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期间美股BioTech表现 “十佳” 和“十差”公司:最佳涨幅近3000%,最差跌幅近30%

商业
新冠期间美股BioTech表现 “十佳” 和“十差”公司:最佳涨幅近3000%,最差跌幅近30%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20-07-22

2020-07-22

在新冠肺炎肆虐期间的几个月里,数十种制药和生物技术股票暴涨。
医疗 生物 商业
在新冠肺炎肆虐期间的几个月里,数十种制药和生物技术股票暴涨。

在新冠肺炎肆虐期间的几个月里,数十种制药和生物技术股票暴涨。这些公司在研究和开发上投入了大量资金,以寻找治疗冠状病毒的方法或疫苗。基于此,外媒 ValueWalk 盘点了今年(截至 2020 年 7 月 16 日)表现最好和最差的十大生物技术股票。

“十佳”:并非所有 “上涨” 均与疫苗强相关

“十佳”中 Novavax 居于榜首,YTD (year to date,指“从年初到现在的这段时间”)股价变化上涨幅度近 3000%,CytoDyn、Mederna(NASDAQ:MRNA)、Vir Biotechnology(NASDAQ:VIR)、Regeneron Pharmaceuticals( NASDAQ:REGN)等公司均在其原有业务管线的基础上,拓展了新冠疫苗研发疫苗或药物。中间涉及主要技术方向有单克隆抗体,mRNA 等。

新冠期间美股BioTech表现“十佳”和“十差”公司

图丨 10 支表现 “最佳” 的生物技术股(来源:ValueWalk)

纳斯达克上市公司 Novavax 是今年迄今为止表现最佳的生物技术股票。这家位于马里兰州盖瑟斯堡的生物制药公司正在开发一种冠状病毒疫苗。它是 COVID-19 疫苗开发的领先者之一。Novavax 最近加入了美国政府的 “Warp Speed” 计划,并从政府获得了 16 亿美元资金,以加速其冠状病毒疫苗的开发。

Novavax 股票已从今年年初的 4.5 美元飙升至 7 月 16 日的 120.29 美元。其交易价格仍远低于 2001 年的每股 290 美元的高位。

无独有偶,YTD 股价上涨 68% 的 Regeneron Pharmaceuticals(再生元)同样因与政府机构合作达成股价的大幅上涨,7 月初,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下属的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开发局和国防部的一个部门授予再生元 4.5 亿美元,用于制造和提供冠状病毒治疗药物,称为 REGN-COV2。同时,再生元在治疗新冠肺炎上的良好表现及其在血友病等疾病上的布局也为其股价上扬“添了一把柴”。此外,除了新冠疫苗研发,其关节炎药物凯夫萨拉(Kevzara)在新冠治疗上曾被爆出又良好效果,虽然最后被证实“效果不尽人意”,但该消息也曾让其股票在当时得到提振。

在股价的表现上,CytoDyn 紧随 Novavax 后。迄今为止,其 YTD 股价已增长 449%。该公司正在测试其 leronlimab 药物作为 COVID-19 的治疗方法。Leronlimab 是一种实验性 HIV(艾滋病)药物。早在新冠之前,CytoDyn 在 HIV 药物的研发的布局已经开展多年,此次,“老药新用”让 CytoDyn 的股市进阶至增长的二级曲线。

如果说新冠期间让外界对 mRNA 疫苗产生了崭新的认识,Moderna 无疑是其中的主要推手之一。与之相匹配的是 Moderna 的股价表现,Moderna 今年的股价上涨了 318.25%。目前其研发的 mRNA-1273 新冠候选疫苗计划于 7 月底进入临床 III 试验。此外,该公司还拥有许多其他产品,可用于实体瘤,巨细胞病毒感染性疾病和淋巴瘤。

