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万美元的天价药,能救一条命,你愿意买吗?

科学
400万美元的天价药,能救一条命,你愿意买吗?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8-11-10

2018-11-10

据路透社 11 月 5 日报道,全球制药巨头瑞士诺华制药表示,其一款治疗致命遗传疾病——婴儿 1 型脊髓性肌萎缩(SMA)的新基因疗法,或定价 400 万-500 万美元。
医疗 生物
据路透社 11 月 5 日报道,全球制药巨头瑞士诺华制药表示,其一款治疗致命遗传疾病——婴儿 1 型脊髓性肌萎缩(SMA)的新基因疗法,或定价 400 万-500 万美元。

如果 400 万美元能救一条命,你愿意救吗?按道理来讲,生命是宝贵的,也是无价的。生死之际,为寻找救命良药,怎样的付出都应该是值得的。

但是,如果一个人已经手握救命良药,且不是什么江湖骗子,是真的能够科学、安全、有效地挽救岌岌可危的患者生命,唯一的问题就是“施救者”开价高昂——救一次 400 万美元,那这件事就很值得讨论了。



又一种绝症被战胜,但治疗费用高达 400 万美元


据路透社 11 月 5 日报道,全球制药巨头瑞士诺华制药表示,其一款治疗致命遗传疾病——婴儿 1 型脊髓性肌萎缩(SMA)的新基因疗法,或定价 400 万-500 万美元。

图 | 脊髓性肌萎缩(来源:evolving-science.com)

SMA 是最常见的致死性神经肌肉疾病之一,由单基因运动神经元存活基因 SMN1 缺陷引起。根据疾病的发生时间和严重程度,SMA 可分为 1 型、2 型、3 型和 4 型,大约 60% 的 SMA 患者是 1 型,也是最严重的一种类型。

SMA 是导致婴儿死亡的头号遗传病因。据估计,SMA 发病率为 1/6000~1/10000,其中 90% 的患病婴儿活不过 2 岁。这样的发病率,已经不能再说是罕见了。

虽然病因明确,但一直以来我们却无计可施,无药可医。

也正因致病基因明确,科学家们一直以来将该类疾病的治疗,寄希望于基因疗法的突破。SMA 也曾被美国国立卫生院(NIH)预测为未来最有希望突破的神经肌肉类疾病。

2016 年,FDA 终于批准了唯一一款治疗 SMA 的基因疗法 Spinraza,适用于婴儿与成人 1 型 SMA 的治疗。截止 2017 年底,Spinraza 基因疗法一共治疗了超过 3200 名患者,其全球销售额就已高达 8.84 亿美元。

与此同时,一家被外界称为“谜一样”的基因治疗创业公司 AveXis,仅靠一个针对 SMA 新型基因疗法的临床 1 期试验结果,就取得了当时高达 30 亿美元的估值。

图 | AveXis(来源:reverserett.org)

与 Spinraza 基因疗法不同的是,AveXis 的 SMA 基因疗法 AVXS-101 更先进、效果更好,其使用的携带正常 SMN 基因的病毒载体,可以穿过血脑屏障(血浆与脑细胞、脑脊液之间存在的天然屏障,以阻止有害物质由血液进入脑组织)。这也就意味着 AVXS-101 疗法不用再通过脊髓输注,可以通过静脉注射给药。

AVXS-101 的临床 1 期试验结果也相当喜人。入组的 15 名 1 型 SMA 婴儿患者中,在年龄达到 20 个月时,患者生存且自主呼吸比例达到 100%,而不接受治疗时这一比例仅为 8%。

2018 年 4 月,诺华制药宣布以总计高达 87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AveXis,将 AVXS-101 收入麾下。此举也被视作诺华制药在肿瘤制药市场地位得到巩固后,对于基因疗法的又一重点突破。

