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宣布赴美建厂三年后,“世界第八大奇迹”正摇摇欲坠

商业
富士康宣布赴美建厂三年后,“世界第八大奇迹”正摇摇欲坠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20-11-03

2020-11-03

2018 年夏天,美国威斯康星发生了一件大事儿。美国总统特朗普,富士康 CEO 郭台铭,以及一众当地政府官员
商业
2018 年夏天,美国威斯康星发生了一件大事儿。美国总统特朗普,富士康 CEO 郭台铭,以及一众当地政府官员

2018 年夏天,美国威斯康星发生了一件大事儿。美国总统特朗普,富士康 CEO 郭台铭,以及一众当地政府官员,参加了富士康 LCD 液晶屏工厂的破土仪式。

他们手持金铲,春风满面。背后还有一面巨大的星条旗,悬挂在两台挖掘机高高举起的铲斗之间。

“这是世界第八大奇迹,” 特朗普炫耀道。这是他竞选承诺的一部分,让制造业回归美国。

从富士康的承诺看,项目的规模和野心都很大。五年投入 100 亿美元,建设 2000 万平方英尺的综合生产基地,生产第 10.5 代 LCD 屏幕,到 2022 年底创造 1.3 万个工作岗位,甚至还誓言打造成媲美硅谷的科技园区。

然而,一晃两年多过去了,当初承诺的综合基地还没有开工的迹象。工厂建筑是有了,但都是空架子,绝大多数建筑的内部都是尚未装修的样子,裸露的水泥地和管道,像极了烂尾楼盘。

富士康宣布赴美建厂三年后,“世界第八大奇迹”正摇摇欲坠

图 | 富士康的 “创新中心”,拍摄于 2020 年 4 月 10 日(来源:Matt Jewell/The Verge)

也有一部分设施装修了,为了迎接特朗普、郭台铭和政府官员的视察。

更糟糕的是,截至 2020 年初,富士康只在当地招聘了 580 多人,远低于自己设定的 2080 人目标,其中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已经被裁掉 —— 招聘他们是为了向政府申请税收抵免。但州政府也不傻,已经拒绝了富士康的税收抵免申请。

从 “世界第八大奇迹”,到 “烂尾楼盘”,两年多的时间里,这片土地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政治意义大于经济意义

2017 年 1 月 20 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就职。两天后,富士康 CEO 郭台铭就公开表示,有计划在美国建厂,投资超过 70 亿美元,创造 3 万 - 5 万个工作岗位。

同年 4 月,在特朗普政府的主导下,郭台铭和时任威斯康星州长 Scott Walker 会面,讨论建厂细节。

富士康提出了两个设想:一个是 “Gen 10.5 Fab(第 10.5 代)” 工厂,生产大型 LCD 屏幕并雇用 8800 人;另一个是小一点的 “Gen 6 Fab(第 6 代)” 工厂,生产小型 LCD 屏幕并雇用 5200 人。

富士康希望拿到 30 亿美元补贴,而美国政府则希望用 15 亿美元补贴换来 “五位数的工作岗位”。两者追求的目标之间存在着不小差距。

同年 7 月,在特朗普的撮合下,郭台铭再次跟 Walker 会面。双方最终达成一致,富士康将提供 1.3 万个工作岗位,换来 30 亿美元补贴。双方达成的初步意向协议,就写在一张便签上。

富士康宣布赴美建厂三年后,“世界第八大奇迹”正摇摇欲坠

图 | 郭台铭和 Walker 达成初步协议的便签

可是从始至终,从美国联邦到州政府,没有人仔细核查过富士康的提议是否具有商业可行性。

“他们(富士康)是一家大公司,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就是美国政府的态度。

当时有许多专家试图从多个角度解释富士康赴美建厂。

从经济的角度,这件事的价值值得商榷。LCD 屏幕本就供过于求,毛利润较低,而美国高昂的劳动力成本又会抵消本就不丰厚的利润,况且威斯康星又缺乏关键供应商,玻璃等重要零件的供货成本也必须纳入考量。这为本就模糊的商业模式增添了更多变数。

