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蒂逝世|她留下的遗产我们继承了多少?

科学
海蒂逝世|她留下的遗产我们继承了多少?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20-09-12

2020-09-12

海蒂报告的价值不在于学术性,而在于呈现了性体验的多样性,冲击了普通大众。
科学
海蒂报告的价值不在于学术性,而在于呈现了性体验的多样性,冲击了普通大众。

9 月 10 日,研究女性性行为的先驱者,雪儿 · 海蒂(ShereHite)在家中去世,享年 78 岁。

晚年她接受采访时,曾表示自己患有帕金森症和阿尔兹海默症。

海蒂逝世|她留下的遗产我们继承了多少?

图 | 雪儿·海蒂(来源:LIFE Images Collection,via Getty Images)

1976 年,海蒂出版了《海蒂报告: 全国女性性行为研究》(中译本名为《海蒂性学报告:女性篇》),首次以第一视角、大范围展现了女性的性体验和感受。如同平地一声惊雷,这些女性的性体验直诉让人们错愕且哗然。

《海蒂性学报告》是美国上世纪 70 年代某个声部的见证。经历了 60 年代性解放运动洗礼的女性,在给海蒂的问卷回答中,细致袒露了各种情欲体验。

海蒂逝世|她留下的遗产我们继承了多少?

图 | 《邻人之妻》及其中文译版

上世纪 60 到 70 年代,正是美国性的道德、伦理观念经历动荡与变迁的时期。同时代著名记录者还有盖伊 · 特立斯,他从 1971 年开始《邻人之妻》的写作计划,记录美国中产阶层形形色色的性游戏和情色娱乐,一写就是 9 年。

透过海蒂的报告,人们看见的是,70% 的女性没有通过插入式性交达到性高潮,却能够通过阴蒂自慰轻松达到性高潮。这挑战了此前弗洛伊德的观点,他认为 “彻底的阴道高潮” 只能通过插入式性行为来实现。这极大地挑战了男性在性爱中的固有地位。

《花花公子》和一些杂志将她的书命名为“仇恨报告”,称这本书是“反男性的”。

海蒂在哥伦比亚大学取得历史学硕士学位后,用自己的资金完成了这份报告。她对美国 14~78 岁的女性投放了 7.8 万份问卷调查,收回了其中的 3019 份,最终用于统计的有 1844 份。取样偏差使得其报告的学术性受到质疑。

亚洲性学联会首任主席、香港性学专家吴敏伦博士曾表示:“海蒂性学报告更像是性政治学的作品,而不是一部科学著作。”性社会学博士、北京林业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世界华人性学家协会执委方刚对 Deeptech 表示:“海蒂不能算一个性学家,而是一个记者;这部书的价值不在于学术性,而在于呈现了性体验的多样性,冲击了普通大众。”

海蒂与海蒂报告的中国之旅

“她一进来,整个会场突然就静下来了。她风度翩翩,非常有气质,很漂亮,大家一下都愣了。”中国性学会副理事长马晓年跟 DeepTech 回忆他对雪儿 · 海蒂的第一印象。

2005 年,重庆市科协拨款 20 万元,使得中国成功举办首次国际性医学研讨会。这也是中国唯一一次举办国际规格的性医学会议,那是海蒂首次来到中国。借此机会,海蒂也接受了重庆医科大学的邀请,担任客座教授。

海蒂逝世|她留下的遗产我们继承了多少?

图 | 海蒂在国际性医学研讨会现场(来源:马晓年)

海蒂逝世|她留下的遗产我们继承了多少?