AveXis 总裁 Dave Lennon 在投资电话会议上说道:“400 万美元的确是堪称‘天价’,但我们经过研究发现,定价在 400 万至 500 万美元,才能够维持成本。这也是我们为 AVXS-101 疗法最终定价的主要考虑。”

诺华制药首席执行官 Vas Narasimhan 也补充说,诺华目前还没有准备就一次性治疗的商业定价发表评论,这一问题将在与美国、欧洲和日本保险公司和政府支付的谈判中确定。

图 | 总部位于瑞士的制药巨头诺华公司(来源:PMLiVE)

目前,诺华制药正在向 FDA 递交 AVXS-101 的上市申请,预计 2019 年将正式上市。此外,AveXis 也在尝试进行 2 型 SMA、蕾特氏症(Rett Syndrome)、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ALS)等疾病的基因治疗。

几乎可以确定的是,在基因治疗方兴未艾的今天,一个个可怕的先天性遗传疾病正在结束无药可医的窘境,甚至能够被完全治愈。

但也几乎可以确定的是,最前沿的生物医疗技术往往意味着天价费用,这也已经成为各方不得不面对的下一个棘手问题。

最新一期的《麻省理工科技评论》杂志封面,就讲述了一个家庭与200万美元基因治疗账单“赛跑”的悲伤故事。

住在布鲁克林海洋公园的一家人,为了治疗两个患有卡纳万氏综合征的孩子——18个月大的本尼(Benny)和4个月大的乔什(Josh),去年感恩节在网上发起了一项募捐。

图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最新一期杂志封面故事直指高价药问题:医学变得越来越个性化、越来越精准、越来越不平等......

但是截至目前,只筹集了20万美元,与200万美元的基因治疗费用相比,简直是杯水车薪。而患有这种极罕见疾病的两位孩子,不知道还能不能等得及。



天价费用,是制药企业的罪过吗?


2017 年 8 月 31 日,诺华制药宣布,美国 FDA 已经批准其重磅 CAR-T 疗法 Kymriah 上市,用于治疗儿童、成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ALL)。

CAR-T 技术,简而言之就是利用癌症患者自身的免疫细胞,经体外基因改造并大量增值后重新回输体内,从而实现利用强化改造后的免疫细胞击杀体内的肿瘤细胞。

2018年的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也颁给了为肿瘤免疫治疗作出突出贡献的两位科学家。不管行内还是行外,人们都已经兴奋地意识到,人类与肿瘤的战争,已经进入革命性的免疫治疗时代,并且史无前例地接近胜利。

图 | 2018 年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来源:诺贝尔官网)

但是,CAR-T 疗法 Kymriah 上市消息刷屏的第二天,超 47 万美元的治疗费用再次刷屏,并引发了全球民众的质疑。

这样的定价,从近百亿美元研发投入角度来看,并不算高,但对于广大患者来讲,已经远远超过可支付能力。

本来是史无前例的突破性产品上市,没想到却让诺华高兴不起来。即便是在喊出“没效果,不要钱”声明的情况下,诺华制药的股票还是蒸发了 19 亿美元。

再到今年,一部《我不是药神》的上映,一句“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叫做穷病”的台词,彻底引爆了人们对于医药公司的不理解(憎恨谩骂)。

图 | 电影《我不是药神》

动情之余,该影片也让更多大众开始理智地看待这背后的深层次问题,并对创新药物研发有了一个客观的认识。

对于一款新药的研发难度,有几个数字最能直观说明:

一款新药从研发、临床试验,到最终批准上市,平均周期为 10-15 年;

整个过程的平均成本高达 25.58 亿美元,还不知道结果能否成功;

成功率方面,只有 12% 的候选药物进入了 I 期临床,最终获批上市的更是少之又少。

以诺华为例,十多年来投入的研发资金高达八百多亿,最终研发成功的只有二十几种药物,而真正像格列卫这样大卖的更是只有屈指可数的几款。

再比如,十几年来各大制药企业先后投入 2000 多亿美元用于阿尔茨海默病新药研发,120 多种药物中,只有 4 个通过了临床试验并获得 FDA 上市批准(即使获批的这 4 款药物,也仅起到缓解部分症状的作用)。

