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容忽视气溶胶传播!239名科学家致信世卫组织,呼吁修改新冠预防建议

生物医学
不容忽视气溶胶传播!239名科学家致信世卫组织,呼吁修改新冠预防建议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20-07-06

2020-07-06

新冠病毒是否会飘荡在空气中进行传播,成为一众科学家与世界卫生组织(WHO)近期的辩论焦点。
科学 医疗 生物
新冠病毒是否会飘荡在空气中进行传播,成为一众科学家与世界卫生组织(WHO)近期的辩论焦点。

新冠病毒是否会飘荡在空气中进行传播,成为一众科学家与世界卫生组织(WHO)近期的辩论焦点。

7 月 5 日,据《纽约时报》报道,来自 32 个国家的 239 名科学家概述了空气传播的可能性,表明病毒可以通过更小的颗粒物感染人类,并呼吁 WHO 尽快修改其对外的建议方针,研究人员计划近期通过一些科学期刊杂志发表他们的公开信。

长期以来,WHO 一直认为冠状病毒主要通过呼吸道飞沫传播,飞沫一旦被感染者通过咳嗽和打喷嚏排出,它们就会迅速落到地板上或停留在一些物品上。即使在 6 月 29 日发布的关于新冠病毒的最新进展中,WHO 仍表示,只有经过产生气溶胶的特定方式,或小于 5 微米的液滴颗粒,病毒才有可能在空中传播。

根据 WHO 的说法,只有在这种情况下,适当的通风和佩戴 N95 口罩才值得关注。让科学家们不解的是,在这次大流行之前和期间,其感染控制指南大力宣传洗手作为一项主要预防策略的重要性,尽管只有有限的证据表明病毒会从表面接触传播。

数百名科学家们的观点是,新冠病毒可能正在全球范围内的酒吧、饭店、办公室、市场中寻找新的宿主,引起令人恐惧的群体感染,许多科学家几个月来一直想要强调的是:该病毒可在室内空气中悬浮,感染附近的人。如果空气传播是造成大流行的重要因素,那么在通风不良的拥挤空间中,后果将是严重的。

因此不管是在社交场合,还是室内,可能都需要戴口罩。医护人员在治疗新冠患者时需要佩戴 N95 口罩,过滤掉病毒颗粒,学校、医院、疗养院、住宅和企业中的通风系统需要尽量减少再循环空气并添加功能强大的新过滤器,可能需要紫外线设备来杀死附着在室内微小悬浮颗粒上的病毒。

对于这些科学家的呼吁,WHO 感染控制技术负责人贝内德塔 · 阿莱格拉齐(Benedetta Allegranzi)博士称,病毒通过空气传播的证据无法令人信服。她说:“特别是在过去几个月里,我们已经多次声明,我们认为空中传播是可能的,但没有确凿的证据支持。在这一点上存在激烈的争论。”

不容忽视气溶胶传播!239名科学家致信世卫呼吁修改新冠预防建议

图|WHO 的例行沟通会(来源:Chinasquare)

该不该拉响缺少 “证据” 的警报?

在这 239 位科学家中,大多数人对 WHO 日益增长的投资组合和不断缩减的预算表示同情,并指出它必须处理好棘手的政治关系,特别是中美之间的关系。他们认可 WHO 工作人员每天都举行简报会,不厌其烦地回答有关流感大流行的问题。

但专家们表示,尤其是感染预防和控制委员会,受到了僵化和过度医学化的科学证据观的束缚,在更新指南方面行动缓慢且规避风险,并允许少数保守派的声音大喊反对意见。

WHO 一位不愿具名的长期顾问说:“即使他是 WHO 最坚定的支持者,也认为 WHO 委员会也应该多样化其专业知识,放宽其举证标准,尤其是在迅速暴发的疫情中。”

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的流行病学家玛丽 - 露易丝 · 麦克劳斯(Mary-Louise McLaws)表示:“我确实对我们纠结气流和颗粒大小的问题感到沮丧。如果我们开始重新审视空气传播,我们就必须准备好改变现在所做的一切。我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一个非常好的主意,不过这可能会引起社会在感染控制方面的巨大震动。”

这已不是科学家与 WHO 的第一次争辩,早在 4 月初,由 36 名空气质量和气溶胶专家组成的小组敦促 WHO 考虑新冠病毒通过空气传播的越来越多的证据,当时 WHO 安排了会议,但一些与会者表示,会议主导者多是坚决支持洗手的专家,他们认为洗手必须比防御气溶胶更重要,因此委员会的对外的方针建议并没有改变。

WHO 长期顾问利迪亚 · 莫拉夫斯卡(Lidia Morawska)和其他人在会议期间,曾指出了几起表明病毒通过空气传播的事件,特别是在通风不良和拥挤的室内空间。其中一个案例是一家五口在广州的一家饭店吃午餐,家庭中的一名 63 岁妇女已有新冠肺炎症状,当天有 9 人在那家饭店同楼层吃了午餐,后来也检测呈阳性,其中 4 人是该妇女的家人,但其余并无密切接触。

