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市值大滑坡:单日暴跌21%,一天缩水800亿美元

商业
特斯拉市值大滑坡:单日暴跌21%,一天缩水800亿美元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20-09-09

2020-09-09

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刺激了。
商业
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刺激了。

近期,特斯拉散户投资者的心情可能犹如过山车一般刺激,堪称大起大落。

9 月 8 日美股收盘,特斯拉市值重挫 21.06%,创造了有记录以来最大单日跌幅,粗略估算,一夜之间缩水超 800 亿美元,约是通用汽车和福特汽车的市值总和,也是近 4 个蔚来汽车的市值,这一波动让特斯拉的市值回落到 3077 亿美元水平,而在一周前,该公司的市值一度超过 4000 亿美元。

特斯拉市值大滑坡:单日暴跌21%,一天缩水800亿美元

图|特斯拉市值滑坡

为什么突然下滑这么严重?其实,与其说是大幅下滑,不如说是市场从疯狂回归到理性评估的状态。

特斯拉股票今年上半年涨了约 300%左右,市值已然超过一些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制造商,包括经营数十年的丰田和大众汽车,在今年受疫情影响并不景气的美国科技股中,反弹表现一马当先。

与很多仍在亏损的新兴车企不同,特斯拉已经是家赚钱的公司。2020 年 7 月,特斯拉公布的第二季度业绩显示,单季总营收达 60.36 亿美元,净利润为 1.04 亿美元,不仅超出了市场预期,而且也是连续第四个季度实现盈利;9 月 4 日特斯拉还宣布已完成价值 50 亿美元的股票出售计划,最终结算预计将在 9 月 9 日收尾。

诸多利好因素加持下,资本市场投资热度一路水涨船高,很多华尔街分析师和投资者普遍预计,特斯拉将有望在第三季度成为标普 500 指数成分股。

但出乎众人意料的是,上周五,标准普尔 500 指数委员会决定将电子商务网站 Etsy,自动测试设备制造商 Teradyne 和制药公司 Catalent 纳入标准普尔 500,却把呼声较高的特斯拉排除在外,而被纳入标准普尔 500 的三家公司市值规模要比特斯拉小很多,不过他们的盈利记录比较稳定。

落选标普 500 的消息一经传出,上周五特斯拉股价应声下跌就超过 7%,引发了一些市场抛售,而此前逼近 4000 亿美元的市值水平,现阶段来看,可能有点儿被过于追捧,变得虚高了。

来自 NORD/LB 的分析师弗兰克 · 施沃普(Frank Schwope)认为,特斯拉出现如此大的市值下滑,一方面是因为没能纳入标普 500 指数,另一方面,股价下滑也是该公司市值趋于正常化的表现,因为人们担心估值已达到不可持续的水平。

特斯拉市值大滑坡:单日暴跌21%,一天缩水800亿美元

图|特斯拉电动汽车(来源:Business Insider)

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内因是,特斯拉的大股东在市值高位做出了减持操作,是不是在 “割韭菜” 不禁让人猜疑。

在 9 月 3 日,苏格兰投资公司巴美列捷福 (Baillie Gifford & Co.) 宣布减持了特斯拉股份,巴美列捷福是特斯拉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仅次于该公司第一大股东、CEO 马斯克。关于减持,巴美列捷福对外回应称,主要是受该公司内部指引约束,由于特斯拉的股价大涨,触发了基金持有个别股票的比例限制(不超过 10%),因此被迫减持。

而截至 2020 年 8 月 31 日,巴美列捷福持有特斯拉的股份由 4 月份占比 7.49%,减至 8 月的 4.25%,如按照特斯拉最高位 4000 亿美元的市值水平估算,这部分股权套现的价值达 129 亿美元左右。

同时,另外一个维度,特斯拉的竞争者们正在加速追赶,既有后起之秀,也有老牌车企转型布局,特斯拉今后面临的市场竞争状况,可能不会如前期那么乐观。

例如,被称为卡车界特斯拉的美国氢燃料重型卡车制造商尼古拉(Nikola)近期透露,通用汽车已同意收购该公司 11%的股份,通用汽车将在 2022 年底之前生产尼古拉的氢燃料电池电动皮卡 Badger。近期,特斯拉的市值下跌,而尼古拉的股价则上涨了约 29%,通用汽车的股价也上涨了 6%。

如果从资本市场宏观层面来看,特斯拉并不是唯一出现大跌的科技股。仅在过去三天中,美国六家最大的科技股就蒸发了超过 1 万亿美元。据粗略估算,苹果下跌了约 3250 亿美元,微软下跌约 2190 亿美元,亚马逊下跌约 1910 亿美元,Alphabet 下跌约 1350 亿美元,特斯拉在下跌约 1090 亿美元,Facebook 下跌约 890 亿美元。

2020 年初,这六家美国最大科技公司的总市值约为 5 万亿美元,9 月 2 日,总市值飙升至 8.2 万亿美元的顶峰,9 月 8 日收盘后,它们的总市值为 7.1 万亿美元。

分析师认为,大盘中看涨期权的活动(押注股票上涨的活动),随着期权卖主购买股票而加剧了市场的泡沫。例如,被称为 “纳斯达克鲸鱼” 的软银,过去一个月在美国大型科技公司中购买了近 40 亿美元的股票期权,从而推动了交易量的增长并助长了交易狂潮,为股市本身增添了泡沫,而这种征兆,也往往是对市场即将出现股票抛售的前期预警。

Bleakley Advisory Group 首席投资官彼得 · 布克瓦尔(Peter Boockvar)表示:“这只是去赌场的一次旅行。”

分析师认为,单一股票的交易量已经超过了更广泛的股票市场指数的日均看涨量,交易员一直在监视这种异常活动,这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什么波动率指数(VIX)上升的同时,股市也在攀升。波动率指数(VIX)就是市场所谓的“恐惧指数”,通常在股市下跌时走高,而标普 500 指数看跌期权或看涨期权也会将这种因素纳入考虑范畴,这可能有助于理解,为什么市场热度这么高的特斯拉,却没能纳入标普 500 的原因。

从这个角度来讲,市值出现大滑坡的特斯拉,并不是发展“失速”的转折点,反而是因为之前跑得太快,涨得太疯了,现在需要挤破泡沫冷静一下。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