当然,巨额的成本投入是造成天价药出现的主要原因之一,但这并不能掩盖药企们“逐利”的事实。相反,这更加证明了在医疗制药行业,十分有利可图。

但是,如果没有巨大商业利益的驱动,又有谁会去做成本高、周期长、风险大的新药研发呢?没有新药研发,可能就不会有天价药的出现,但那些无药可医的疾病,则仍旧是无药可医。

况且,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化学药物或单抗药物,像以 CAR-T 为代表的免疫治疗,以及动辄高达数百万美元的基因治疗,这些治疗技术的诞生并不意味着一劳永逸。

除了前期的研发成本,每一次的治疗过程都堪称一项独立的系统工程。每一次疗法都是针对特定患者个性化设计,治疗过程也十分复杂且操作难度极大。

有专业人人就曾对诺华的 CAR-T 治疗算了一笔账,结果表明整个治疗过程确实要花费这么多,47 万美元并非药企的漫天喊价。

图 | 堪称一项工程的 CAR-T 疗法(来源: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每一个生命都有活下去的权利,每一个企业也都有保护自己利益的权利。那么,这个天价费用,到底该谁来买单?如何买单?



谁应为天价治疗买单?


一位(推特)网友面对 400 万美元的新闻,评价道:绑匪释放人质的赎金要价,通常也才 200 万美元左右。

为什么绑匪不再喊高点呢?不是因为一条命就只值 200 万美元,而是连绑匪都知道,超过 200 万美元,可能就没人承担得起了。不是不愿拿钱救人,是死也做不到啊。

所以,除了那些本身就具备承受能力的人群,让大部分患者接受 400 万美元的天价费用,是不现实的。患者要保命,但付不起;药企要生存,也做不了慈善。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就没有解决方案。

图 | Money and Life(来源:NPR)

今年 4 月,美国医保 CMS(美国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就做出了大胆尝试,宣布同意为高昂的 CAR-T 治疗费用买单,将向医院支付数十万美元,用于 CAR-T 疗法治疗特定的癌症患者。

在与美国医保签订协议的过程中,作为企业的诺华也作出了最大的让步,甚至到了完全不盈利的地步。

当然,彻底“甩锅”给医保让政府买单,也是不现实的想法,毕竟医保资金也是有限的。

我们期待,各个国家都在积极探索的医保和支付方式改革,以及商业保险赔付模式的创新,能够在患者和天价治疗之间建立一种缓冲和保障。

最后,值得展望而且是十分重要的一点是,我们相信随着技术的迅猛发展和成熟,当下许多棘手的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图 | 方兴未艾的精准医学(来源:genetic literacy project.org)

毕竟将个人基因、环境与生活习惯差异考虑在内,通过基因组、蛋白质组等组学技术和医学前沿技术,实现肿瘤等复杂疾病精准靶向治疗的精准医学,不过是近些年才提出的新概念。

毕竟新一代基因组测序技术、革命性基因编辑技术、突破性基因疗法的快速进步,也不过是这几年刚刚取得的成就。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主任 Francis Collins 在今年的一次演讲中就说:“我们知道近 7000 余种疾病中是分子缺陷造成的,我们也确切地知道最初是什么缺陷导致了这一结果,我们难道不应该考虑(将基因治疗)以可扩展到数百甚至数千种疾病的方式来做到这一点吗?”

可以预见,在未来,科学家们检测到一个人的基因缺陷,并为其制造一种定制的 DNA 进行治疗,将成为司空见惯的事情。

一切才刚刚开始。换个角度来看,400 万美元的新疗法,起码已经提供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选择。剩下的问题,不会比从 0 到 1 更难。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