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生亚太创新中心王丹:追求开放式创新,灵活的合作模式更吻合创业公司的成长轨迹 | 专访

商业
强生亚太创新中心王丹:追求开放式创新,灵活的合作模式更吻合创业公司的成长轨迹 | 专访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20-06-30

2020-06-30

世界任何角落都有可能出现颠覆性的创新
创新 商业
世界任何角落都有可能出现颠覆性的创新

“世界任何角落都有可能出现颠覆性的创新”,强生创新亚太区负责人王丹如是说,“我们的任务就是要找到这些 great ideas,然后将之转化为真正能为患者带来益处的产品或技术。”

强生亚太创新中心(APIC)从 2014 年成立至今已经六年了,作为全球四大创新中心之一, 亚太创新中心立足亚洲,在开放式创新(Open Innovation)的模式下,结合强生在亚太和全球的资源、专业知识和区域优势,将突破性的医疗健康解决方案贡献给全球的患者和消费者。

去年,强生创新孵化器 JLABS@上海在张江启动,能容纳约 50 家创新实体,是强生在亚洲首个也是全球最大的创新孵化器,涵盖包括制药、医疗器械、消费品和医疗技术等领域。强生同时还在中国了成立了中国肺癌中心。

强生创新在中国甚至全球医疗创新浪潮中扮演着什么角色?强生关注的重点领域以及项目机会的标准是什么?强生如何打造 “开放式创新” 生态,“开放式创新”对于强生来说又意味着什么?据此,强生创新亚太区负责人王丹博士与生辉分享了她的观点。

图 | 强生创新亚太区负责人王丹博士(来源:强生)

灵活打造 “开放式创新” 生态

生辉:强生打造 “开放式创新” 的生态系统对于药企来说非常具有借鉴意义。能否简单介绍一下强生打造 “开放式创新” 的相关团队和各自分工?

王丹:强生的首席科学官曾经说过“Innovation at Johnson & Johnson is about to create a network of people who can combine resource,idea,technology in a new way.”。也就是说在强生创新,我们的使命是为创建全球领先的创新网络,并通过创造价值的合作产生具变革性的医疗健康方案。强生对于创新保持开放和谦逊包容的态度,当下的创新发展已经不再局限于某个特定的国家或地区,世界任何角落都有可能出现颠覆性的创新,我们的任务就是找到这些创新者以及他们的好点子,然后与制药、医疗器材和消费者健康业务板块展开合作,把好的点子转化成可以真正为患者带来益处的产品或技术。

强生创新就是基于这样的理念所创立的,由包括创新中心(Johnson & Johnson Innovation Center)、专注企业孵化的 JLABS,负责风险投资的 Johnson & Johnson Development Cooperation (JJDC)和业务发展(Business Development)四个不同机构构成,有各自的分工并紧密合作。

我们在全球有四大创新中心,分别在波士顿、旧金山、伦敦和上海。创新中心的任务是为外部的创新者提供一站式的服务,创新者在创新中心跟我们进行沟通之后,我们会找到强生内部的研发团队做快速对接,衡量这个项目是否具备转变为革新性解决方案的潜力,之后我们的 deal team 会根据创新者的想法和需求灵活地考虑合作方式;第二个是孵化器 JLABS,目前在全球共计有 13 家,去年在上海刚刚成立了亚洲首家也是目前全球最大的 JLABS。它的主要工作是甄选优质的初创企业,给予包括资金、研发、公司指导等各多方面的支持,以加速其创新进程;第三部分 JJDC 相当于早期风投机构,给企业提供资金上的支持;最后一部分 BD 着重于看一些中期、晚期和已经上市的公司或产品,比如 licence in、M&A 等等。

图 | 强生创新全球分布图(来源:强生)

生辉:强生创新近两年主要关注的细分领域有哪些?

