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到NASA宇航员候选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科学
从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到NASA宇航员候选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7-08-20

2017-08-20

换作是你,一手拿着通往麻省理工学院终身教职的教师证,一手是 NASA 发来的宇航员选拔通知,你会怎么选?
NASA 航空航天
换作是你,一手拿着通往麻省理工学院终身教职的教师证,一手是 NASA 发来的宇航员选拔通知,你会怎么选?

换作是你,一手拿着通往麻省理工学院终身教职的教师证,一手是 NASA 发来的宇航员选拔通知,你会怎么选?

近日,就有这样一位“任性”的教授,放下了自己在单位——麻省理工学院的所有头衔和职位,拍拍衣袖,踏上了前往休斯顿做宇航员特训的旅途。他,就是 31 岁的 Warren Hoburg,昵称“Woody”,于 2014 开始任职于麻省理工的前波音工程师。他年纪轻轻,就已经是这所顶尖学府的终身教授候选人(tenure track candidate)。要知道,这个身份代表经过正式聘用程序在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的新晋教授,而且还要肩负某个研究室的负责人、学术带头人、或博士生正式导师的身份,其学术地位大于国内的副教授。

在拿到航天员的 offer 前,Woody 正带领一帮学生进行无人机的研究。他的团队开发了一款名为 GPkit 的软件,可以结合数理模型,自动优化飞行器的设计方法,而且他们自己也用这款软件制造了一台重量小且航程久的太阳能无人机。美国空军也对他们的项目表达了兴趣,希望用这种无人机执行赈灾方面的工作。这么有前景的课题,Woody 自然倍加珍惜。在离开麻省理工学院之际,他也希望他的学生能继承他的志愿,将项目继续下去。在 Woody 自己看来,这次决定告别麻省理工学院的动机也很简单:他起初是出于对航天领域及知识的热爱而选其作为自己的事业方向,而这次终于有机会成为一名宇航员候选者,他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特训加选拔要占用 Woody 两年时间,再加上麻省理工学院并不同意他“先请两年假,不行再回来”的计划,因此他决定暂时解除与麻省理工学院的关系。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Woody 也在抓紧时间为自己的研究项目找“继承人”,特别是上文中提到的无人机项目。这种被美国空军戏称为“丛林猫头鹰”的无人机,本是麻省理工学院本科毕业设计课程的产物,现在已正式转变为有极具潜力的科研项目。曾与 Woody 共教这节课的 Mark Drela 教授表示,他并不了解 GPkit 软件基于的凸优化理念,但他非常看好这个软件本身。他本人也在此项目中负责编辑物理模型从而模拟如商用飞机等复杂的系统。同时,他们也通过与空军的合作,从政府那里得到了让自家无人机承担更大负载的许可。Drela 还表示,在不久的将来,这种太阳能的无人机应用会很多,比如可以执行在南极巡逻的任务,全天候地观测冰盖情况。

即将投身 NASA 宇航员训练计划的 Woody 心态轻松,他说自己也完全可以利用这段时间琢磨他的科研项目。“其实我平时很多灵感与想法都来自于实践,”他笑言,“在这里(NASA),我有的是机会。”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