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主编:“美国科学政策史上最可耻的时刻”,水门事件记者新书《Rage》引极大争议

科学
Science主编:“美国科学政策史上最可耻的时刻”,水门事件记者新书《Rage》引极大争议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20-09-13

2020-09-13

“可能是美国科学政策史上最可耻的时刻。”
特朗普 疫情
“可能是美国科学政策史上最可耻的时刻。”

“可能是美国科学政策史上最可耻的时刻。”

美国时间 9 月 11 日,国际顶尖学术期刊 Science 刊登文章《特朗普在科学上撒谎》。作者是 Science 主编、化学家霍尔顿 · 索普(Holden Thorp) 。
文章指责特朗普在疫情期间有意弱化新冠疫情的危险程度,屡次在科学上对美国民众撒谎。这让美国科学界士气低落,让无数美国人丧生。

这是疫情暴发之后,特朗普防疫不利争议的再次升级。截至今日,美国已经成为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国家,确诊病例超过 648 万,死亡人数超过 19 万。

霍尔顿 · 索普指责特朗普的依据,是华盛顿邮报副主编鲍勃 · 伍德沃德(Bob Woodward)在新书《Rage》中披露的最新信息。这位曾揭露“水门事件”的美国传奇记者在去年 12 月至今年 7 月期间,曾 18 次采访特朗普。
9 月 9 日,一些美国媒体公布了特朗普与伍德沃德的部分采访内容,显示特朗普在美国疫情暴发之前就清楚新冠远比流感更加致命,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淡化这一点。
一份 2 月 7 日的采访录音中,特朗普就直接表示:"新冠病毒很致命。"他说,人们不必触摸任何东西就有可能被感染。“你只是呼吸空气,病毒就可以传播。”他还说这个病毒甚至比流感“更致命”。

另一份 3 月 19 日的录音内容中,特朗普在采访中说,“我想要淡化新冠病毒的严重性。我一直都想淡化它,我不想造成大众恐慌。”
在 2 月 7 日特朗普接受采访时,美国和世卫组织先后宣布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全球范围确诊病例在 1 万左右。
特朗普无视科学的态度直接反映在美国防疫政策的制定上。
文章指出,特朗普政府坚持要求美国学校和大学重新开学,甚至大学足球也应该恢复。但事实上,在这之前的 3 月 19 日,特朗普就在采访中表示,新冠病毒不仅对年长的人产生影响,事实上年轻人也无法幸免,“年轻人也一样,有很多年轻人。”

在疫情得到控制前开学的做法加速了病毒的传播,意味着所有的学生、教育工作者,以及疫情加速传播下带来的更多受害者,都因此遭受了极大的痛苦。
霍尔顿 · 索普指出,特朗普对疫情的隐瞒,阻碍了部分卫生官员说出真相。
2 月 25 日,美国 CDC 主任南希 · 梅松尼尔(Nancy Messonnier)说: “这不是一个是否还会发生的问题,而是一个确切的问题,这个国家什么时候会发生,有多少人会患重病。”特朗普也知道这一点,但未接受她的建议。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福奇 (Anthony Fauci)身上,福奇是美国顶尖的传染病专家,也是传染病控制的重要领导人。从疫情暴发以来,特朗普的支持者认为南希 · 梅松尼尔和福奇的发声没有收到限制,但根据现有的电子邮件记录,他们确实被封口了。
如今美国总统故意在科学问题上撒谎,“这种做法直接威胁了人们的健康,并直接导致了大量美国人因病丧生。”
霍尔顿 · 索普在文章最后写道,研究人员正在不知疲倦地开发疫苗,调查病毒的来源以防止未来疫情会再次暴发。一线医护人员把自己暴露在病毒面前,降低了死亡率。其中部分医护人员自己也被感染并因此去世。
但他们没有看到总统和其身边幕僚表现出任何好品质。事实上,特朗普并不是对疫情一无所知,他也没有忽视关于疫情的简报。从他的采访内容里我们可以知道,特朗普撒谎了,这点显而易见。


图 | Science 主编、化学家霍尔顿 · 索普(来源:AAAS)
文章刊发后,白宫新闻发言人萨拉·马休斯( Sarah Matthews)回应称,关于特朗普误导公众、隐瞒信息导致更多死亡病例的说法是荒谬的。

“他总是把美国人民的健康放在首位,在 1 月时,特朗普早早发布了对中国的旅行禁令、宣布公共卫生紧急状态并成立了新冠病毒特别工作组。”“在危机时刻,人们希望领导人能够采取果断行动,而正如特朗普指出的那样,他不想引起不必要的恐慌,而是在寻求安抚国家。”

“水门事件”记者新书揭露:特朗普的谎言

Science 主编在文章中提到的信息,来自伍德沃德出版的新书《Rage》。伍德沃德曾在 1972 年率先捅破了著名的水门事件,从而迫使时任总统尼克松下台,伍德沃德和同伴也因此获得了 1973 普利策新闻奖。
这本书根据他与特朗普 18 次有录音的采访,以及与前国防部长吉姆 · 马蒂斯、前国务卿雷克斯 · 蒂勒森和前国家情报局局长丹 · 科茨等人的交谈所获得的信息而写成。
CNN 评价,《Rage》可能是伍德沃德继披露水门事件的“All the President’s Men”以来最重要的作品。书中披露了许多信息,足以说明,特朗普早在 2 月份,甚至更早就知道疫情的严重性,但是却选择隐瞒真相。

