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省理工学院正式公布爱泼斯坦丑闻细节,三位副校长涉事其中

科学
麻省理工学院正式公布爱泼斯坦丑闻细节,三位副校长涉事其中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20-01-11

2020-01-11

麻省理工学院授权第三方律师事务所对该事件进行调查,如今,调查结果正式发布。
麻省理工
麻省理工学院授权第三方律师事务所对该事件进行调查,如今,调查结果正式发布。

在已过去的 2019 年,性爱贩子、亿万富翁杰夫·爱泼斯坦(Jeff Epstein)的自杀牵扯出其钩织的人际网络,涉及生物学家、数学家、物理学家和人工智能研究人员,其中还不乏宗师级的人物。

此前,DeepTech曾通过《美国学界爆惊天丑闻!数位学术宗师或牵扯其中》、《突发:麻省理工媒体实验室主任辞去一切职务!校长致信全校誓严查到底》两篇文章进行了持续报道。

在这一场学术界的地震之后,受其影响最深的麻省理工学院(MIT),授权第三方律师事务所对该事件进行调查。整个过程中,MIT 校长拉斐尔·莱夫(Rafael Reif)和执行副校长兼财务主管伊斯雷尔·鲁伊斯(Israel Ruiz)均保持回避。如今,调查结果正式发布。

这一份 60 多页关于爱泼斯坦与 MIT 的报告直指 MIT 的三位副校长、机械工程专业的教授赛思·劳埃德(Seth Lloyd),以及前 MIT 媒体实验室主任伊藤穰一(Joi Ito)。报告中确认了爱泼斯坦的捐款额度和时间、有哪些 MIT 的高层领导对此知情、爱泼斯坦到访 MIT 校园的情况,以及批准这些事项时学校的负责人是否知情。

麻省理工学院正式公布爱泼斯坦丑闻细节,三位副校长涉事其中

图|爱泼斯坦本人(来源:棕榈滩警察局办公室)

调查人员对 59 名证人进行了 73 次访谈,并对从 MIT 58 名数据保管员处收集到的超过 61 万封电子邮件和其他文件进行了审查。此外,他们还建立了一条热线,MIT 社区的成员可以使用它直接提交信息,而无需通过学校的管理。截至报告发布之日(2020 年 1 月 10 日),至少有 40 人使用了该渠道。

目前,报告中提及的三位副校长有两人早已退休,而第三个则正是如今的执行副校长兼财务主管伊斯雷尔·鲁伊斯。而在 2019 年 12 月 19 日,鲁伊斯向校长莱夫递交了辞呈,其工作过渡期将在 2020 年的春天结束。此外,伊藤穰一在 2019 年 9 月 7 日宣布辞去 MIT 媒体实验室主任,以及学院教授和雇员等所有职务;赛思·劳埃德教授目前也处于“带薪休假”的状态中。

麻省理工学院正式公布爱泼斯坦丑闻细节,三位副校长涉事其中

报告的要点

从 2002 年到 2017 年,爱泼斯坦共向 MIT 捐款 10 次,总计为 85 万美元。所有款项要么是给已故的 MIT 计算机科学家、被誉为“AI 之父”的马文·明斯基(Marvin Minsky),要么就是给前媒体实验室主任伊藤穰一或者塞思·劳埃德教授的。

该报告证实了 MIT 的几名管理者:杰弗里·牛顿(Jeffrey Newton)、格雷戈里·摩根(Gregory Morgan)和伊斯雷尔·鲁伊斯批准了相关捐赠。当然,他们给爱泼斯坦提出的条件是必须匿名,并且不允许公布以便获得个人利益。

但很显然,爱泼斯坦并没有“照章办事”,他不断地利用这些科研捐助来为自己洗白。而且,即便是这三名同意了爱泼斯坦捐款的管理者,他们甚至都不知道爱泼斯坦从 2013 年到 2017 年期间曾九次造访 MIT 校园。

