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篇论文中诞生的科技公司!华人学者首创“创可贴”血压计,柔性可穿戴全天候不间断测压

生物医学
从一篇论文中诞生的科技公司!华人学者首创“创可贴”血压计,柔性可穿戴全天候不间断测压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20-07-06

2020-07-06

36 岁的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助理教授徐升创业了。
科学
36 岁的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助理教授徐升创业了。

36 岁的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助理教授徐升创业了。

徐升的公司名为 Softsonics,意为柔性超速。公司以可贴合人体的柔性超声血压计起家,这也是他最擅长的领域。这款超声波血压计曾以封面文章的形式登上了 2018 年 9 月份《自然 - 生物医学工程》(Nature Biomedical Engineering)。凭借这一成果,徐升也入选了 2018 年《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全球 “35 岁以下科技创新 35 人”榜单。

今年 2 月,徐升和时任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微流医疗器械中心主管的相舒成立了 Softsonics。目前相舒已经全职投入创业,公司也已经提交了两份专利申请。该公司于 6 月 30 日进入了衍生公司奖(The Spinoff Prize)12 家决赛名单。这个奖项是施普林格 · 自然旗下的自然科研(Nature Research)与位于德国达姆施塔特的科技公司默克(Merck KGaA)联合设立的新的奖项,瞄准的是学术机构的原创科研成果转化。

为什么要创业?徐升告诉 DeepTech,要让自己做的东西产生真正的影响力,证明自己做的东西有价值,而不开公司的话,这个技术永远成不了产品,那就影响不了别人的生活,别人也不知道你在干嘛。

徐升提到的“自己做的东西”指的就是柔性超声血压计。

华人学者首创“创可贴”血压计,柔性可穿戴全天候不间断测压

图 | 这款血压计可佩戴在手指上。(来源:徐升)

测血压不是一件简单事儿

带有充气装置的血压仪即将过时。

对于多数人来说,只有在体检或看医生的时候才会测血压。这些测量数据均为特定时间点的结果,并非连续测量而来,那么人们就难以掌握血压在一天中或睡眠过程中的变化情况。血压测量结果还常常受到身体姿势、情绪、吃饭、室内温度以及运动等多种因素的干扰,甚至有的人见到穿着白衣的医护人员就会感到紧张,从而血压升高,这也是业内常常提到的“白大褂效应”。

此外,在心脏重症监护室常常需要动脉插管来测量血压,这种测量可连续也更精确,可预测心力衰竭、确定血液供应是否良好等,但这也是一种有感染风险的有创手段。

心脑血管疾病是美国甚至全球人口的第一大杀手,徐升的父亲就是心肌梗死去世的,这跟父亲的高血压在平时没有得到重视有关。

徐升打算解决这些问题。他想到的是,如果有一款可穿戴血压计能够实现 24 小时不间断测量血压的话,上述这些不足就不再是问题。

这是一种 “岛桥” 结构设计的设备。弹簧形电线(桥)连接了小型电子零件阵列(岛),整个设备封装在硅树脂中。虽然这些 “岛” 是刚性的,但在这块不超过 1.2 平方毫米的组件中可以自由伸缩,且不影响整个器件柔软的特性。

每个岛都包含压电传感器的电极和器件,当交流电通过时会产生超声波。超声波可到达皮肤下方 4 厘米深处的血管,当超声波返回到贴片时,即可通过定制软件将该信息转换为血压。

目前已经有了若干可穿戴血压测量设备,比如机械压力感应血压、光学传感器测量血压以及雷达测量血压。相对于目前已有的可穿戴血压测量设备,Softsonics 的血压计更小且柔软,那么就可以贴在人体上,这样就不会影响你的日常生活行为;其二, Softsonics 血压计可连续不间断测量,要知道人通常的日间血压和夜间血压差别显著;其三,这款血压计不局限于人体部位,不必像腕带设备那样只能贴在手腕,而是可以贴在更适用于血压测量的部位;其四,也是很重要的一点,皮肤下 4 厘米深度的检测是一个突破。目前已有的其他可穿戴设备穿透深度不超过皮肤下 1 厘米,那么向皮肤下 4 厘米的延伸,使得人们能够检测深层次的血压,例如心脏、肺或肝直接相连着的血管的血压。

公司尚在婴儿期

在 2018 年《自然 - 生物医学工程》论文发表之后,徐升收到了全世界范围内数百位读者来信,大都是在咨询这款设备是不是可以出售,这方面开发可不可以合作,或者是投资人关心这项技术的商业化进度。

于是他认识到,“这个机会不得了,赶紧开公司”,于是就和相舒商量来开一个公司。

这块市场有多大呢?相舒表示,在血压监测领域有很多的事情大有可为。仅仅是白大褂效应,这类病人大概占 30% 左右,这个市场在美国大概是在 8400 万美元。在更大的市场领域,需要经常监测血压的 65 岁以上老人,其美国市场大概是 30 亿美元。再往大了说,一些药物评估的测试与筛查也都需要血压监测。

这款设备雏形还在不断完善过程中。整个产品的科学依据就是 2018 年的那篇《自然 - 生物医学工程》论文,徐升介绍说,在这篇论文发表后,他们做了诸多改善工作, 让整个设备更适合穿戴,测量更精确。还有就是,要把数据处理做成无线传输。

相舒说,对于未来的发展,Softsonics 会在前两年专注于产品开发,争取在第三年通过美国 FDA 的医疗器械认证,然后在“to B”(针对企业用户)市场进行推广。到第四年会扩大规模,做出品牌。

对于通过 FDA 认证,联合创始人相舒还是有信心的。这需要在临床上进行数十人规模的试验,主要是证明有效性和安全性,因为该产品是非入侵式的器件,安全性不会大的问题,那么其主要任务是证明有效性。

对于这款产品的售价,他们希望能控制在 100 美元以内。

相舒告诉 DeepTech,Softsonics 融资还没有到种子轮,现在主要在探索客户的需求,寻求怎么样才能把技术运用到现实问题当中。

他们更看重市场需求,而不是技术先行。相舒说,如果先从技术出发,把技术硬推到市场上去的话,可能市场不会接受,所以他们要先去了解市场上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再反过头来看他们的技术可以用来做什么。

他们已经调研了一些医院和诊所,打算进行 “to B” 的尝试。相舒认为,如果能够先将一些诊所或医院拿下,从技术和品牌的接受度上先得到专业的医疗人员的认可,让他们觉得这项技术产出的数据是可信的以及是有一定的临床价值的,那么也就更容易被个人用户接受。

提到创业环境,在南加州,制药方向或者生物科技方向的创业氛围浓厚。徐升介绍说,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是南加州一个创业的小中心,很多的教职工都会利用自己的技术发明去创业,校园孵化中心也有丰富资源可以利用。

Softsonics 的技术原型开发目前得到了美国政府(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国家生物医学影像与生物工程研究所)的资助。接下来,团队会去申请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一种针对科技类初创小企业的支持,初期支持额度在 25 万美元,如果公司发展良好,政府还会给到大概 200 万美元规模的支持。

不过美国的新冠疫情对 Softsonics 发展还是有较大负面影响。徐升说,学校已经关停一段时间了,实验大都按下暂停键,另外去跟投资人见面的机会以及宣讲公司的机会也少了。

相舒说,Softsonics 现在是一个非常初级阶段的公司,用一个人的人生阶段来比喻的话,“我们就是一个小婴儿”。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