图 |《Rage》一书的封面

1 月 28 日,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C·奥布莱恩告诉特朗普:“这将是你在总统任期内面临的最大的国家安全威胁”,“这将是你面对的最艰难的事情。”
10 天后,特朗普在电话中告诉伍德沃德,表示他认为情况比他当时公开说的要糟糕得多。特朗普在电话中说,“你只需要呼吸空气,它就是这样传播的”,“所以这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这个问题很微妙。它甚至比剧烈的流感还要致命。”
特朗普甚至强调,“这是致命的东西。”
但是在同一时期,面对公众时,特朗普换了另一套说辞。他对美国公众表示,这种病毒并不比季节性流感更糟糕,他预测这种病毒很快就会消失,并坚称美国政府已经完全控制住了它。几个星期之后,他才公开承认这种病毒不是普通的流感,它可以通过空气传播。
3 月 19 日,特朗普向伍德沃德表示,“我想一直淡化这件事”,“我仍然喜欢低调处理,因为我不想制造恐慌。”
书中也引述了其它人对于特朗普的评价。
前国家情报局局长丹·科茨评论特朗普,“对他来说,谎言不是谎言。他就是这么想的。他不知道真话和谎言的区别。”
前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则说,“总统没有道德。”“我从来不太在乎特朗普说了什么……总的来说,我没有从他那里得到太多指导,除了偶尔一条推特。”
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曾向别人评价特朗普,“他的注意力持续时间就像一个负数”,“他的唯一目的就是获得连任。”
在人们依据新书的内容攻击特朗普的同时,也将愤怒指向了作者伍德沃德,指责他将信息拖到 9 月才披露。

图 | 调查记者鲍勃 · 伍德沃德(来源:美联社)

广告周刊的记者斯科特·诺维尔(Scott Nover)在 Twitter 上写到:这些关于 2019 冠状病毒疾病的采访是在 2 月和 3 月完成的。为什么我们要在 9 月份出版的一本书中知道它呢?新闻工作者不是有义务及时发布这些信息吗,特别是在大流行期间?……我不认为这是流行病期间的道德行为,当公众需要知道总统是如何谈论病毒的时候。
天普大学新闻学院院长、《西雅图时报》前长期编辑戴维·博德曼(David Boardman)在 Twitter 上表示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最近频繁出现,新闻工作者将重要的新闻留在自己的书里。在今天这种生死攸关的情况下,这种传统做法依旧道德吗?”
面对指责,伍德沃德本人在华盛顿邮报的一篇专访上做出了回应。

他表示 2 月份时,特朗普对其说的话让他很难理解,彼时人们对病毒没有恐慌。在 2 月的最后几天,安东尼·福奇公开向美国人民保证,不必改变日常习惯。

他不知道特朗普从何处获得这些信息,“我遇到的最大的问题,也是特朗普一直以来遇到的问题,就是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而他本人把一切弄清楚,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完成这份报道,“我的工作是理解它,对他负责(指特朗普),对自己负责”,伍德沃德补充“我已经尽力了。”
伍德沃德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说,“如果我当时写了他在 2 月份告诉我的事,就不会知道其他我们不知道的事。”他的最高目标不是写每日新闻,而是给读者一份可能产生更大影响的蓝图,尤其是在大选来临之际。“分界线就是选举。”
书中还涉及特朗普与金正恩及朝鲜的关系,以及特朗普对种族主义的看法等。特朗普认为,凭借其总统说服力,金正恩肯定会放弃核武器。在种族歧视上,他表示自己为黑人社区做了大量工作。
CNN 的评论认为,是特朗普自身的傲慢,让其认为,伍德沃德在花足够多的时间采访伟大领袖。
伍德沃德与《华盛顿邮报》有着长期的合作关系,但他不再是《华盛顿邮报》的员工,尽管他仍然拥有一个从属关系和副主编的荣誉头衔。他不再从事日常新闻业务。

《柳叶刀》两次发表评论:川普撤资 WHO 是反人类罪,政治化语言带来危机

科学界对特朗普的不满蓄积已久。4 月 25 日,《柳叶刀》主编理查德·霍顿(Richard Horton)就发表评论:为什么特朗普关于世卫组织(WHO)的说法是错的。
起因是在 4 月 14 日,特朗普公开表示“政府停止对世界卫生组织的资助”,并质疑 WHO 过于依赖中国的信息披露,应对危机能力不足。

理查德·霍顿概述自疫情暴发以来,中国的控制以及对 WHO 的信息披露,还有科学家们对病毒研究的最新进展。

他写到:从这个时间轴可以得出什么结论?世卫组织仅用了 4 天时间就告知世界这种新型非典型肺炎的存在……因此,特朗普总统的指控是没有根据的。
甚至特朗普对于 WHO 的指控和他早期的赞扬也自相矛盾。2 月 24 日,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美国疾控中心和世界卫生组织工作很努力,也很聪明。”
评论文章的最后写道:
特朗普总统决定伤害一个唯一目的是保护世界人民健康和福祉的机构,这是一种反人类罪。这是对全球平民的明显而非人道的攻击。他应该立即恢复世卫组织的资助,并向该机构提供他的全面和无条件的支持。
而在 Science 的评论发出后,当地时间 9 月 12 日,理查德·霍顿在《柳叶刀》上再次发表评论《政治化语言的危机》。

这篇文章中,他对乔治·奥威尔关于政治与语言的观点表示赞同,他引述奥威尔的论述,“清晰思考是走向政治复兴的必要的第一步”,“清晰语言的最大敌人是虚伪”,“政治语言……是为了让谎言听起来真实,让谋杀听起来可敬。”

理查德·霍顿评述了在此次疫情中,俄、美使用政治性话语,将疫情作为攻击对手的工具。
文章的最后,他写道:COVID-19 也不例外。政治语言危机加剧了我们目前面临的健康和经济危机。除非我们的话语中没有口是心非、谎言和虚伪,否则我们永远不会从这一流行病中吸取教训。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