研究人员认为这种传播说明了餐馆在尝试重新营业时面临的一些挑战。通风系统会产生复杂的室内气流,并使病毒漂浮高飞,因此,仅将桌子隔开六英尺(CDC 建议社交疏离保持的最小距离)不足以保护就餐的客人,这项研究曾发表在《新兴传染病》杂志上。

科学家们认为,WHO 正在人为地区分微小的气溶胶和较大的飞沫,尽管受感染的人可能同时产生这两种物质。

“我们从 1946 年就知道咳嗽和说话会产生气溶胶。”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病毒空气传播专家林西 · 马尔(Linsey Marr)说。

科学家们目前还不能从实验室的气溶胶中培养出冠状病毒。但这并不意味着气溶胶不具有传染性,马尔说,这些实验中的大多数样本都来自空气流通良好的医院房间,这样可能稀释了病毒水平。然而在大多数建筑中,空气交换率通常要低得多,这使得病毒在空气中逐渐积累,并构成更大的风险。

马尔认为,WHO 正在依赖一个过时的空中传播定义。

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家比尔 · 汉纳格(Bill Hanage)说:“人们通常认为谈论空气传播非常愚蠢,我们有一种观念,即空气传播意味着空气中的微小颗粒能够在数小时后传染给你,它们飘落在街道上,甚至进入各处的家庭。”

虽然 WHO 的专家们一致认为冠状病毒并不是这样传播的,但马尔和其他人认为,当人们长时间近距离接触时,特别是在室内,冠状病毒似乎最具传染性,在超级传播事件中更是如此——这正是更多科学家们所强调的气溶胶传播。

不容忽视气溶胶传播!239名科学家致信世卫呼吁修改新冠预防建议

图|疫情高峰期密闭的车厢内,人们保持距离佩戴口罩(来源:Melissa Ganz)

预防原则是否有必要升级?

在这次大流行期间,外界发现 WHO 已不止一次与科学家团体意见相左。

许多专家说,WHO 应该接受一些科学家所提醒的更高“预防原则”,即使没有确凿证据,该机构也应承担病毒的最坏情况,运用常识,并通过建议方针尽可能提醒各国做好保护措施。

英国牛津大学初级保健医生特里希 · 格林哈尔夫(Trish Greenhalgh)博士说:“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新冠病毒是通过气溶胶传播的,但绝对没有证据表明它不是,因此我们必须面对不确定性做出决定。如果我们疏忽了,那将是一个灾难性的决定,那么,我们为何不采取措施以防万一?”

她和其他研究人员指出,WHO 似乎愿意在没有太多证据的情况下接受病毒可能从表面传播的观点,尽管其他卫生机构已经不再强调这一途径。

WHO 感染控制技术负责人阿莱格拉齐博士说,“我同意没有直接证明该病毒会直接传播。但众所周知,其他冠状病毒和呼吸道病毒是可以通过一些公用物品接触传播的。”她认为,WHO 机构还必须考虑其所有成员国的具体情况,包括那些资源有限的成员国,并确保其建议受到 “可用性、可行性、合规性、资源影响” 的约束。

少数专家支持 WHO 目前的做法。英国东英吉利大学感染预防委员会成员兼医学教授保罗 · 亨特(Paul Hunter)说,气溶胶在传播病毒方面可能起着有限的作用。如果 WHO 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推行升级的防疫措施,那些中低收入国家的医院可能会被迫将稀缺资源从其他关键项目中转移过去。

“像 WHO 这样的组织必须兼顾平衡。”他说。“这是世界上最容易说的一句话,我们必须遵循预防性原则,而忽略由此带来的潜在成本。”

但这种观点也遭到了不少科学家的批评,认为这是 “家长式” 的替成员国考虑。马里兰大学气雾剂专家唐 · 米尔顿(Don Milton)表示:“我们不会说出真正的想法,因为我们认为你不能处理它?我认为这么做不对。”

几位专家批评了 WHO 在整个大流行期间的信息传递,认为其工作人员似乎更看重科学的证据,而不是清晰的事实。

WHO 驻泰国的长期合作者威廉 · 阿尔迪斯(William Aldis)博士说:“WHO 的建议旨在帮助人们了解公共卫生问题的本质。这不同于仅仅科学地描述一种疾病或病毒。”

例如,今年 4 月,WHO 对外表示:“目前没有证据表明从 COVID-19 中康复并具有抗体的人不会受到第二次感染。”声明意在表明不确定性,但措辞引起了公众的不安,并招致数名专家指责。费城德雷塞尔大学全球卫生主管约瑟夫 • 阿蒙(Joseph Amon)曾在多个机构的委员会中任职,他指出这一措辞具有误导性,WHO 后来也收回了这种说法,改称为“未知风险水平”。

WHO 首席科学家苏米娅 · 斯瓦米纳坦(Soumya Swaminathan)博士针对近期的争议回应,目前工作人员正试图尽快评估新的科学证据,但又不牺牲内部的的审查质量。她补充说,WHO 将努力扩大委员会的专业知识和交流,以确保能听取每个人的意见。

她说:“当科学家、记者或任何其他机构向我们提出批评时,我们会认真对待,我们可以做得更好,而且我们肯定想要做得更好。”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