然而从政治角度,这件事似乎说的通。威斯康星是知名摇摆州。当年,代表共和党的特朗普凭借 “复兴制造业” 的口号在该州以微弱优势获胜,而共和党州长 Walker 又在寻求连任 —— 没有什么比 “百亿投资,万人就业” 的制造工厂更能赢得选民支持了。

4 个月后(2017 年 11 月),富士康和威斯康星州正式签订合同。根据条款,富士康最多能拿到超过 40 亿美元的补贴,包括州政府分批打款的 30 亿美元税收补贴,工厂所在地 Mount Pleasant 小镇提供的 8 亿美元额外激励款,以及其他杂七杂八的补贴。

这时候,潜在的经济问题其实已经显现。根据威斯康星州立法财政局的计算,投资这个项目,需要用 26 年的时间才能实现收支平衡。富士康招聘的每名工人,将花费纳税人高达 20 万到 100 万美元作为补贴。

在美国,平均每份工作的政府补贴只有 2.4 万美元。

民调显示,只有少部分 Mount Pleasant 当地人认为该项目会对经济有利,着急寻求连任的 Walker 只好与富士康商量新的办法。后者在短时间内发布了新公告,承诺向威斯康星麦迪逊大学捐赠 1 亿美元,与当地公司建立合作关系,并且购买用于建设 “创新中心” 的土地和建筑。

然而 Walker 还是落选了。

没有目标的项目

新州长 Tony Evers 是民主党人,一直就不满与富士康的合作,上台后便加大了对项目的审查。富士康就像临近开学可作业还没写完的孩子,面临老师的抽查,几乎拿不出任何有说服力的进展。

在 Mount Pleasant 园区,看起来还像回事的是一幢占地 12 万平方英尺的 “多功能建筑”。从外表看,它似乎已经完工了,但实际上里面还是空荡荡的。至于承诺的 LCD 工厂,还不见踪影,富士康在当时的公告中表示,“已经让承包商搬运了超过 300 万立方米的砂土(用于建厂)”,以显示项目正在进行中。

根据合同,富士康计划在 2018 年底之前雇用 1040 名员工,获得政府补贴只需要 260 名员工,然而它只招到 113 名薪水和工种都符合要求的员工,还不到申请补贴门槛的一半。

许多员工是通过官方招聘会入职的。为了满足补贴申请门槛,富士康会当场录取一些人,并且只给他们 24 小时的时间考虑是否接受。可是,从接受 offer 到最终入职,最长可能会持续数月之久。

有的人最开始被告知两周内入职,于是辞掉了原本的工作,但拖了近两个月后,最终却被告知岗位取消,offer 作废,白白浪费几个月的时间不说,还丢掉了工作。

最根本的原因是富士康总部把控着项目预算,从印刷名片到雇用员工,都要发回台湾总部审批,但不透明的决策层似乎并不愿意投入太多资金,时常出尔反尔。

类似的问题还出现在供应商身上。按照当初的承诺,富士康与很多当地供应商进行了接洽,甚至是官宣了合作伙伴关系,然而再也没有下文了。供应商纷纷表示自己被 “放了鸽子”,询问下一步动向的去函都石沉大海。

那些成功入职的员工,遭遇也没好到哪里去。面对空荡荡的大楼,他们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能做什么,因为里面连办公桌和椅子都不够用,连最基本的办公用品也没有,员工都是自备纸笔和电脑,偶尔还要兼职修理漏水的天花板和停运的电梯。

唯一的好处是还有钱赚,而且是玩玩手机,看看视频,就有钱拿的那种。

不过富士康派来的项目负责人告诉他们,作为员工,需要思考公司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做出一些商业计划 —— 无论他们是以什么身份入职的。