王丹:强生是全球最大和最多元化的医疗健康公司之一,目前我们的主要业务板块集中在制药、医疗器械和消费者健康三个方面。在制药方面,我们的重点领域包括肿瘤学、免疫学、神经科学、心血管及新陈代谢、传染病及疫苗、肺动脉高压共六大领域;医疗器械方面关注心血管、骨关节炎、手术、肥胖、骨质疏松等;消费者健康则涵盖婴儿护理、美妆、个人护理等,另外还包括非处方药。

除此以外,强生创新还包括强生肺癌中心(Lung Cancer Initiative)和世界无疾病加速器 (World Without Disease Accelerator)这两个重要的、跨业务领域的团队。强生肺癌中心的愿景是开发能够预防、拦截和治愈肺癌的解决方案,从而建立一个没有肺癌的未来。而世界无疾病加速器是一个独特的企业研发团队,与全球商业专业知识相结合,专注于发现、开发和提供颠覆性产品或技术、商业模式和合作伙伴关系,以推动消除疾病。通过 LCI,我们正在努力通过一系列的项目、合作和战略收购来快速拓展我们的解决方案。收购 Auris Health 及其机器人技术的 Monarch 平台,将有助于开发差异化解决方案,能够针对肺癌从诊断到早期干预过程中的关键步骤。在中国,我们努力开发数字解决方案,以助力有效戒烟, 同时已与国内创新生态圈合作伙伴建立了合作,以确定能够早期诊断恶性肺结节的解决方案。

另外还有一些医疗技术,比如 AI、Big Data 等等有望对人类健康具颠覆性影响的领域也是我们关注的板块。

图 | 强生创新中心聚焦的领域(来源:强生)

生辉:亚太创新中心的开放式创新生态系统在成立六年的时间里有哪些重大成果?

王丹:作为全球四大创新中心之一,亚太创新中心旨在开放式创新模式下,结合强生创新的全球影响力、专业知识和本地独有的优势,以帮助整个亚太创新生态圈中的创新者相互连接,并助力他们在创造具突破性的医疗健康解决方案方面取得成功。

亚太创新中心的团队分布在亚洲的创新热点城市和地区包括:上海、东京、首尔、新加坡、香港等,我们在当地的团队既具有医学和科学专业知识背景、对当地和全球的生命科学生态系统有着深入了解又有广泛的人脉网络。这些对于外部创新都是极其重要的,只有具备这些条件,我们才能更高效和精准地开展创新合作,促进当地的创新生态系统发展。创新生态圈的搭建是我们成功的基石。亚太创新中心一直致力成为亚太创新生态系统中的优选伙伴“Partner of Choice”。在中国、日本、新加坡和韩国等主要市场,我们已经和当地生态圈中的初创企业、顶级院校、政府监管部门、投资机构、医院科研人员建立了密切的合作伙伴关系。

在日本,我们和三大顶尖研究型大学——东京大学、大阪大学以及京都大学,都建立了合作备忘录。强生可以和顶尖的科学家们进行流畅对话,一旦他们有最新的发现、最新的对疾病研究的突破性进展,就能第一时间和我们分享。同时,合作也给了我们更多机会和这些科学家共同探讨如何把新萌发的科学好点子转化为可以用于治疗疾病、攻克疾病的解决方案。

在中国,我们和包括南京传奇(Legend)、成都先导(Hitgen)、HAX 加速器、香港理工大学、工业技术研究院(ITRI)等数十家领先的生物制药企业、加速器和院校研究机构等展开合作。同时,中国的生物科技生态圈正在日益扩展兴旺。粤港澳大湾区及上海与邻近八个省份连接起来的 G60 科创走廊,均为国家发展蓝图中的优先战略项目。

在韩国和新加坡,我们也分别和包括首尔市政府、韩国生物科学与生物技术研究所(KRIBB)、韩国健康产业发展研究所(KHIDI)、韩国药物发展基金(KDDF)、新加坡国立大学、新加坡临床科学研究所、新加坡国家眼科中心、新加坡科技研究局(A*STAR)、MiRXES 等开展前瞻性跨领域战略合作。

在上个月,我们刚和韩国一家 3D 生物打印公司 T&R BioLab 开展研究合作,共同开发基于 T&R BioLab 平台技术的创新性软组织再生 / 修复产品及三维生物打印。

生辉:能否介绍一两个国内有代表性的项目?

