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电信:禁用华为堪比“世界末日”,将导致30亿欧元损失

商业
德国电信:禁用华为堪比“世界末日”,将导致30亿欧元损失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20-06-22

2020-06-22

“排除一个供应商会降低我们的灵活性,我们反对实行全面禁令”
华为 商业
“排除一个供应商会降低我们的灵活性,我们反对实行全面禁令”

近日,德国《商报》获得了德国电信(Deutsche Telekom)的一份内部文件,其中描述了公司预计的最极端情况:若以华为为代表的中国供应商被禁用,德国电信将不得不花费长达五年的时间将所有设备从现有网络中移除,这至少将导致 30 亿欧元损失。

在德国电信的现有网络中,华为设备占比约 50%,因此这种情况在文件中被称作“Armageddon”,意思是损失惨重的灾难性后果,堪比“世界末日”。

据称这份文件来自于一场德国电信和华为的高层会议。报告概述了美国向盟国持续施加的压力,要求将华为等中国设备供应商排除在 5G 网络之外,并且对禁用华为进行了详细地案例研究和损失评估。

由于德国政府持有德国电信的一部分股份,因此其案例研究对政策制定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对其他电信公司也有参考价值。在回复媒体置评请求时,德国电信和华为发言人均未明确答复文件内容是否属实。

“在目前的 4G 网络中,大部分华为和爱立信设备被用于天线上。搭建 5G 网络依赖现有 4G 设备,如果完全在 5G 中禁用华为,就意味着我们要移除所有华为 4G 设备,”德国电信发言人表示,“这样做会让德国在 5G 扩张中大幅落后,大部分地区会因设备拆除而暂时失去 4G 服务。”

6 月 17 日,德国电信董事会成员兼总经理德克 · 沃斯纳(Dirk Wössner)宣布,公司已经完成阶段性 4G-5G 升级项目,正式开始在德国部分城市提供 5G 服务,试点地区涵盖总人口的 20%,预计在 7 月中旬提升到 50%。

据称华为和爱立信均以供应商的身份参与了升级项目——因为现有网络广泛使用了两家的 4G 设备。

鉴于德国目前仍未确定是否允许华为进入 5G 网络,尚不清楚德国电信有没有与华为签订 5G 合同,以及是否在 5G 升级项目中使用了华为设备。

迫不及待的德国电信

默克尔政府 2019 年一度传出要给华为开绿灯的信号,允许在非核心 5G 网络中使用其设备,但反对党和美国随即施加了更大压力,正式政策的出台被迫搁置。

更有知情人士透露,德国电信原本在 2019 年 12 月已经计划将华为作为其 5G 主要供应商,双方谈判已经有了一些进展,但后来迫于政治压力不得不暂停,等待政府决定。

当时,有议员向电信公司施压称“不要抢先造成既成事实”,否则一旦遭到禁用,别想申请赔偿。

随着时间的推移,悬而未决的状态让德国电信倍感焦虑。在 2020 年 4 月底,《商报》透露了该公司想要继续推进与华为合作的计划,称其已经通知了政府,似乎铁了心要在非核心网络中使用华为设备。

不只德国电信,很多电信公司和国家都在探索区别核心网和非核心网供应商的思路,比如英国允许华为参与 5G 非核心网部署且份额不超过 35%,法国也效仿英国出台了类似政策,欧洲电信巨头沃达丰、西班牙电信和英国电信则公开表示,计划在一些欧洲国家的核心网中移除华为设备。

事实上,在 3G/4G 时期,即使没有明文规定,一些欧美国家的电信运营商也已经将核心和非核心网供应商区分开来,类似于行业不成文的默许原则,普遍存在于移动和宽带业务中。

比如美国一些小型电信运营商就在接入网中使用了华为设备(尽管美国早就大规模禁用了华为),加拿大电信巨头贝尔(Bell)所使用的 4G 和宽带华为设备也都集中在非核心网中。

“中国设备供应商在天线技术方面尤为领先,”德国另一家小型电信运营商 1&1 Drillisch AG 董事长 Martin Witt 表示,“很遗憾,欧洲供应商在这方面的确落后一到两年的时间。”

运营商和决策者的角力

整体来看,欧美电信公司普遍认为禁用华为弊大于利,但政策制定者会额外考虑政治因素和技术依赖带来的长期忧虑。两者的角力不可避免。

在运营商看来,移除现有网络中的华为设备至少要 3-7 年的时间,消耗的成本以数十亿欧元为单位,而且必定会让部分地区的服务暂时中断,影响用户体验。费力不讨好不说,高昂的成本还要自行承担,政府即使提供补偿,也只是杯水车薪。

这还不算华为设备本来就相对便宜,而且性能优越,排除之后只能以更高昂的成本部署 5G 网络。这些花销最终还要转嫁到消费者头上。

沃达丰曾公开表示,“公司采购华为的硬件设备已经有十余年历史,在持续不断的安全审核中从未对华为设备的安全性产生过疑虑,也没有发现过华为设备遭到不当使用。如果华为的电信设备不再允许被使用,整个欧洲电信产业都将面临困难。”

但在欧美各国的决策者看来,政治是不得不考虑的因素,美国的压力很难不管不顾。实际上,美国最初打着的 “威胁网络安全” 旗号收效甚微,只好配合政治、情报和外交关系施压。

但很多欧美国家不愿意或找不到合适的理由直接禁用华为,于是改变策略,利用 “拖字诀” 创造不确定性,从而让电信企业自己做出放弃华为的选择。

毕竟商业公司要面临竞争,一旦有对手因为不使用华为设备而放开手脚部署 5G 网络,自己却等着政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做出的决定,很可能会将领先地位拱手让人,在 5G 时代落于下风。这种危机感和紧迫感会逼迫企业暂时放弃华为。

另一方面,决策者还担心依赖单一供应商可能会引发的长期顾虑。只因为现有网络设备由某家供应商提供,就完全基于该供应商部署下一代移动网络,会在无形中塑造一种技术垄断和依赖的状态。

“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现在对中国供应商产生的巨大依赖延续到下一个领域,”德国议员 Christoph Bernstiel 警告称。类似的论调在德国政府内部也获得了一定的支持。

不过,这其实是供应商的惯用手段,华为、诺基亚和爱立信都在使用类似的套路,而且也广泛存在于各行各业中:自家的下一代产品,自然要和自家的上一代产品兼容的最好。

单纯地封禁或限制某个供应商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反而会因为缺乏竞争而提升成本,开源和多供应商策略才是正道。

作为回应,德国电信总裁霍特格斯(Timotheus Höttges)曾在多个场合公开表示,公司奉行 “多供应商策略”,比如在 4G 网络中爱立信和华为各占比 50%,不存在“过分依赖” 一说。

“排除一个供应商会降低我们的灵活性,我们反对实行全面禁令,” 霍特格斯在 6 月 19 日的股东大会上着重强调。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