这下真相大白了。员工们原以为,富士康决定在威斯康星建厂时就制定了战略和商业计划。事实是,他们根本没有任何计划。

骑虎难下的富士康和绝望的员工

富士康自己也清楚纸包不住火,项目负责人 Louis Woo 在 2019 年 1 月对路透社表示,威斯康星的建厂计划泡汤了,因为在美国生产 LCD 根本没有利润。该项目会转变为组装工作和少部分研发。

这番言论引起了轩然大波。威斯康星州和特朗普政府迅速出面灭火。特朗普干脆直接找到郭台铭来了一场 “私人谈话”。结果就是富士康在 2 月官宣,“我们又打算建 LCD 工厂了”,而且要将它打造成 “威斯康星科技园区的核心”。

富士康宣布赴美建厂三年后,“世界第八大奇迹”正摇摇欲坠

图 | 特朗普在推特上炫耀他的功绩:“在我与郭台铭谈话后,在威斯康星州的富士康项目有了好消息!”

如果说最新承诺反映了什么,恐怕就是富士康不能像对待供应商一样对待美国政府,说消失就消失。然而就像之前的承诺一样,富士康的二次承诺仍然是镜花水月,因为他们从始至终就不知道要做什么,前面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应付特朗普和郭台铭。

威斯康星项目就像一台臃肿的游行花车,表面上光鲜亮丽,但轮子深深陷入了自己挖的坑里。富士康想对它视而不见,也期望别人渐渐将其遗忘,但谁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无数的目光正盯着它 ——“世界第八大奇迹”。

既然被困住了,至少要找些办法止损。于是富士康抓紧动员员工想办法,只要是能赚钱的商业计划就行。

一些员工表示,自 2018 年底以来,富士康项目负责人要求他们尝试过出租物业并改造成类似 WeWork 的共享写字楼,构建 “AI+8K+5G 生态系统” 的创新中心(饼画的太大,没人知道怎么实现),还有智慧城市。

每个项目都是推进了一点点,就没有了下文。比如说智慧城市,富士康赢得了一个小城市的试点项目竞标,与市政府达成了合作意向。

提案中,他们描绘了一种由 5G 驱动的自动驾驶汽车。而现实中,研发进程仅停留在从中国购买几辆电动高尔夫球车,然后谁也不知道下一步是什么。

这些车现在还停放在空荡荡的厂房里,员工无聊的时候会玩开车比赛。

员工们考虑过出租物业给餐馆、咖啡馆或者当仓库,还有将威斯康星的货物出口到中国,比如化妆品和乳制品。他们甚至还考虑过办个养鱼厂,因为可以买到廉价水 —— 政府答应给富士康的水价打折,帮助他们生产 LCD 屏幕。

看似滑稽的商业项目,反映出员工的绝望心情:他们的计划接连被高层否决或者干脆就没有任何回应。

一切为了剪彩仪式和政府补贴

2019 年 5 月,郭台铭又一次拜访美国白宫,然后富士康又一次公开承诺 “建厂计划没有改变,LCD 生产将于 2020 年 5 月开始”。

不同于前面两次,富士康这次采取了具体行动,更换了项目负责人。同年 9 月,项目迎来了第一笔合同:生产咖啡自动售货机。

订单虽小,却是个好兆头。员工希望新负责人团队可以让深陷泥潭的项目步入正轨,至少别再陷得那么深。

富士康宣布赴美建厂三年后,“世界第八大奇迹”正摇摇欲坠

图 | 富士康计划为 Briggo 生产自动咖啡售货机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希望落空了。新团队同样遭遇了缺乏方向和没有预算的困境。

同年 9 月,他们向富士康总部提交了新计划,建造一个 26 万平方英尺的制造中心,以及一个 9 层高的玻璃球形建筑,当作网络运行和数据中心。

总部最终只同意了玻璃球形建筑,一个重要理由是为了如期举办特朗普可能会亲自到场的剪彩仪式 —— 如果再犹犹豫豫不开工,可能就建不完了。

所谓的剪彩仪式,原定于 2020 年 5 月 5 日举办,是特朗普计划访问威斯康星州举办竞选活动的日子。如果没有 Covid-19,特朗普原本计划在竞选活动结束后,去富士康新园区参加剪彩仪式。后来受疫情影响,时间改到了 9 月 9 日。再后来,行程彻底取消了。