图 | 海蒂与马晓年合影(来源:马晓年)

马晓年最初接触到海蒂的作品是 1982 年,那时中国尚未翻译海蒂的作品,中国也没有 “性医学” 相关的专业。此前他读过英文的性医学教材,但从来没有读过直接谈性的文字。海蒂的这本书成为了启蒙读物。

他能读到这本书,多亏了海关的粗心。马晓年在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取得计划生育 - 生殖药理的硕士学位后,1981 到 1982 年在英国进修。回国时他带了 10 本性学方面的书籍,其中就有《海蒂性学报告:男性篇》。

他回国正逢 “清除精神污染” 时期,和性相关的书籍通通被海关扣下,这本书当时反着放在行李箱中,封面上的字小,侥幸漏过检查。

而马晓年读到第一本英文性医学教材,也有一段波折。他按照图书馆给出的索引寻到具体书架,发现架子上的对应位置永远是空的,这样一空空了几个月。他纳闷,这本书怎么永远在借出?而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大多是女性,他也不好意思问。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一个老头,才得以向其询问。

老头一脸严肃地问他:你什么专业?——计划生育。老头又查他的图书证,确定了是计划生育专业,才放了心:你可以看。

马晓年在协和图书馆从老大爷手上争取来的性医学教材是马斯特斯和约翰逊的性医学教科书。马斯特斯和约翰逊首次在实验室中研究人类的性行为,他们也是美剧《性爱大师》的人物原型。

另有一件事或许更能反映上世纪 80 年代中国社会对于性教育的保守甚至是敌视态度:1982 年,来自泌尿外科领域的吴阶平院士组织编译了首部性医学教科书《性医学》。1989 年逢 “扫黄” 运动,尽管当时吴阶平是协和医学院院长,这本教材依旧被下架。

方刚第一次接触到海蒂的书籍是 1998 年,那时,他已经做了父亲。他阅读《海蒂性学报告:男性卷》,里面多元的性描写让他感到非常震撼:“我才发现,原来男人的身体可以这样用,而我以前并不知道。”

海蒂逝世|她留下的遗产我们继承了多少?

图 | 《海特性学报告男人卷》,未来出版社1998年版

给马晓年和方刚带来震撼的《海蒂性学报告:男性篇》是海蒂出版的第二本书,1981 年出版,海蒂为此发放了 11.9 万份问卷,基于回收的 7230 份写作而成。

海蒂的作品从 1993 年开始被译介到国内,最早中原农民出版社只出版了《海特性学报告》,内容只包括其 1976 年针对女性的调查报告。方刚回忆,这家出版社因为这本书被关掉。

1998 年,未来出版社继续出版了《海特性学报告(男人卷)》、《海特性学报告(情爱卷)》。其中情爱卷翻译了海蒂在 1994 年出版的第三本著作《海蒂家庭报告: 在父权制下的成长》,将调查对象聚焦为婚姻关系中的女性和男性。

此后,海南出版社在 2002 年、2008 年、2011 年、2016 年先后四次以丛书的形式再版。

方刚告诉 Deeptech,他这些年在做性咨询和婚姻咨询的过程中,会将《海蒂性学报告》推荐给有性唤起障碍的女性,作为阅读疗法的材料。他在培训咨询师时,也会推荐咨询师如此使用。

性的讲述与挣扎

估计很少有人会质疑海蒂本人的性魅力。从照片看,海蒂金发红唇,散发着浓烈的女性气息,正是美国主流审美所钟爱的类型。

海蒂逝世|她留下的遗产我们继承了多少?

图 | 雪儿·海蒂(来源:海蒂官网)

1942 年,海蒂出生于美国密苏里州,母亲生她时只有 16 岁,后来母亲甚至向海蒂表达过,当时不愿意赡养她,觉得她是个累赘。

大学时期为了赚钱,海蒂曾经接受后来说她 “反男性” 的《花花公子》拍过裸照。她为 Olivetti 打字机拍摄了广告。这则广告出现在《花花公子》杂志上,打出标语是“打字机如此聪明,她不必如此”。于是她很快加入了一群妇女,在 Olivetti 的办公室里抗议这幅广告。

1989 年,海蒂随父亲移居欧洲。而随着海蒂陆续出书,她在美国遭受到的攻击愈加严重,这使得他在 1995 年放弃了美国国籍,选择加入德国籍。彼时海蒂与她当时的丈夫,比她小 19 岁的德国钢琴家弗里德里希 · 赫里克生活在德国。这段婚姻总共持续了 14 年,两人于 1999 年离婚。之后,他与第二任丈夫保罗 · 沙利文结婚,最终定居伦敦北部。