年初至今,专注于传染病疫苗研发的生物科技公司 Vir Biotechnology 的股票上涨了 291.49%。这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公司于 4 月宣布 (https://www.gsk.com/en-gb/media/press-releases/gsk-and-vir-biotechnology-enter-collaboration-to-find-coronavirus-solutions/),它已与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携手开发针对 COVID-19 的疗法。作为交易的一部分,GSK 同意向 Vir Biotechnology 投资 2.5 亿美元。

但并非所有 “上涨” 均与疫苗研发强相关。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相比于上述因疫苗研发而股市 “燥” 起来公司不同,Crispr Therapeutics(CRSP.US)的股价上涨与新冠非强相关,其基因编辑技术在血液疾病治疗上所取得的突破性进展才是。6 月,CRISPR Therapeutics(CRSP.US)及福泰制药 (VRTX.US) 在科学会议上展示了 CTX001 的最新研究结果,CTX001 是第一个达到人体阶段测试的基于 CRISPR 的基因编辑疗法。该疗法将被用于治疗输血依赖性β地中海贫血(TDT)。

同时,与 Crispr Therapeutics 类似的还有美国生物制药公司 Arena Pharmaceuticals(NASDAQ:ARNA),这家成立于 1997 年的公司,其主要业务是基于 G 蛋白偶联受体的药物研发。其针对胃肠道疾病的药物管线进展明显,目前已有三个适应症进入 I 期临床测试阶段。

Adaptive Pharmaceuticals(NASDAQ:ADPT)成立于 2009 年,并于 2019 年 6 月 28 日在 NASDAQ 上市,上市首日股价大涨 141%,市值突破 58 亿美元。新冠疫情期间,其 YTD 股价上涨超 30%,排名十佳中的第八位。该公司是高通量测序领域的领军企业之一,微软是其主要的投资方。

新冠期间,高通量测序业务需求猛增。4 月,安进与 Adaptive Biotechnologies 联合宣布达成一项旨在帮助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战略合作。双方将发挥各自专长,共同开发靶向新型冠状病毒的全人源化中和抗体,用于预防或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而 Adaptive 主要负责快速分析新冠肺炎治愈者体内大量 B 淋巴细胞受体的基因组序列,从而发现并从上千种已经存在的抗体中筛选出能中和新冠病毒的抗体。目前该公司已识别超过 200 亿个免疫受体,与 125 家生物制药公司建立了合作和商业关系,推出了两条产品线。其平台核心和免疫测序产品的基石为 immunoSEQ,第一个临床诊断产品为 clonoSEQ,是美国 FDA 授权的首个检测和监测白血病患者微小残留病灶的方法。

得益于在新型囊性纤维化 (CF) 药物 Trikafta 以及其他关键 CF 药物 (例如 Symdeko / Symkevi) 的出色表现,Vertex Pharmaceuticals(NASDAQ:VRTX)在新冠期间股价上涨超 32%,排名 “十佳” 中的第九位。之所以取得这一成绩,主要源于其自主研发 CF 药物在业内的绝对“统治地位”。就目前情况而言,Vertex 是 CF 药物领域无可争议的王者。而且,对于 Vertex 在 CF 中的统治地位,没有严重的竞争威胁。最重要的是,到 2026 年,CF 预计将发展成为年产值 100 亿美元的药品市场。

目前,该生物技术在开发α-1 抗胰蛋白酶缺乏症、APOL1 介导的肾脏疾病、糖尿病、杜兴氏肌营养不良症(DMD)、疼痛和严重的血红蛋白病方面具有广阔的临床和临床前资产。例如,该公司与 Crispr Therapeutics 的基因编辑合作,可以通过开发针对罕见血液病、镰状细胞病和β地中海贫血的功能疗法,产生数十亿美元的年收入。

