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发声:谴责特朗普对科学的践踏,支持拜登当选总统

科学
《自然》发声:谴责特朗普对科学的践踏,支持拜登当选总统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20-10-15

2020-10-15

我们不能袖手旁观,坐视科学被破坏。乔 · 拜登对真理、证据、科学和民主的信任,让他成为本届美国总统大选的唯一选择。
科学
我们不能袖手旁观,坐视科学被破坏。乔 · 拜登对真理、证据、科学和民主的信任,让他成为本届美国总统大选的唯一选择。

DeepTech 编辑部按:继《柳叶刀》《科学》《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先后发声之后,《自然》今天也发出社论,以前所未有的强烈语气谴责特朗普任美国总统四年来对科学及科学政策的践踏行为,这在这本权威期刊面世后长达一个半世纪的历史上也是极为罕见的。很显然,特朗普的破坏行为所影响的决不止于美国国内,而是会波及全球。

《自然》发声:谴责特朗普对科学的践踏,支持拜登当选总统

2016 年 11 月 9 日,全世界被一个出乎意料的结果惊醒:唐纳德 ·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

当时,《自然》也流露了对这个结果的失望。但是,根据《自然》的了解,美国现有制度的设计,旨在防止过度的行为出现。这种制度建立在制衡体系之上,这让总统无法行使绝对权力。我们曾经对此充满希望,希望美国现有制度能够抑制由于特朗普无视证据和事实、不尊重意见相左者以及对女性的恶毒态度所带来的巨大危害。

事实证明,我们错了。

近年来,美国总统特朗普残酷地攻击和破坏那些重要机构。从科学机构到媒体、法院、司法部门,甚至就连选举体系也遭到了破坏。特朗普宣称“美国先行”,但从他对疫情大流行的表现看,他践行的是“自己先行”,而绝不是美国先行。

特朗普政府选择和美国的朋友、盟友们开战,同时,退出了一系列关键的国际科学和环境组织,尤其包括 2015 年巴黎气候协定、伊朗核协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更加无法想象的是,在疫情大流行期间,美国还退出了世界卫生组织。

诸如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全球气候变暖、遏制核武器扩散和威胁等挑战,它们都是全球性的,也是急迫的。如果没有全球各个国家和众多机构的共同努力,这些问题无法解决。而特朗普恰恰在破坏国家间的合作和国际机构的努力。

《自然》发声:谴责特朗普对科学的践踏,支持拜登当选总统

图|全球气候变暖威胁人类生存 (来源 pixabay)

在国内方面,本届政府带来的最恶劣的影响,就是对健康卫生部门、科学机构的干涉。这种可耻的做法,削弱了公众对这些机构的信任,而这恰恰是保障人民安全所必需的。

乔 · 拜登,特朗普的竞选对手,曾担任副总统和参议员。凭借他的政策和领导才能,拜登是美国修复特朗普政府造成的对科学、真理巨大破坏的最好希望。

四年前,一些人希望特朗普的过分行为能受到保守的共和党的约束,共和党长期以来重视法治。前几任共和党总统,把支持科学和创新资金归功于两党的共同传统。但是特朗普正在试图用自己的民粹价值观重塑共和党。

从政治气候的各个方面来看,民粹主义者正在全球各地崛起。他们把世界分为 “人民” 与“精英”,根据民粹主义者的说法,“精英”包括研究人员和他们所在的机构。特朗普政府破坏了人们对这些研究人员的信任,干扰了他们的自主权,并对他们在国家生活中的重要作用表示蔑视,就连最高法院法官、公务人员和记者也遭到了类似攻击。

冠状病毒灾难

特朗普政府无视科学、规则、民主制度以及事实,这些都充分体现在了对新冠病毒大流行的灾难性应对中。

在大流行初期,特朗普没有制定一个全面的国家战略,以提高检测能力和追踪密切接触者,并且加强公共卫生设施。相反,他蔑视并且公开嘲笑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指定的以科学为基础的健康指导方针。该方针强调了口罩使用和保持社交距离的问题。

当意识到大流行的相关信息和行动不匹配时,特朗普政府开始重写应对大流行的指导方针。特朗普在病毒的危险性上撒了谎,并且鼓励人们抗议旨在减缓病毒传播的政策。其结果(如果不是目标)是,淡化了美国(乃至全世界)面对的这场半个多世纪以来最严重的危机。

