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版贺建奎”在行动:将编辑人卵子中致聋基因,已有一对夫妇愿意参与

生物医学
“俄版贺建奎”在行动:将编辑人卵子中致聋基因,已有一对夫妇愿意参与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10-21

2019-10-21

相较于人工智能,普京更看重基因编辑技术
技术 基因编辑
相较于人工智能,普京更看重基因编辑技术

昨日有点早,明日等不了,今天刚刚好。俄罗斯科学家 Denis Rebrikov 正在按照这个速度推进他的基因编辑婴儿计划,在 10 月 18 日的《自然》杂志(Nature)报道中,他声称将要编辑耳聋人卵子中的致聋基因。

Rebrikov 说,他还没有打算制造这个基因编辑婴儿,因为还没有得到当地审查委员会的批准。他强调说,在没有取得监管部门俄罗斯联邦卫生部批准之前,他不会进行植入基因编辑的胚胎。

“俄版贺建奎”在行动:将编辑人卵子中致聋基因,一对夫妇愿参与

图 | 电子显微镜下的卵母细胞。(来源:彭博社)

最新的消息称,Rebrikov 在使用听力正常女性提供的卵子进行基因编辑,他希望能够弄明白如何才能帮助耳聋夫妇生下健康的婴儿,希望能够解决 CRISR–Cas9 面临的脱靶问题。

监管部门尚未放行

“俄版贺建奎”在行动:将编辑人卵子中致聋基因,一对夫妇愿参与

图 | Denis Rebrikov(来源:彭博社)

Rebrikov 是遗传学博士,是俄罗斯最大的生育诊所——Kulakov 国家妇产科和围产儿医学研究中心基因组编辑实验室的负责人,也是俄罗斯国立皮罗戈夫医科大学副校长。

Rebrikov 表示,他将很快发表这个卵子实验的结果,该研究还会涉及 CRISPR 对携带致聋基因 GJB2 突变的人体细胞进行编辑。GJB2 是一种隐性基因,携带 2 个 GJB2 突变拷贝的人会失聪。

Rebrikov 说,他已经接触了 5 对耳聋夫妇,后者都是携带 2 个 GJB2 突变拷贝的人。其中一对夫妇同意了进行制造基因编辑婴儿的手术,只是女方由于在近期要进行人工耳蜗植入而还没有签署同意书。

然而,俄罗斯卫生部最近发表声明称,制造基因编辑婴儿尚为时过早。Rebrikov 说他很难预测何时能获得批准。

这不是他本来的基因编辑婴儿计划,据此前《自然》杂志网站的报道,Rebrikov 希望在年底前获得 CCR5 基因编辑婴儿批准。现在他只是改变计划,并没有放弃此前的 CCR5 基因编辑计划。

Rebrikov 仍然要对 CCR5 基因进行编辑,以降低婴儿感染 HIV 的风险。CCR5 基因编码是一种允许 HIV 进入细胞的蛋白质,Rebrikov 计划将胚胎 CCR5 基因失活,然后将胚胎植入 HIV 阳性母体,这将降低 HIV 母亲将病毒传染给子宫内婴儿的风险。

与贺建奎的研究不同,他要将基因编辑过 CCR5 基因的胚胎植入女性艾滋病患者体内。相比之下,贺建奎修改了父亲携带艾滋病毒的胚胎中的 CCR5 基因。许多遗传学家认为,贺建奎做了一份无用功,他的实验对象,即受孕女性并无 HIV 感染,只是女性的丈夫是艾滋病患者,而父亲将 HIV 传给子女的风险很小。

另外,他的女性试验对象筛选原则是,只有 HIV 感染风险高于平均水平,才能认为对 CCR5 基因进行编辑是合理的。一些女性艾滋病患者对标准治疗没有反应,那么她们就是最佳的实验对象。

