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疾控还原餐厅 “人传人” 事件:空调引发聚集性感染

生物医学
广州疾控还原餐厅 “人传人” 事件:空调引发聚集性感染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20-04-25

2020-04-25

外出聚餐时如何做好个人防护?
疫情
外出聚餐时如何做好个人防护?

今年 1 月,大年三十中午,在广州的一家餐馆内发生了一起新冠病毒 “人传人” 事件,涉及 3 个家庭共计 10 人。经研究发现,空调的气流方向与带有新冠病毒的飞沫传播方向一致,能扩大飞沫传播的范围,传染事件的最大帮凶就是餐厅内的中央空调。

相关论文将在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新发传染病》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杂志上发表。论文作者来自广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广州市越秀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尽管这项实验存在一定局限性,但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餐厅在尝试重新开业时面临的一些挑战,以及顾客在餐厅内就餐时如何选择座位,比如尽量避开中央空调气流直吹区域。

为了防止其他餐馆也出现“人传人”,专家建议增加餐桌之间的距离,并改善餐厅内的空气流通情况。这项研究得到了广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伦理委员会的批准。

被感染 9 人相继发病

2020 年 1 月 23 日,来自武汉的 A 家庭来到广州旅游。1 月 24 日,患者 A1(已感染新冠病毒,但未发病) 与其他 3 名家庭成员(A2、A3 和 A4)去某餐厅吃午饭。另外两个广州本地家庭(B 家庭和 C 家庭)则坐在与 A 家庭相邻的餐桌旁就餐。

当天晚些时候,患者 A1 开始出现发烧和咳嗽等症状,入院接受治疗,并确诊为新冠肺炎病例。在之后的几天内,A、B、C 三个家庭相继出现了新冠肺炎的症状并被确诊,截至 2 月 5 日,除了患者 A1 之外,共有 9 人(A 家庭 4 人、B 家庭 3 人、C 家庭 2 人)确诊新冠肺炎。

据 B 家庭和 C 家庭的被传染患者回忆,他们唯一知道的可能传染源是当日与他们在同一家餐厅就餐的患者 A1。论文作者表示,他们已经确定 B 家庭和 C 家庭中至少各有一人在当日被传染,在此之后,两个家庭内部发生了进一步传染。

该餐厅位于一座配备有中央空调的五层楼建筑内,但没有窗户。三楼用餐区的面积为 145 平方米,每一楼层都有独立的中央空调系统。每张桌子之间的距离大约为 1 米。A 家庭和 B 家庭有 53 分钟的重叠就餐时间,A 家庭和 C 家庭的这一时间为 73 分钟。三楼中央空调的出风口和进风口位于 C 家庭所在餐桌的上方。

广州疾控还原餐厅 “人传人” 事件:空调引发聚集性感染

图|餐厅内餐桌分布和空调气流示意图(来源: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官网)

1 月 24 日中午,有 91 人(83 名顾客和 8 名工作人员)在该餐厅用餐,共计 15 桌。在这 83 名客户中,共有 10 人相继出现新冠病毒感染症状,另外 73 人则被确定为密切接触者,并被隔离 14 天,期间没有出现任何发病症状。

分别对来自 73 位密切接触者的咽拭子样本和来自中央空调的 6 个涂片样本(3 个来自出风口,3 个来自进风口)进行逆转录-聚合酶链式反应(RT-PCR)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2 月 1 日晚,广州市越秀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以下简称“疾控中心”)接到辖区内某大型三甲医院送检的一份病例标本,检测结果为阳性。发病的是 B 家庭的 B1。

疾控中心对 B1 的流行病学调查显示,B1 在发病前 14 天没有在湖北境内的居住史和旅行史,一直生活在广州,也没有接触过相关的其他人员。在调查过程中,B1 主要描述了其发病前聚餐、活动经过以及和朋友、同事的接触情况,同时也提到了 1 月 24 日与家人外出就餐的情况。

在 B1 发病的第二天,B1 的女儿 B2 也出现身体不适,随后被确诊。2 月 5 日,B1 的丈夫 B3 也出现新冠肺炎症状并确诊。

C1 和 C2 是母女关系,先后在 1 月底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随后入院并确诊。C 家庭坚决表示,从没有接触过从湖北或武汉到广州的人,也没有接触过类似患者。

广州疾控还原餐厅 “人传人” 事件:空调引发聚集性感染

图|10 人发病时间线(来源: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官网)

中央空调推波助澜

B 家庭和 C 家庭是怎样被 A1 传染的?

论文作者认为,该餐厅内 “人传人” 事件发生的原因最可能是存在飞沫传播。虽然患者 A1 在餐厅内就餐时没有表现出任何症状,但有研究表明,未发病的新冠病毒感染者同样具有传染性。

考虑到 B 家庭的发病时间,最有可能的情况是 B 家庭 3 人都被患者 A1 直接感染,但不排除 B2 和 B3 是被 B1 感染的可能性(B1 发病时间早于 B2 和 B3);对于 C 家庭,可能的情况是 C1 和 C2 都被患者 A1 直接感染,另一种情况是,从 1 月 27 日开始,未患病的 C1 在照顾 C2 时被感染。

但本次 “人传人” 的事件不能仅用简单的飞沫传播来解释。有研究表明,具有较大半径的飞沫(> 5 微米)停留在空气中的时间很短,且传播距离一般小于 1 米。在该事件中,患者 A1 与其他人,尤其是 C 家庭,之间的距离均大于 1 米。由此,论文作者认为,可能的原因是,餐厅中央空调的强气流将带有新冠病毒的飞沫从 C 餐桌吹到 A 餐桌,然后吹到 B 餐桌,最后经空气循环系统再吹回 C 餐桌。

那么,会不会是气溶胶方式导致的传播呢?带有病毒的气溶胶(<5 微米)可以在空中长距离传播(>1 米),此前在非典(SARS)、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等疫情中已有相关研究。但值得注意的是,当日餐厅内的工作人员和其他就餐者却都没有被感染。尽管气溶胶也会受中央空调气流的影响,但在较远处的较低浓度气溶胶,可能不足以使餐厅内的其他人受到病毒的感染。

此外,来自中央空调出风口和进风口的 6 个涂片样本的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这一发现也不支持气溶胶传播方式。

此次研究的结论是,在这次 “人传人” 事件中,飞沫传播是由中央空调空气流通情况引起的,感染的关键是气流的方向。值得注意的是,B3 属于无症状感染者。在本次新冠肺炎疫情中,有一定比例的感染者不出现症状,这为新冠病毒的传播提供了更大的可能性,为了防止新冠病毒在餐厅内传播,论文作者建议加强温度监控,增加餐桌之间的距离,并改善空气流通条件。

但论文作者也表示,这项研究存在一定的局限性。他们没有进行模拟空中传播路径的实验研究,也没有对三个家庭咽拭子样本为阴性的无症状者和其他就餐者进行血清学研究,以进一步评估感染风险。

用餐时如何做好个人防护?

3 月 2 日,中国疾控中心环境所所长施小明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就介绍了相关健康知识。施小明建议:

此外,在就餐前的排队过程中,要时刻佩戴口罩,减少语言交流,与相邻顾客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打喷嚏时应用纸巾遮住口鼻;取餐时应避免用手直接触碰频繁接触的物品表面,在付款时尽量选择二维码等非直接接触的电子支付方式,减少采用现金结算。

总之,在新冠病毒疫苗和治疗药物成功研发之前,勤洗手,多运动,尽量不去人多的聚集型场所。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