王丹:最近在上海科创板成功上市的成都先导药物开发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成都先导)是我们在中国的其中一个长期合作伙伴。我们的战略合作始于三年前,成都先导具备以 DNA 编码化合物库(DNA Encoded Library,以下简称“DEL”)设计、合成及筛选为核心的先进技术平台。我们在 2017、2018、2019 连续三年都和成都先导有不同形式的合作,包括设计和构建新型 DNA 编码化合物库去发现独特的小分子化合物。我们之间的合作基于相互信任和优势互补,同时目标明确。这种可持续性的策略性合作既反映出成都先导的研发能力和专业水平,同时也反映出我们灵活的商业模式以满足合作伙伴的需求。

另外一个项目是我们和南京金斯瑞旗下的南京传奇的合作,南京传奇最早研发出了针对 BCMA 抗原的双表位 CAR-T 细胞(产品代号 LCAR-B38M),强生在选这个项目之前对比了多个全球同类型项目,最后我们基于其产品的各项治疗数据最终选择和南京传奇合作。目前合作进展非常顺利,我们的临床试验刚刚在 ASCO(美国临床肿瘤学会)会议上进行了报告,临床反应率和其他一些具体的指标都远远超过了其他现有治疗手段的临床效果,目前试验还在进行中,有效性和安全性有待进一步的证实,我们对这个项目的前景充满了信心。

图 | 强生创新中心亚太地区的部分战略合作图(来源:强生)

生辉:上海有很多投资机构或者孵化器,和他们相比,强生 JLABS@上海的优势是什么?能给到创业者不一样的东西是什么?

王丹:JLABS@上海 是在 2019 年 6 月正式投入运营的,这是强生在全球占地面积最大的,也是亚太区的第一个 JLABS。。JLABS@上海采用与分布在世界各地 JLABS 一致的 “无附加条件” 模式,自 2019 年 6 月份开幕以来,JLABS @上海已经成功签约 36 家入驻公司。这些公司专注于整个医疗健康领域上的创新,包括制药、医疗器材及消费品。JLABS @上海可容纳超过 50 家生命科学和医疗健康的初创企业,包括个人创业者和大型公司。因此,我们仍有增长的空间。

在 JLABS @ 上海,我们重视卓越的创意,并热衷于移除障碍,帮助创新者激发早期科学发现的潜力。JLABS 是一个无附加条款的商业模式,这意味着我们的入驻公司家可以自由地发展他们的科学,同时保留他们的知识产权。我们资本高效且灵活的模式使企业家能够专注于他们的科学,并将他们今天的伟大创意转变为明天的开创性产品。JLABS @ 上海通过我们的行业专家, JPALS 的指导,以及我们的创新中心和资源中心与投资者和其他资源建立联系,为促进增长和优化研发提供最佳平台。

看好中国生命科学创新发展

生辉:你怎么看当下中国生命科学产业链的发展情况,我们面临的发展难题是什么?

王丹:整体来讲,中国生命学科和医疗领域的发展,是远超全球平均水平的。在少数领域,中国企业已经达到甚至超越了之前的全球先进水平。在更多领域,中国跟世界的鸿沟正在缩小。当然,我们也应该看到,在部分领域,尤其是基础科学方面,这种差距仍然存在。与此同时,中国正迅速成为医疗保健创新、基础研究的资金和基建投入的全球领导者。资讯科技、可再生能源、金融科技、机器人技术、人工智能、工程和生物技术对于中国的成功都是至关重要的。随着经济增长和个人收入的提高,人们对优质医疗保健的需求日益增加。在寻找真正有价值的新药、医疗器材及消费品的过程中,创新是必不可少的。中国社会经济的急速变化、蓬勃的经济发展正在推动人们对优质医疗服务的需求增长,随之以来的是对于创新解决方案快速增长的需求。面对这一连串的挑战,中国的生命科学生态圈已经准备就绪。

生辉:强生在国内选项目的标准是什么,看到什么机遇和挑战?

王丹:我们衡量和挑选合作伙伴主要考虑以下三个因素:第一,我们要看这些初创公司真正要解决的未满足的需求是什么,它是单纯科技层面的追求,还是真正着眼于解决病患者和消费者所面临的挑战;第二,我们要看它技术的区隔化情况,也就是它是否具革新性,因为一项技术从想法到产品需要经历很长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用前瞻性的眼光去看,这款产品在上市后是能否仍具竞争力,这需要我们内部专家共同评估和讨论,这也是强生创新的门槛比较高的原因;另外,我们也会考虑到这各合作是否与强生内部的战略重点相吻合。