除了向学校进行的捐款,伊藤穰一承认了他的个人投资项目也从爱泼斯坦那里得到了 125 万美元;劳埃德还在没有告知 MIT 的情况下,接受了来自爱泼斯坦的“个人礼物”—— 6 万美元。这些金额并没有算在 85 万的捐款总额之内。

麻省理工学院正式公布爱泼斯坦丑闻细节,三位副校长涉事其中

图 | 爱泼斯坦给 MIT 的捐款细节(来源:MIT 报告)

从列表可见,首笔捐款正是给予马文·明斯基,但在 2002 年,爱泼斯坦还并未获罪。不过,有受害者作证称,她被迫与马文·明斯基发生了性关系。所以,即便当时的捐款并不会存在名声等各种问题,或许这位已故的计算机领域大佬也曾扮演过十分不堪的角色。

其他捐款大多都与媒体实验室有关,爱泼斯坦被定罪后捐款的 40% 都用于支持媒体实验室(MediaLab)前研究员、来自德国的访问学者乔沙·巴赫(Joscha Bach)的研究。乔沙·巴赫也是 2013 年由爱泼斯坦介绍给了伊藤穰一,而媒体实验室之所以雇佣巴赫,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爱泼斯坦补贴了成本。巴赫本人拒绝了因本次调查而提出的采访。

麻省理工学院正式公布爱泼斯坦丑闻细节,三位副校长涉事其中

图|伊藤穰一(来源:Flickr)

2015 年和 2017 年,爱泼斯坦向 MIT 媒体实验室捐款共计 12.5 万美元,用于支持内里·奥克斯曼教授(Neri Oxman)。2015 年 10 月,伊藤穰一在 MIT 的校园内向爱泼斯坦介绍并让双方相互结识。

报告中也提到了一个小细节,在 2008 年爱泼斯坦首次承认曾以卖淫为由招揽未成年人,并在监狱服刑一年之后,美国众多高校和研究机构便停止接受来自爱泼斯坦的捐款。但爱泼斯坦通过邮件对赛思·劳埃德进行了钓鱼一般的尝试,邮件中说:“我会给你两份 5 万美元,看看是否有问题。”

来自比尔·盖茨的澄清

爱泼斯坦生前曾声称,除了自己的捐款,他还安排了其他富人向 MIT 捐款。

2014 年,爱泼斯坦对外宣称已经安排了微软联合创始人、世界首富比尔·盖茨(Bill Gates)向媒体实验室匿名捐赠 200 万美元。他还声称,同年还安排了阿波罗全球管理公司(Apollo Global Management,一家美国私人股权投资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利昂·布莱克(Leon Black)向媒体实验室匿名捐赠 500 万美元。

比尔·盖茨的私人代表向调查人员亲口表示,盖茨断然否认爱泼斯坦与盖茨的捐款有任何关系。盖茨在去年媒体报道相关事件时,就已发表了公开声明,否认他在爱泼斯坦的要求下向 MIT 捐款。

对此,MIT 媒体实验室也表示:“比尔·盖茨,以及他旗下的实体公司与 MIT 有着长达数十年的牢固关系。这极大程度上要早于比尔·盖茨与爱泼斯坦两人之间有限的互动。他们对 MIT 和媒体实验室的支持(无论是通过财政支持、思想领导、参与 MIT 赞助的活动等)一直是完全独立自主的。”

利昂·布莱克已经公开承认向爱泼斯坦旗下的慈善机构捐款,但没有具体说明他是否向 MIT 捐款,也没有说明爱泼斯坦是否要求过他向 MIT 捐款。

值得注意的是,调查团队并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比尔·盖茨或利昂·布莱克捐赠的钱实际上是爱泼斯坦的。也就是说,没有证据表明盖茨和布莱克“洗”了爱泼斯坦的捐款钱。

高层不知情的九次到访

在 2013 年 6 月至 2017 年 4 月期间,伊藤穰一和 MIT 的某些教员在校园内至少 9 次招待过爱泼斯坦。

一些目击者向调查人员反应,在一些探访中,爱泼斯坦带着一两名二十岁左右的女助手,让一些人觉得恶心,因为知道爱泼斯坦对未成年人进行性虐待。MIT 公共媒体中心主任伊桑·扎克曼(Ethan Zuckerman)在得知 2013 年爱泼斯坦参观媒体实验室后,很早就敦促过伊藤穰一结束这段关系。

