美国,并与美国疾控中心有很多协作。美国疾控中心作为美国政府机构是否还能参与世卫组织工作,我不清楚,可以比对教科文组织中,美国退出后是哪种情况。(DeepTech 注:近年来美国接连继退出巴黎协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移民问题全球契约等多个国际组织。2019 年年初,美国正式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其理由包括美方拖欠会费不断增加,教科文组织带有“反以色列偏见”,需要根本性改革。然而即使退出该组织,美国仍然需要遵守由该组织发起的公约,比如美国曾签署公约,承诺在发生武装冲突时不损害文化遗产。)

DeepTech:美国现在的公共卫生工作能不能离开世卫组织?或者说世卫组织的哪些工作离不开美国的支持?

杨功焕:美国有很多优秀的公共卫生专家,也有很强的公共卫生工作传统,过去在很多方面也取得了很多成就。美国疾控中心虽然在这次疫情中的表现也很差劲,但美国的公共卫生工作,我想倒不一定非要有世卫组织的支持才能进行。反过来,世卫组织的很多工作都有美国的专业支持。以前世卫组织的很多技术工作,都有美国疾控中心和美国大学的专家提供技术指导。

DeepTech:美国一直在指责世卫组织过于迁就中国,或者说对中国妥协,但有媒体也指出“世卫组织履行了自己的责任,尽管不完美但也无可厚非,特朗普只是在借题发挥转移注意力”。在你看来,世卫组织的表现是否是忠于职责的?

杨功焕:世卫组织确实有一些做得不够的地方,如果我们摒弃政治因素,平心静气地来回顾梳理,才能改进工作,更好地应对新发传染病的流行。但是现在有很多政治因素参与其中,就很难评论了。

DeepTech:美国在此次疫情应对最大的问题在哪里?有媒体评论说,特朗普政府在应对上的重大缺陷,正是因为没有听从世卫组织的建议。你是否认同这个说法?

杨功焕:美国的疫情发展成这样有很多原因,我不认同仅仅是没有听从世卫组织的建议。这两天《纽约时报》也在检讨美国疾控中心的失误,其实一开始,一月份从武汉有很多航班飞到意大利、西班牙、法国、德国以及美国。当初世界上确实没有想到武汉已经有新冠在流行了。

我想大家不会忘记,当时中国的专家一直在媒体上告诉大家,没有人传人。1 月 23 日封城前,报告的病例也只有 100 多例。这个时候这些国家都轻忽了疫情,也不仅仅是美国。

据我在美国的观察,1 月末到 2 月中旬,虽然美国关闭了中国的航班,但没有停止从欧洲来的航班,事实上疫情已经在世界流行。这些病例进入美国,已经造成了美国很多地方特别在大城市出现社区传染。纽约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而美国疾控中心在追踪传染源上、发展检测试剂上都出了问题。特朗普政府也是太关注经济,美国疾控中心一说疫情严重,他就发火,当时社会轻忽疫情,等等。

另外,美国对这个疾病的认识的知识传播也不到位,一直说只是一个大号流感,不提倡戴口罩…… 最后,就像山火,才开始是容易扑灭的,但社区聚集性感染已经在多点形成,山火成了气候,就很难控制了。

所以说,对不同国家的疫情控制不能简单说好还是不好,需要仔细回顾过程,找出原因。我还是要说,如果我们摒弃政治因素,不要互相攻击,平心静气分析原因,我们会找到未来改进的方向,如果加上政治因素,就会抓到一点不及其余,这样于事无补,对控制疫情不利。

DeepTech:目前看来,世卫组织在疫情应对上还有哪些可改进的空间?面对特朗普退群,世卫组织能怎么应对?

杨功焕:我想如何改进,可能需要世卫组织内部进行讨论。美国已经退出了联合国下的教科文组织,国际组织仍然要运转,未来如何,也要取决于世卫组织自己如何做,打败你的从来不是别人,而是你自己。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