这些行为造成了毁灭性后果。美国死亡人数超过 215000 人,这种病毒在美国造成的死亡人数比世界其他任何地方都要多,就算按照人口规模进行调整,美国的表现依然糟糕透顶。尽管美国拥有大量的科学家、科学资源和货币资源可供调配,特朗普政府依然在如此关键的时候遭遇了灾难性失败。

《自然》发声:谴责特朗普对科学的践踏,支持拜登当选总统

图|美国成为全球新冠疫情最严重的国家 (来源pixabay)

对科学家提供咨询建议的破坏,伴随着科学管理机构科研能力的系统性瓦解,二者同时发生。

美国环境保护局(EPA)在 50 年前由共和党总统理查德 · 尼克松创立。该机构帮助许多国家更好地了解污染的危害,并率先制定应对污染的法规,拯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但在特朗普政府时期,由于高级领导层对 EPA 的科学家视而不见,该机构已经萎缩。在机构高层的 “努力” 下,EPA 已经减少、削弱了 80 多项与控制污染物相关的规章制度,这些污染物包括温室气体、重金属汞和二氧化硫。

同样地,CDC 本该领导这次新冠疫情应对行动。但随着大流行进一步发展,CDC 被迫受一个临时工作组领导。该工作组领导人包括副总统迈克 · 彭斯和特朗普的女婿贾里德 · 库什纳,这两个人都不具备传染病病毒方面的专业知识。之后,在今年 7 月,特朗普政府取消了 CDC 收集、管理和共享冠状病毒数据的职责,并将其移交给卫生和公共服务部,即 CDC 的上级机构,其负责人亚历克斯 · 阿扎尔直接对总统负责。

在近代历史上,还没有任何一个总统试图将政府机构政治化,并且大规模将科学专业知识从政府机构中清除出去。但是,特朗普这么做了,他的行为正在加速气候变化,污染空气,杀死更多野生动物和人类。

特朗普还提倡民族主义、孤立主义和仇外心理,并且默许白人至上主义团体。特朗普政府从 2017 年开始修改移民政策,其中就包括颇受争议的针对 7 个国家的旅行禁令,7 个国家中,有 5 个是主要的穆斯林国家。即便到现在,总统大选临近,国土安全部还在提议限制国际学生签证期限。

美国作为一个对全球学生和研究人员开放的国家,名誉受到了损害。国际人才显然在帮助国家成为创新与科研强国方面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特朗普一系列所作所为,包括关闭边境、限制移民、阻碍国际科学合作(尤其针对中国科研人员),与解决全球面临的诸多挑战的需求背道而驰。

拜登必须当选

特朗普德不配位。他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他无法领导美国,也不能团结美国。

相比之下,乔 · 拜登在参议院任职时期就是一名政治家。他曾经和自己的政治对手达成合作,以获得两党对立法的支持。这一能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因为他即将接手的国家比四年前更加分裂。

拜登已经表明了他对科学、研究价值的尊重,而且发誓要恢复美国破碎的全球关系。出于这些原因,《自然》杂志支持拜登,我们敦促选民在 11 月 3 日投票给他。

拜登的竞选团队和研究人员密切合作,共同制定有关大流行和气候变化的应对指南。他承诺,有关大流行的应对措施应该由公共卫生专业人员做出,而不是由政治家做出。拜登致力于恢复这些专业人员和公众直接沟通的能力。

此外,拜登还承诺加强新冠病毒检测和密切接触人员追踪的能力,并且为受病毒影响最大的人群提供更多支持。再加上疫苗和其他药物,这些政策对结束这场大流行至关重要。

在气候问题上,拜登让美国重返《巴黎协定》,并提出了最具雄心的国内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该政策由美国主要政党提名的候选人共同倡议。一项耗资 2 万亿美元的计划将投资于清洁能源和低碳基础设施,目标是在 2035 年使美国摆脱对化石燃料发电的依赖。

如果当选,拜登将有机会重新加入在特朗普时期退出的气候、环境组织,恢复 EPA 萎缩的科研能力,并且重新赋予 CDC 在大流行中的领导职能。他还会采取行动,扭转移民和学生签证方面的恶劣政策,敦促美国履行其国家承诺——尤其是对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承诺。

当领导人误入歧途时,我们的体系旨在保护这种极端情况下人民的安全。而特朗普已经开始对其大肆破坏,他成为了那些在美国、乃至全世界播撒仇恨和分裂的人的偶像。

我们必须要给乔 · 拜登一个机会,让他恢复人们对真理、科学和民主制度的信任,治愈这个分裂的国家,重建美国在世界上的声誉。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