对于基因编辑技术的脱靶问题,Rebrikov 此前在接受 DeepTech 采访时表示,他们建立了一个模型,可以通过对比供体胚胎和编辑后胚胎的基因组来准确评估 CRISPR-Cas9 系统的脱靶行为。Rebrikov 称,他们仍然会面临人体内同时存在没编辑的细胞和编辑过的细胞的镶嵌效应,但这是迄今为止最接近正确临床试验的模型了。

需要国际规则约束

“俄版贺建奎”在行动:将编辑人卵子中致聋基因,一对夫妇愿参与

图 | 莫斯科 Kulakov 实验室的胚胎库。(来源:彭博社)

《自然》杂志引述一些专家的说法质疑说,耳聋不是致命疾病,因此不应成为基因编辑婴儿的目标。

Rebrikov 的回应是,任何新药都承载了风险。耳聋的遗传问题适合在受精卵阶段来依靠基因编辑解决,并且这个决定应该由婴儿的父母来决定,他们不希望孩子也耳聋。

在俄罗斯,每年有大约 10 个新生儿遇到 GJB2 基因突变带来的耳聋困扰,如果没有遗传治疗,他们只能依靠人工耳蜗的植入,但那昂贵且不适。

但与此同时,也有对修饰 GJB2 的担心。除了脱靶的可能,GJB2 基因还与影响眼睛和皮肤的其他疾病有关,那么其基因修饰后果的不确定性就会大大增加。

对于基因编辑应该集中解决成人细胞的疾病而非胚胎细胞的质疑,Rebrikov 同意体细胞的基因编辑已经有所成功,但他不认为进行受精卵的基因编辑会对体细胞的研究产生负面影响。

今年 3 月,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将在未来两年内与利益攸关方广泛协商,制定一个强有力的人类基因编辑国际治理框架。8 月,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启动一项针对人类基因组编辑活动的全球性注册计划,即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ICTRP),对体细胞和生殖细胞临床试验进行注册,旨在跟踪并规范人类基因组编辑研究进展。

据《自然》杂志报道,世界卫生组织委员会成员 Robin Lovell-Badge 认为,Rebrikov 应该等到明确的监管框架出台再进行行动,然而短短几个月是无法出台这么复杂的全球监管方案的。

Rebrikov 是个心急的人,他引用列宁的一句话反驳上述世卫组织专家的看法:昨日有点早,明日等不了,今天刚刚好。

俄政府的考量

“俄版贺建奎”在行动:将编辑人卵子中致聋基因,一对夫妇愿参与

图 | 普京视察 Kulakov 国家妇产科和围产儿医学研究中心。(来源:TASS)

据彭博社报道,今年夏天,在莫斯科一次俄罗斯遗传学家与卫生部官员的闭门会议上讨论了 Rebrikov 的基因编辑婴儿计划,并且俄罗斯总统普京的长女 Maria Vorontsova 参加了这次会议。报道称,内分泌学家 Maria Vorontsova 专注于幼儿成长疾病,她花了 3 个小时与会,并没有明确对 Rebrikov 的研究作出“支持”或“反对”的结论,但认为科学研究不应放缓,而是应加以控制,如基因编辑婴儿的制造可以限制在国有机构中以便进行监管。

彭博社报道说,Rebikov 所在的机构已经计划在 10 月向卫生部门提出申请,以对 CRISPR 的安全性进行审查,以及测试俄罗斯社会的接受程度,最终要经过普京拍板。

Rebikov 认为,基因编辑婴儿的成本并不算高,如今每个基因编辑胚胎成本大概在 15500 美元,虽然比汽车贵,但随着技术推广,成本很快会降下来。

相较于人工智能,普京更看重基因编辑技术。他曾将之比作核弹,认为基因编辑技术可以在军事上大展手脚,比如可以创建无痛感的士兵。据报道,普京在 2018 年批准了一个 20 亿美元的基因技术计划,并任命 Maria Vorontsova 来负责这个项目。

Rebrikov 在极力鼓动俄政府推动基因编辑技术发展。他说,随着中国对基因编辑严加监管,美国也加强了这方面禁令,那么俄罗斯有机会成为这个领域的推动者。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