亚太区尤其是中国在生命科学领域的新机遇和新技术的涌现方兴未艾,通过在亚太区深耕 6 年之后,我们非常欣喜地看到和接触到不少既具有本地生态系统特色同时又能领先亚洲甚至全球的新兴科学和技术,例如药物研发大数据分析和 AI 药物研发的新机遇。我们会将这些具革新性的又符合我们策略重点的潜在合作项目进行全球性的汇总和讨论,在这个过程中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创新特色就会呈现出来。

中国项目既有领先的地方同时也存在差距。中国的科学家对于未来商业的整体考虑还在起步阶段,这是我们团队需要额外花时间和精力去帮助这些公司的,包括如何更好地展现我们的优势和独特性、甚至如何更好地包装和表达自己。在整个过程中,文化差异是我们需要解决的部分。我们团队最首要的任务就是要把中国的这些创新想法和团队信息传递给国外的同事以及内部的科学家团队,让他们真正了解中国和亚洲的这些创新机会。强生创新对于创新的态度就是创新没有国界和边界,我们会继续支持中国和亚太生命科学生态系统的发展,也会继续采取更多灵活和开放的方式展开多元化的合作。

生辉:你怎么看 AI 药物研发这个板块?

王丹:在医疗健康领域技术创新一定要以满足患者的需求为驱动力,在这个基础上来谈人工智能(AI)药物设计和研发才有意义。首先,我个人对 AI 驱动的药物研发的前景是比较看好的,举个简单的例子,,一些很小的肺部阴影可能都无法在临床影像学上作为一个标准,但是通过 AI 影像诊断就可以辅助肺癌早期筛查,另外在治疗过程中,AI 也可以帮助医生获得更多、更系统的患者信息。

至于 AI 药物研发,现在由研究人员利用先进的 AI 技术大大缩短药物研发的周期,增加化合物可成药性的可能性。但是因为目前 AI 药物研发还在起步阶段,仅应用于辅助化合物筛选、晶体预测等过程当中,还不能完全覆盖全流程的药物研发。因此,对于 AI 公司来说,可能还需要积累更多药物发现和生命科学的知识来不断丰富算法,整个行业也需要交叉科学的不断发展,这需要更多时间去探索。AI 的确有非常大的可发展空间,如果能在交叉人才、实际落地和前沿理解方面突破现有壁垒的话,我相信未来三年到五年会出现一个质的飞跃。

生辉:作为我们生命科学创业大赛的评委,对于有创新想法的创业者和创业团队,你有什么建议?

王丹:在中国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学者、科学家投身到医疗创新产业当中。将医疗健康创新引入到市场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需要创业者和初创公司考虑资金设施、产品商品化、监管政策、团队规模等方面,同时还需要有国际化的视野,这对于创业者来说存在很大的挑战。创业者需要具备相应的能力和热情去面对风险、跨越障碍。在更宏观的层面上,创新的门槛不断提高,这对不断增加的研发成本带来了影响。初创企业和大型药企都在适应全球经济环境和法规要求,以解决未能满足的需求。

伟大的想法可以来自任何地方,而我们致力于将创新想法转化为解决方案。为了激励、推动和实现创新,强生在过去七年一直在建立基础设施并推动伙伴合作关系,创建一个蓬勃发展的生态圈,以应对最严峻的医疗挑战。

创新女性领导力

生辉:作为一位科技领域的女性领导人,有没有一些关于如何发挥女性未来创造力和影响力的想法和观点可以分享?

王丹:在强生,我们提倡多元和包容的企业文化。亚太创新中心的团队成员来自世界不同的国家和地区,作为团队领导,我希望打造一个以信条为本、多元、包容和创新的团队,并充分挖掘和发挥出团队成员最优秀和最独特的一面,这是我其中的一个领导力目标之一。

事实上,我觉得女性领导力的确有一些独特的优势,比如我们对外部环境的变化更为敏感,能更迅速地掌握其特点和优势,以及它在不同发展阶段的趋势。而且女性其实更趋向于协同合作,更善于倾听和以开放的态度迎接改变。

近年来,在创新生态圈中女性也正扮演着日益重要的角色,从院校的科研技术人员、初创企业的创始和合伙人、风险投资基金和咨询公司的领导、跨国企业研发负责人到政府的决策部门,我们非常欣喜地看到女性领导正逐步发挥自己的优势并勇于接受挑战,去为患者和消费者寻求下一个突破和创新。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