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光“存储帝国”崛起!尘封近5年“DRAM计划”将重启,由刁、高两巨头掌旗

互联网
紫光“存储帝国”崛起!尘封近5年“DRAM计划”将重启,由刁、高两巨头掌旗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07-01

2019-07-01

紫光集团尘封将近 5 年的“DRAM 计划”即将重新启动,内部已组建 DRAM 事业群,将由紫光旗下两大巨头掌旗/
芯片
紫光集团尘封将近 5 年的“DRAM 计划”即将重新启动,内部已组建 DRAM 事业群,将由紫光旗下两大巨头掌旗/

紫光集团尘封将近 5 年的“DRAM 计划”即将重新启动,内部已组建 DRAM 事业群,将由紫光旗下两大巨头掌旗,紫光联席总裁刁石京将出任 DRAM 事业群董事长,紫光执行副总裁高启全出任 CEO,该 DRAM 新业务将会是继长江存储 3D NAND 计划后,再度重拳出击。

紫光集团以旗下西安紫光国芯的自主创新技术作为基础,经过多年的发展,在存储芯片的设计制造领域已形成一定基础,积累了从设计、生产、测试、方案构建到全球量产销售等研发和产业化经验。

图 I 紫光掌门人赵伟国成功打造国产 NAND Flash 芯片后,再度挥军 DRAM 产业。(来源:紫光)

紫光的存储之路阴错阳差先投入 3D NAND 技术

国内的存储产业原本有三个阵营,分别是专注 3D NAND 技术的紫光集团长江存储、集 DRAM 设计和生产于一身的合肥长鑫,以及福建晋华,但自从 2018 年底福建晋华遭美国禁运后,国内存储阵营处于双雄分立的局面,由紫光与合肥长鑫分据 3D NAND 和 DRAM 两边技术。

紫光集团在 2015 年布局存储业务时,其实想以 DRAM 技术作为切入点,因此,在 2015 年挖角“台湾 DRAM 教父”高启全掌舵紫光的存储策略布局。

之后,紫光更公开表示愿意以 230 亿美元收购美光,同时也向美光递交收购意向书。

当时,美光对于合作采取开放态度,只是美国政府始终不放行。谈判过程中,因为紫光与英特尔关系好,英特尔是紫光展锐的大股东之一,因此,紫光也提出与英特尔合力收购等变相方式,目的是减轻美国政府对于纯中资并购的戒心,但此提案最后仍未过关。

一心打造“存储帝国”的紫光,暂时在 DRAM 领域找不到突破口,转而主攻 3D NAND 技术,并成立长江存储,然紫光掌门人赵伟国始终未能忘怀 DRAM 业务,只是等待一个好时机重启该计划。

这一等,就是将近 5 年,紫光集团的“DRAM 计划”再度扬帆启程,但最关键的问题是,DRAM 技术在何方?

图 I 国产长江存储的 NAND Flash 芯片在技术上不断突破,快追赶上国际大厂。(来源:DeepTech)

将以长江存储和武汉新芯作为 DRAM 技术研发平台

据了解,紫光在延揽高启全加入之时,虽然阴错阳差以 3D NAND 作为切入点,但紫光同时间已经开始累积 DRAM 技术能量。

紫光旗下的紫光国微(原名同方国芯)在 2015 年收购了 DRAM 设计公司西安华芯,更名为紫光国芯,这将是紫光 DRAM 事业群的技术基础主体。

西安华芯是德国 DRAM 大厂奇梦达(Qimonda)于 2003 年在西安成立的研发中心。当时奇梦达隶属于德国芯片大厂英飞凌旗下,2006 年剥离后独立上市,2009 年奇梦达宣告破产后,西安华芯先是卖给浪潮集团,接着于 2015 年被紫光集团收购。

紫光国芯的掌舵者是现任紫光存储总裁任奇伟,他与团队一直从事 DRAM 的研发工作,目前整个 DRAM 研发团队将近 400 人。

紫光国芯目前是在紫光国微的架构下,从紫光国微的年报披露情况看,该团队的 DRAM 产品营收每年约在 5 亿~6 亿人民币之间,其 DRAM 产品主要是自行设计,但生产是在境外代工。

具体来看,紫光会以目前紫光国芯的 DRAM 技术作为核心,再以长江存储和武汉新芯的资源平台和生产线作为研发基地。

西安紫光国芯的自主创新技术,已经推出全球首系列内嵌自检测修复 DRAM 存储器产品(ECC DRAM),且开发的存储器芯片产品覆盖标准 SDR、DDR、DDR2、DDR3、DDR4 和低功耗系列 LPDDR2 、LPDDR4,其中 20 余款产品实现全球量产和销售。