如今,以第一视角展现女性经验的艺术作品并不少见,最著名的,是 1996 年由伊娃 · 恩斯特自编自演的电影《阴道独白》,它获得了 1997 年奥比奖最佳剧本奖,已经在 140 多个国家上演。

2018 年,为纪念英国妇女获得选举权 100 周年,BBC 拍摄了迷你剧《她说:女性人生瞬间》,全剧由 8 个不同年龄、身份、地位的女性独白组成,讲述具有代表性的私人故事。

海蒂逝世|她留下的遗产我们继承了多少?

图 | BBC的迷你剧《她说》

2004 年前后,上海和广州的大学生在校园里搬演了话剧《阴道独白》;2009 年,北京薪传话剧团得到原版授权后,展开了一系列巡演。此外,上海和北京的一些学生也进行了本土化尝试,通过采访中国女性的阴道故事,创作剧本,进行了多场演出。

在 2018 年演出结束的交流中,有观众提问,不同于美国版本,中国原创版本没有对呻吟的表演。导演表示,这是考虑到此前美版的演出情况,很多男性观众进入剧场,大部分时间昏昏欲睡,只等着看呻吟的部分,之后满足地离开。

受《阴道独白》启发,2019 年,方刚自编自导,由中国白丝带志愿者演出的《男人独白》上演,从男性的第一视角讲述 “男性气质焦虑”、“阳痿”、“亲密关系中的强奸” 等话题。

方刚认为,中国人的主流性观念迄今没有太大的改变,不过在亚文化的支流上有所改变,但是也没有想象和预期的那么快。

马晓年的感受则是,从 2005 年国际性医学研讨会举办算起,性观念在 “2013、2014 年还好,最近几年又有点收回去了”。2016 年后,中国老教授协会的职业教育研究院想成立一个“性瑜伽指导师” 的项目,申请时名称无法通过,最终改成了“幸福瑜伽”。

2017 年,杭州萧山一位二年级孩子的妈妈吐槽学校发放的《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尺度太大”,并晒出含有 “男女生殖器相关介绍” 的图片,随即引发网民热议。最终校方撤回了这本由北师大编写的教材。不过在舆论喧哗中,也有一部分网友对教材表示了肯定。

倾向、局限与延伸

中国性学会理事长徐天民教授曾在接受《凤凰周刊》采访时表示:“上世纪 80 年代初,中国大陆社会的性思潮处于封闭保守的状态。后来逐渐开放,来势还是很猛的。”与这一过程同时发生的,正是以金赛和海蒂为代表的作品被译介进入国内,它们都是以社会学方法对主要调查对象进行行为学研究而写成,具体手段则是大量发放问卷,收回后进行统计。

马晓年表示,海蒂的调查问卷的特点是开放式发问,而不是让受调查者做选择题。但在将问卷回收分析时,还是会将各种态度分成支持、中立、反对三种来呈现。

不过在问卷设计的背后,不可避免地隐藏着海蒂自己的观念。作为台湾女性运动先驱者之一的何春蕤教授指出,她不再将性看做是生殖功能的实现,问卷只追问女人达成快感的方式和感受,不预设婚姻或道德立场的规范,自然会召唤出“一个个挣扎着在人生中构筑一点点欢乐的灵魂”。

何春蕤同时也指出海蒂 1976 年调查的局限性——仅围绕着女性少数的生理部位来设问。这高估了快感与器官部位之间的关联,未考虑整体情欲文化中是否仍包藏着对女人的歧视与压抑。

在海蒂后期的著作中,她也有意识地将视角扩展,2006 年,她出版了《雪儿 · 海蒂读本: 关于性、全球化和私人生活的新作和精选》,尝试从文化的视角来探讨女性身份。

2006 年,海蒂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表达了这样的观点:“我主张性爱应该是两个试图交流的身体。我们应该尽可能地唤起对方的性欲,而不是为了达到高潮而互相竞争。”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