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杂志: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并非病毒发源地

生物医学
《科学》杂志: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并非病毒发源地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20-01-27

2020-01-27

但随着科学家对于病毒和疫情传播研究的深入,一些新的可能性正在被提出。
医疗
但随着科学家对于病毒和疫情传播研究的深入,一些新的可能性正在被提出。

尽管事发以来,武汉华南海鲜市场被认为是“一切灾难的发源地”,聚集了所有的目光和讨论声。但随着科学家对于病毒和疫情传播研究的深入,一些新的可能性正在被提出。

在新型冠状病毒的起源地的讨论上,《科学》杂志以《武汉海鲜市场可能并非新型冠状病毒发源地》(Wuhan seafood market may not be source of novel virus spreading globally)为题的报道指出,有学者认为,发表在最新《柳叶刀》上的论文就挑战了这一存在已久的基本认识——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是病毒发源地。

(来源:《柳叶刀》)

中国学者主导完成了这项研究。在论文中,他们追踪了第一批 41 个确诊病例,发现这批最早在 12 月 1 日报告的病例中,总共有 13 个病例与海鲜市场无接触史。

报告称,最早的病例于 12 月 1 日患病,没有报道称其与海鲜市场有联系。“在第一个病人和后续的病人之间没有发现流行病学联系。”

13 个病例与海鲜市场无接触史的病例引来了科学家的更多注意。根据《科学》杂志的报道,乔治敦大学传染病专家丹尼尔·卢西(Daniel Lucey)说:“这不是个小数字。13 个人和这个市场没有任何联系的。”

Daniel Lucey 说,如果数据真实准确,那么最早的感染将发生在 11 月。演化生物学家 Kristian Anderson 分析了 27 个 2019-nCoV 病毒基因组序列,以求寻找病毒源头,则发现病毒源头最早可能在 10 月 1 日出现。

换句话说,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可能源自其它地方,随后传播到海鲜市场后,才引发了后续的大规模集中爆发。

论文合作者、中国科学家曹彬也对《科学》杂志表示,华南海鲜市场可能不是病毒的唯一源头,但到目前为止他们不知道病毒源自何处。

图丨《科学》杂志报道(来源:《科学》杂志)

在柳叶刀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分析了 2019 年 12 月 16 日至 2020 年 1 月 2 日期间在武汉市入院的首批 41 例确诊感染 2019-nCoV 的病例。

这 41 名患者平均年龄为 49 岁,都伴随发烧、咳嗽等常见症状,其中 32% 患者因病情较重进了重症监护病房(ICU),6 名患者已经离世。

研究者首先将确诊患者划分成了病情较重需要进入重症监护室的 ICU 患者与非 ICU 患者。

从统计信息结果可清晰看见,患者中位年龄为 49 岁,其中 25-49 岁、50-64 岁患者占比分别为 49%、34%。在性别上则以男性患者为多数,在 41 例患者中间男性有 30 例,占比超过 7 成。

从这批患者数据中也能看出,位于武汉汉口的华南海鲜市场则是一个重要的感染源,研究覆盖的 41 名病患中,曾经到访该市场的患者有 27 人,接近三分之二。

图 | 早期患者中多数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来源:《柳叶刀》)

截至 2020 年 1 月 22 日,纳入研究的 41 名患者已有 28 名(68%)出院。

研究人员同时指出该研究的一些局限性,包括由于病例数有限,难以确切评估与疾病严重性和死亡率相关的危险因素,他们呼吁在门诊和社区中进行更大规模的研究以确认 2019-nCoV 感染患者的完整疾病谱。

不过,撰写论文的研究人员和其他专家提醒说,这些都是小规模研究,在一场迅速演变的疫情爆发中,患者人数有限。但他们指出,尽可能快速、严格地分享这类信息有助于形成应对措施。

国内当局和世界卫生组织在较早的报道中说,第一例患者在 12 月 8 日出现症状,而这些报告只是说“大多数”病例与 1 月 1 日关闭的海鲜市场有关。

Daniel Lucey 认为,第一批人类感染是在 11 月发生的,因为在感染和症状浮出水面之间要有一段潜伏的时间。如果是这样,该病毒可能会在武汉和其他地方的人们之间已经有了悄无声息的传播,直到 12 月下旬出现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的大量病例。

Lucey 断言:“病毒在进入海鲜市场之前就已经潜入当地人民的生活中。”

Lucey 还以此前的 MERS 疫情以证明了这个情况存在的可能。

截至 2017 年 6 月 22 日,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ERS-CoV),已在全球 25 个国家造成超过 2000 人感染、700 人死亡。一直以来,科学界都认为,中东呼吸综合征的第一个病人(“零号病人”),是 2012 年 6 月出现在沙特阿拉伯的一位 60 虽男子。然而,病毒爆发一年后,2013 的后续研究发现,早在 2012 年 4 月,就有八位约旦医护人员出现了呼吸系统症状,但当时人们并不知道这就是中东呼吸综合征。

后来,研究人员在其中两位已经死亡的病例的血样中发现了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正式确认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我们已知的)最早的爆发地并非沙特,而是约旦。

图丨中东呼吸综合征的感染范围(来源:Wikipedia)

不过,与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尚不能确定病毒的自然宿主是骆驼还是蝙蝠不同,众多研究都显示,nCov-2019 的自然宿主很有可能是蝙蝠。而且,新型冠状病毒从病例发现到病毒分离、再到流行病学的研究进展,都明显比中东呼吸综合征要快,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进一步对更多的新型冠状病毒 nCov-2019 病例的血样进行研究,我们也许会发现更多清晰的证据,找出 nCov-2019 到底是如何从自然界传播到人类社会的。

基于此,Lucey 建议,对相关的人和动物(包括来自其他动物市场的供应商)血液样本可以尽快进行回溯分析,这可能会更加清楚地拨开 2019-nCoV 起源的迷雾,“这些噪声中或许有清晰的信号”。

至此,《科学》杂志以《柳叶刀》的这篇 41 位首批病例的研究为出发点,提出了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起源的另一种说法。不论是 Lucey 还是 Andersen,他们的推论都只发表于接受媒体的采访或者是相关的网站上,并没有经历过发表学术论文所必须的同行评议。因此,我们并不能肯定他们关于首发病例结论的正确性。这种说法是否成立,仍需等待更多的信息。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