再者,其存储器模组产品包括服务器内存模组(RDIMM 和 FBDIMM)、笔记本内存模组(SODIMM)和台式机内存模组(UDIMM),40 余款模组产品实现全球量产和销售,并在嵌入式存储 SRAM 和新型存储器 RRAM 领域进行了研发和布局。

目前长江存储和武汉新芯合计的员工人数将近 6000 人,3D NAND 和 DRAM 工艺研发人员有将近 2000 人。

未来紫光在 DRAM 技术的道路研发上,会像长江存储的 3D NAND 技术一样,坚持公开式的自主研发路线,知识产权会清楚明白,避免外界质疑 DRAM 技术的知识产权问题。

图 I“台湾 DRAM 教父”高启全成功开擘紫光的 3D NAND 事业后,再度投入规划 DRAM 事业打造。(来源:紫光)

DRAM 事业群布局出炉,由两巨头掌舵

紫光集团已经正式组建 DRAM 事业群,由刁石京担任 DRAM 事业群的董事长,并由高启全为 DRAM 事业群 CEO。

刁石京现担任紫光集团联席总裁、紫光国微董事长、紫光展锐执行董事长、长江存储执行董事等职务。

刁石京早年毕业于清华大学,长期任职于工信部电子信息司,曾任司长。而工信部电子信息司是国内集成电路产业的具体主管司局,他在 ICT 领域拥有超过 30 年的行业工作经验,是国内集成电路领域的资深人士。刁石京于 2018 年初加入紫光集团,协助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分管集成电路业务。

被任命为 DRAM 事业群 CEO 的高启全,现担任紫光集团全球执行副总裁、长江存储执行董事及代行董事长、武汉新芯 CEO。

有“台湾存储教父”之称的高启全,曾任职美国仙童半导体、英特尔,早年追随台积电创办人张忠谋回台湾参与创办台积电,曾任台湾 DRAM 公司华亚科、南亚科的董事长,是华人在全球 DRAM 界最资深人士。

他于 2015 年受赵伟国之邀,加入紫光集团担任全球执行副总裁,并于 2016 年长江存储成立后,担任长江存储的执行董事长。

图 I 紫光旗下的芯片事业规划日益完善,涵盖 3D NAND、NOR Flash、DRAM、3D IC 等关键技术。(来源:紫光)

三星、SK 海力士双吃 3D NAND 和 DRAM 大粮仓

综观目前全球存储芯片三巨头三星、SK 海力士和美光,都是同时拥有 3D NAND 和 DRAM 两大存储芯片,如果要在国际存储领域上与大厂平起平坐,同时拥有两大支柱会站得更稳。

3D NAND 和 DRAM 两种存储芯片在技术、销售周期、应用领域、机台设备和产能配置上,都可以搭配或是达到互补效应,例如日本存储大厂东芝只有 3D NAND 芯片,在大环境经济局势不稳定之下,容易受到景气波动冲击。

根据调研数据,2018 年国内进口 3120 亿美元的芯片,其中存储芯片高达 1150 亿美元。而这 1150 亿美元的存储芯片中,DRAM 和 3D NAND 芯片高达 97%。

存储芯片的产值占整个集成电路的三分之一,是个巨大粮仓,手握两大芯片技术的韩国企业三星和 SK 海力士,这几年是赚得盆满钵满。

日前 NAND Flash 产业的供需和价格比 DRAM 恶化的快,NAND Flash 供应商陷入亏损边缘,但 DRAM 芯片仍在存储领域维持不错的获利。

紫光目前着手的存储芯片业务有 3D NAND 芯片、NOR Flash 芯片。长江存储的 3D NAND 芯片即将要生产 64 层堆叠技术,其创新的 Xtacking 技术更实现 3D NAND 芯片结构的历史性突破,距离追赶主流国际大厂已有显著突破,武汉 12 寸晶圆厂更要大力开出产能。

此次组建 DRAM 事业群,代表紫光集团 DRAM 业务正式起航,将进一步拓宽紫光在存储芯片领域的相关布局,深化和完善“从芯到云”产业链的建设。

经历近期风风雨雨的产业、经济风暴,从去年到今年陆续有中兴通讯、福建晋华、华为、中科曙光等禁售事件,期望有一天,国内存储芯片领域也能出现像三星、 SK 海力士这样的巨头,打破技术和专利壁垒,让国内 ICT 业者在芯片领域实现自给自足,并且在国际市场上可与三星比肩而行。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