“十佳”的最后一名是美国生物制药公司 Acadia Pharmaceuticals(NASDAQ:ACAD),该公司的股价数据得益于其主要药物 Nuplazid(pimavanserin),该药物主要用于治疗帕金森病精神病性障碍(Parkinson’s disease psychosis,PDP)。在 5 月 7 日发布的第一季度收益报告中,Acadia 报告的收入为 9010 万美元,同比增长 43%。5 月 7 日,Acadia 宣布已与范德比尔特大学签订许可协议并开展研究合作。这将使其能够开发和商业化针对特定受体毒蕈碱 M1 的候选药物,以帮助治疗各种中枢神经系统(CNS)疾病;5 月 26 日,Acadia 宣布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对其将两项名为 CLARITY-2 和 CLARITY-3 的两项 III 期临床试验研究相结合的战略的积极反馈,以评估将 Nuplazid 用于治疗重度抑郁症(MDD)。这项研究的结果有望在第三季度宣布。如果结果是肯定的,Acadia 将提交一份补充新药申请(sNDA),用于使用 Nuplazid 治疗 MDD。外媒证券分析师表明,这可能会再次推高公司股价,并为营收增长创造新的途径。

综上所述,从 “十佳” 公司的具体业务来看。新冠疫苗的相关布局并非为促进股票上涨的强相关因素,特定的适应症及相关药物也是促进股票上扬走势的关键点之一。

“十差”:表现不佳,但也没有那么糟糕

自全球新冠疫情以来,一些以研发新冠疫苗为代表的生物制药公司发展势头良好,但是一些生物制药大厂的表现就有点差强人意。

其中,Vanda Pharmaceuticals 下跌最为明显,下跌将近 30%;紧接着分别是 Bluebird Bio、Merck & Company(默克)、GlaxoSmithKline Plc(葛兰素史克)、Novartis Ag(诺华)、Bristol - Myers Squibb(百时美施贵宝)以及 Biogen Inc(渤健)等等;lexion Pharma Inc、Rogers Corp 以及 Johnson & Johnson(强生)股票上涨速度比较缓慢,但总体表现还算乐观。

新冠期间美股BioTech表现“十佳”和“十差”公司

图 | 10 支表现 “最差” 的生物技术股(来源:ValueWalk)

先来看看国际大药厂的表现:

从年初到现在,默克(NYSE: MRK)股票下跌近 13%。疫情之下,默克公司利润下降,除第一季度外,累计减少利润 21 亿美元。不过,默克的抗癌明星药物 Keytruda 表现仍然强劲,而且这款药有望获批更多适应症;默克的 HPV 疫苗 Gardasil 和 Gardasil 9 表现同样亮眼,销售额达到 11 亿美元,增长率高达 31%;默克还在分拆新公司精简架构,未来业务会更加聚焦于肿瘤药、疫苗和动物及保健业务上;此外,公司还在进一步扩展药物产品管线。随着默克采取的一系列大动作,其股票很有可能持续回暖。

葛兰素史克(NYSE: GSK)跟随其后,公司股价下跌近 12%。新冠疫情带来的恐慌可能是造成其股价下跌的部分原因。根据业内人士分析,葛兰素史克面临呼吸系统药物的定价压力和产品短缺的问题,预计 2020 年公司的利润会下降 4%。同时,公司正在进行业务拆分,与辉瑞成立一个新的合资企业,还处于过渡时期。不过,公司正在加大艾滋病毒和肿瘤学的研发力度,继续扩展其产品管线。此外,今年 2 月,葛兰素史克了一系列针对新冠疫苗研发的大动作,包括与流行病预防创新联盟(CEPI)达成合作助力疫苗研发。值得一提的是,葛兰素史克宣布收购德国 mRNA 疫苗领导者 CureVac 约 10% 的股权。

瑞士制药巨头诺华(NYSE: NVS)的股票下跌了 7.7%。主要原因很可能是诺华的新冠疫苗计划遇到了挫折,其 RSV 疫苗 ResVax 在两个不同的后期临床研究中均告失败。但是,诺华第一季度的业绩表现亮眼,第一季度净利润为 21.73 亿美元,同比增长 22%;每股收益为 0.96 美元,同比增长 16%。加之,诺华的专长是开发疫苗,公司产品线中有三种正处于临床试验的候选疫苗,还有正在测试的冠状病毒疫苗或 NanoFlu 流感疫苗。如果诺华取得重大突破,那么股价下跌的情况可能不会持续很长时间。