所以现在的球形建筑内部,也是空荡荡的。富士康高管曾提议在里面种树,既可以提供建筑所需的木材,还能出售多余的赚钱。

富士康宣布赴美建厂三年后,“世界第八大奇迹”正摇摇欲坠

图 | 巨大的球形建筑

退回到 2019 年 9 月,对于当时的项目领导层来说,生产 LCD 屏幕并不是主要任务,但有两件事情必须完成:一个是如期举办声势浩大的剪彩仪式,另一个就是招聘到足够多的员工,满足政府的补贴要求。

距离年底还有不到 3 个月的时间,为了快速招人,它设计了两个新的招聘项目,一个是针对在校大学生的,另一个是针对刚毕业的大学生的。不过连正式员工都没有事情做,大学生更没有事情了,也只能坐在椅子上玩手机,看视频,写作业。

富士康还声称会提供 H1B 工签担保,这主要是为了吸引数量众多的刚毕业的留学生,他们需要工签才能留在美国。

许多 H1B 工签持有者来自中国和印度,对待这些人,富士康的做法完全不同。他们要求工签持有者必须主动找事情做,否则就会辞退他们。这些人还经常被迫无薪加班。

当时工厂内建立了一条小型电路板生产线,许多工签身份的员工被强行要求加班。富士康高管甚至曾对一名员工放话称,“你是 H1B,我是 EB2,如果你不努力工作,不加班,我可以随时让你回到中国。”

拿不到补贴,又甩不掉的烂摊子

一名参与招聘的员工表示,到 2019 年 10 月中旬,自己经手的 90% 的 offer 都发给了需要雇主担保的人。到 2019 年底,富士康声称自己雇用了 580 人,这个数字超过了合同规定的 520 人门槛,其中有 60% 的人都是在最后两个月雇用的。

然而根据威斯康星州政府的审核,实际上符合补贴标准的员工只有 281 人,远远不到门槛数,而且没有一个人从事与 LCD 相关的工作 —— 连生产线都没建完,怎么生产。

这还没算上今年 1 月的裁员。当时富士康认为已经满足了补贴要求,于是开始按批次裁员。据员工透露,最早入职的第一批人已经全部离职,甚至包括破土仪式上站在特朗普和郭台铭身边的高管,他们是主动离职的。

面对过去两年多的巨额投入,威斯康星执政的民主党和 Mount Pleasant 想要做出理智的止损选择,前者随后陷入了与共和党和舆论的纠缠之中,后者则负担了数亿美元的债务。

至于富士康,钱也投了,楼也建了,人也招了,话也放了,补贴却拿不到,又不能把项目晾在一边,也只能配合演戏,任由这个烂摊子继续下去。

再看看接下来的事情:

今年 2 月,郭台铭到访园区。合影留念时,富士康高管要求减少亚裔员工入镜人数,这样 “显得公司很多元化”。

富士康宣布赴美建厂三年后,“世界第八大奇迹”正摇摇欲坠

图 | “多元化” 的合照

9 月,富士康获得了政府许可,终于可以将原本计划生产 LCD 的厂房当作仓库使用。这个厂房的面积只有当初承诺的 1/20。

10 月 12 日,威斯康星州政府否决了富士康的补助申请,理由之一就是员工数不达标,而且项目也没有像后者承诺的那样进行。

10 月 17 日,特朗普接受威斯康星电视台采访。被问到富士康项目时,他表示是疫情拖累了进度,称富士康工厂是 “我见过的最棒的工厂之一,他们会按我说的做,他们会信守承诺”。

现在看来,“世界第八大奇迹”,不过是一件由虚妄承诺编织而成的皇帝的新装,却总有人不愿睁开双眼,宁愿自欺欺人。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