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高层多方围剿,TikTok或在劫难逃?

互联网
美国高层多方围剿,TikTok或在劫难逃?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20-08-03

2020-08-03

要么被禁,要么改姓,不可能有第三条路。
互联网
要么被禁,要么改姓,不可能有第三条路。

最近,张一鸣很头疼。

他被美国高层盯上了,这里面包括白宫那位拥有金色秀发的老人,和一旁默默观望的民主党。

美国时间 7 月 31 日,特朗普以国家安全为由宣布了一项决定,命令字节跳动出售 TikTok 美国公司的所有权,并威胁说如果该公司不遵守政令,将面临全面封禁。晚些时候即传出微软可能接盘,以扩充其 LinkedIn 产品线的消息,根据字节跳动的估值,这笔收购将达数百亿美元。

然而 8 月 1 日晚间又传来消息,由于特朗普新近表示“不倾向允许一家美国公司收购 TikTok 的在美业务”,微软暂时停止了同 TikTok 的谈判,在摸清白宫的真正立场之前先行搁置。

与此同时,Facebook 火速推出了对标 TikTok 的 Reels,YouTube 的短视频功能 Shorts 也在火热开发中。

无论是出售还是被禁,TikTok 在美国的未来,恐怕都不由张一鸣决定了。

木秀于林

美国人怎么也没想到,TikTok 这么能打。

据 Oberlo 的数据显示,2019年,TikTok 的月活用户数达到 5 亿。这使得 TikTok 在全球社交应用月活排名第九,领先于 Linkedin、Twitter、Pinterest 以及 Snapchat,仅次于 Facebook 系 APP。达到这样的月活数量,Facebook 用了 4 年,而 Instagram 用了 6 年。

在下载量方面,TikTok 在 2019 年也得到了快速增长,远超在社交赛道做得不错的 Snapchat 以及 Instagram。截至 2019 年年底,TikTok 全年下载总量超过 5.08 亿,同比增长 55% 。

主要竞争对手 Instagram 2019年的总下载量是 2.94 亿次,较去年下载量减少 0.5%,而 Snapchat 2019 年的 1.73 亿次下载量,虽然比去年增长 18.7%,但是增长速度也低于 TikTok 的 55%。

在收入方面,据 apptopia 数据显示,TikTok 在2019年 Q4 的内购收入,较 2018 年 Q4 同比增长 310%,SensorTower 给出的收入数据甚至更好,2019 年 Q4 TikTok 在 App Store+Google Play 的海外市场内购收入 6200 万美元,同比增长率超500%。

2020上半年,TikTok 的表现更加凶猛。

TikTok 首次夺魁,成为下载次数最多的应用,达到了6.26亿次。下载次数排名第二和第三的App分别是 WhatsApp 和 Zoom,后者因为在线办公导致需求激增从而下载次数大涨。而 Facebook,Instagram 和 Messenger 仅排在第4,第5和第6位。

美国高层多方围剿,TikTok或在劫难逃?

收入方面,TikTok在非游戏类应用中排名第三,上半年全球吸金共计4.21亿美元,仅位于在线约会软件 Tinder 和 YouTube 之后。

自 musical.ly 与 TikTok 合并正式算起,到今天不过短短 2 年时间,字节跳动凭借过硬的推荐算法和成功的本土化经营取得了这一成绩。

本次对 TikTok 的攻讦,是包括特朗普共和党在内的多方共同作用的结果。或许你会奇怪,不就是一款热门应用吗,还能翻了天不成?

从 TikTok 的表现来看,还真有翻天的可能。

风必摧之

与广为人知的三权分立说法不同,媒体,被称作除“行政权、立法权、司法权”之外的第四种制衡,其作用可见一斑。

谁掌握了媒体,谁就掌握了话语权,这一点在总统竞选时显得尤为重要。

比如特朗普最喜欢的福克斯新闻网,在第一次选举时就为他当选立下了汗马功劳,而《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就同特朗普关系较差,经常报道一些负面。

Tiktok 显然同特朗普的关系谈不上好。远的不说,6月20日特朗普首场竞选集会的尴尬场面,TikTok 可谓功不可没。

会前,特朗普吹嘘超百万人预定了演讲门票,竞选团队还在场外也搭台,准备让他连讲两场。结果,20日当天不仅馆内二层平台人迹寥寥,场外也几乎空空如也,二场演讲自然告吹。

美国高层多方围剿,TikTok或在劫难逃?

图 | 集会实景

事后,TikTok 用户、韩流粉丝为主的年轻网友在社交媒体上庆祝“恶作剧成功”,并公开为数千张空座位负责。据《纽约时报》统计,20日当天,位于塔尔萨市的俄克拉荷马银行中心本能容纳19000人,但实际检票人数仅仅只有6200人。

不仅场内没坐满,场外的演讲台也“白搭”了。CNN现场记者发现,场外几乎没有人在等待。

自6月11日,特朗普竞选团队在推特发布门票免费预订信息后,这些韩流粉丝们一传十,十传百,纷纷预订门票,然后准备集体“放鸽子”。这个“恶作剧”在 TikTok 上开启了病毒传播模式,据《纽约时报》报道,鼓励人们订了票再“玩消失”的视频获得了数百万的观看。

“哦,我订了特朗普竞选集会的门票,但是我有事去不了了。”6月15日,一位TikTok在视频中如是说,并配上两声“意味深长”的咳嗽。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放鸽子抗议”的参与者们展现了高超的组织能力与“瞒天过海”的能力。“大多数人在向周围人发起这个倡议的24小时内就删掉内容,以防特朗普官方察觉出异样”,一位参与者如是说。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