总部位于纽约的百时美施贵宝(NYSE: BMY)股价下跌情况与诺华相差不大,主要原因可能是该公司的明星抗癌药物 Opdivo 近期销售额放缓,投资者把过多的注意力放在了这一消息上,反而忽视其他增长性产品。加之,在新冠疫情期间,相比其他巨头,百时美施贵宝在新冠疫苗或者在药物研发方面,动作都不大。但是,近几个月,公司连获多个重要的监管批准,还提交 CAR-T 疗法药物 liso-cel 的上市申请等,业绩表现相当亮眼。其股价下跌更多的是,美股整体形势或者是说情绪影响,与其业绩表现等关系不大。

美国神经系统疾病药物领导者渤健(NASDAQ: BIIB)股票下跌近 6%。渤健股票下跌的主要原因很可能是输掉了关于 Tecfidera® 的专利官司,而这款药占据了渤健年销售额的 38.95%,这一消息打击了投资人对渤健的信心。不过本月初,渤健提交了治疗阿兹海默症的药物 aducanumab 生物制剂许可申请(BLA),如果获批,aducanumab 将成为全球首个减轻阿尔茨海默病(AD)临床症状的药物,或许会重燃投资者对渤健的信心。

强生(NYSE: JNJ)股票相比年初并未下跌,只是增长速度放缓。今年 1 月底,强生利用 AdVac 病毒载体和 PER.C6 细胞株技术开发新冠疫苗,预计强生的疫苗今年 9 月会进入人体试验阶段。强生旗下抗病毒药比较少,即使研发新冠疫苗或者药物成功,这对强生来说也微不足道。毕竟强生业务综合,涉及领域多,包括消费保健、医疗设备和药品等。新冠对其股价会有所影响,但是总体影响效果不会很明显。

除 Big Pharma 外,另外四家上榜的企业 Vanda Pharmaceuticals、Bluebird Bio、lexion Pharma Inc 和 Rogers Corp 股价表现不佳与新冠关系并不大。

新冠爆发以来,Vanda Pharmaceuticals(NASDAQ: VNDA)是股票跌幅最大的生物技术股。但是该公司股票下跌的主要原因在于其受到一项关于在开处方 Hetlioz 和 Fanapt 药物时没有遵循标签准则的质控。不过,今年 4 月份,Vanda Pharmaceuticals 公司的研究人员通过高通量药物筛选基因表达分析,认为金刚烷胺可以降低 SARS-CoV-2 阳性患者的病毒载量,降低病毒的复制和传染能力。目前,金刚烷胺对 COVID-19 感染的治疗效果正在进行临床试验。

Bluebird Bio(NASDAQ: BLUE)曾入选 2017 年十大最成功美股,但是近几个月股票却下跌 约 24%。由于新冠全球爆发,欧洲对于该公司治疗β- 地中海贫血产品 Zynteglo 疗法有条件批准和商业化进展延迟,以及美国生物制品许可申请(BLA)的延迟,该公司股价开始一路下跌。但是,利好消息是接下来 FDA 可能会批准 Zynteglo 疗法扩大适应症的 BLA,该公司的股票可能会出现逆转。

lexion Pharma Inc(NASDAQ: LXRX)和 Rogers Corp(NYSE: RCI)股票没有下跌,不过增速相对较慢。

整体上来看,几家 Big Pharma 的表现相对不太乐观,但也没有那么糟糕。在新冠疫情之下,制药大厂纷纷整合资源,聚焦于各自更擅长的领域,寻求转型和升级。或许新冠疫情将会成为 Big Pharma 转型的契机。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