麻省理工学院正式公布爱泼斯坦丑闻细节,三位副校长涉事其中

图 | 伊桑·扎克曼(Ethan Zuckerman)(来源:BARRY GOLDSTEIN FOR THE BOSTON GLOBE/FILE)

扎克曼在 2019 年 8 月 21 日为表示自己对伊藤穰一与爱泼斯坦之间关系的不满,以及他遮掩的态度和缺乏诚意的道歉而宣布辞职。

事实调查表明,伊藤穰一很早就清楚邀请爱泼斯坦来 MIT 校园会给学院的声誉带来风险。

而直到 2017 年 12 月,媒体实验室的工作人员向伊藤穰一抱怨爱泼斯坦的存在之后,伊藤穰一看起来是暂停了爱泼斯坦对 MIT 校园的进一步参观,而是选择在剑桥、马萨诸塞州的其他地方安排一些教员和爱泼斯坦见面。

麻省理工学院正式公布爱泼斯坦丑闻细节,三位副校长涉事其中

图 | 爱泼斯坦到访 MIT 校园的记录(来源:MIT 报告)

爱泼斯坦曾参加了 MIT 对马文·明斯基的纪念活动。根据媒体实验室联合创始人尼古拉斯·内格罗蓬特(Nicholas Negroponte)的电子邮件,爱泼斯坦在 MIT 的最亲密朋友就是 AI 先驱马文·明斯基(Marvin Minsky),后者甚至在爱泼斯坦进监狱的期间进行了探访。

对于爱泼斯坦这几次到访校园的记录,伊藤穰一表示爱泼斯坦基本不会在访问期间与任何学生有过互动,也没有收到在爱泼斯坦到访校园的同期接受到任何相关投诉。

尽管伊藤穰一告诉调查人员他没有收到关于爱泼斯坦来访的同期投诉,但他特别回忆起雅各布森(Jacobson)教授和两名媒体实验室工作人员在后来表达的担忧。雅各布森教授曾告诉伊藤穰一,在他见过爱泼斯坦之后,是不愿意再次见到他的。

此外,曾多次与爱泼斯坦见面的博伊登(Boyden)教授告诉调查人员,他确实记得至少在校外的五个特定场合见过爱泼斯坦,与他讨论研究和潜在的资助。博伊登表示,他只是在伊藤穰一的要求下才去和爱泼斯坦见面的,因为他研究过爱泼斯坦,和他见面会“不太舒服”。

麻省理工学院正式公布爱泼斯坦丑闻细节,三位副校长涉事其中

图 | MIT 媒体实验室(图片来源:DeepTech)

仍缺乏接受有争议捐款的正式政策

爱泼斯坦在有性犯罪记录之后,其向 MIT 提供捐款被批准的原因,主要因为 2013 年三名学校的高管成员——副校长兼法律总顾问格雷戈里·摩根、负责资源开发的副校长杰弗里·牛顿,以及执行副校长兼财务主管伊斯雷尔·鲁伊斯建立的一个非正式框架。

这个非正式框架允许他以匿名,并且不能对外公布的条件下进行捐款。

MIT 校长莱夫和许多人都认为,接受爱泼斯坦捐赠的决定是一个错误的判断。但其他一些人,包括调查期间采访的人则持有不同意见,他们觉得可以接受爱泼斯坦的捐赠,并认为如果把“坏”来源的钱用在好的地方,社会将变得更好。

调查也显示出学校在政策制定方面的漏洞。

迄今为止,MIT 没有正式的、书面的政策来详细规定什么时间、是否可以接受有争议捐赠者的捐款等,也没有规定是考虑捐赠具体程序的。多年来,有一些人提出并讨论了接受捐赠的相关政策,但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充其量只是零星的。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